最受歡迎 博客

最新 · 最受歡迎 · 評論最多的
今天 · 這一周 · 本月 · 所有時間
 
觀看: 953 · 發佈: 2885 天前

有一天仁江早了下班,他專誠買了蓉蓉最愛吃的燒鵝回家,打算兩父女好好地吃一頓,而且第二天又是假期,所以心情特別好,回到家裡,仁江打算給蓉蓉一個驚喜,於是盡量不弄出聲音地來到女兒的房外,他發覺房門只是虛掩,而房裡卻傳出了女兒的呻吟聲︰「呀……哎……唔……」

仁江小心地把門推開了少許,他一看之下,頓時目瞪口呆,原來蓉蓉躺在床上,校服襯衣的鈕子已解了大半,她那前扣式乳罩亦鬆開了,一隻手在搓弄著剛長出來的乳房,下身的校服裙也拉高至腰際,另一隻手已伸了進內褲裡,雖然是隔著內褲,但仁江可以清楚地看到蓉蓉的手指正在陰核上撩弄著。

更加令仁江吃驚的,是他在這樣看著自已的女兒手淫時,竟然感到十分興奮,連褲子裡的陽具亦發硬起來,尤其是他看到蓉蓉一雙白嫩的赤足正肉緊地互相抵磨著,十隻白裡透紅的腳趾交替地糾纏在一起的情景,仁江差點忍不住衝進去捉起女兒雙腳來吻個夠,就在這個時候,仁江不小心地把門推開了,蓉蓉即時發覺父親就站在門口,她不知道仁江已站著看了好一會,還以為他剛回來想讓自已知道。

仁江見女兒慌忙地拿起被子掩蓋身體,接著已羞得哭了出來,他連忙走到床邊坐下,安慰女兒道︰「不用哭啦!爸爸又沒怪你,你都這麼大了!這也是很正常的嘛!」蓉蓉邊哭邊說︰「羞死人啦!爸爸你叫人家以後該怎麼辦嘛!」仁江笑著說︰「怕什麼呢?爸爸又不是外人!這些事是很平常的!爸爸有時也有做的啊!」

蓉蓉聞言便說︰「爸爸你還笑人家!我不管啦!除非……除非爸爸你也做給我看啦!」仁江聽了雖然心中一動,但還是說道︰「這怎麼可以呢?我們是父女的嘛!怎麼可以呢?」怎知蓉蓉仍是堅持︰「我不管這麼多!總之一定要做給我
看,最多我不跟任何人講就是了!」

仁江一向很疼這個女兒,這時一來扭她不過,二來仁江壓止了多年的性慾亦給挑起了,仁江竟向女兒說了做夢也想不到自已會說的話︰「不然這樣吧……我們一起弄……公公平平……」蓉蓉亦猜不到父親有這樣的要求,先是呆了一呆,但好奇心加上剛才還沒解決的需要竟令她說︰「好啊……一起弄就一起弄!」說罷蓉蓉先倚回床頭,半臥地向著父親張開曲起的雙腿,再度一手玩奶子一手伸進內褲之中手淫起來,仁江亦跪上床上把陽具拿了出來,蓉蓉第一次看見男性勃起的陽具,興奮得停了手。

就在仁江要開始時,他突然向女兒說︰「這樣不公平喔!我這兒全給你看光了,但是你卻還穿著內褲耶!」蓉蓉聞言於是立即把內褲脫掉,仁江看著自從蓉蓉六歲學會了自已洗澡之後,他便沒有再看過她的下體,仁江發現女兒的小穴再不是那時般只有一條小肉縫,小腹對下處已長出了嫩嫩的幼毛,兩片陰唇已分兩邊露出穴外,蓉蓉在小穴上方輕輕地揉搓時,仁江更看到了淺粉紅色的肉壁,透明的淫水正源源不絕地向外流出

仁江忍不住開始套弄自已的肉棒,蓉蓉見父親因為自已的身體而興奮,既高興又感到很刺激,玩了兩分鍾左右已接近高潮,她把雙腳按在父親大腿上,連連呻吟叫道︰「呀……呀……爸……爸爸……我就快來啦……哎……」

仁江見女兒已開始進入高潮,一隻手本能地放到大腿上女兒的腳背處撫摸起來,蓉蓉感到父親火熱的手掌肉緊地搓弄自已的腳趾,終於全身抽搐,接著高叫道︰「爸……爸爸……我要來啦……呀……」

仁江聽到女兒的淫蕩叫聲之後,再也忍不住慾念,竟捉起蓉蓉兩隻腳板來夾著肉棒,然後挺動腰肢在女兒一雙嫩足之間抽插起%CE1前,仁江亦把精液射到蓉蓉身上去,兩父女發洩過後相視一笑,大家都覺得不知說甚麼才
好,最後仁江說他去弄晚飯,蓉蓉便去洗澡。

晚飯在愉快的氣氛下進行,兩父女亦沒有再說剛才的事,飯後仁江去洗了個澡,出來時見蓉蓉在看電視,並不停地轉台,仁江說︰「沒什麼好看的嗎?」蓉蓉答他︰「是呀!幾個台都在撥那些爛節目!老爸,不如看錄影帶吧!」仁江便說︰「也好,你等我換件衣服再跟你一起上街租啦!」怎知蓉蓉卻說︰「我說的不是那些帶子啦!是你房裡面收起來的那些呀!」

仁江一呆之後說︰「哦!原來你偷翻爸爸的東西喔!」蓉蓉說︰「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上次洗衣服時想說看看你有沒有衣服要洗,一不小心才看到的嘛!快點啦!人家沒看過想看看嘛!」

仁江無奈之下回房取了一盒珍臧的日本無碼錄影帶出來,蓉蓉已在電視機前的大地毯上坐好,背靠著沙發等待,仁江把影帶放進錄影機後便坐到女兒身旁,兩父女便開始一同欣賞一幕又一幕的性愛鏡頭,帶子放了一半,正在上演著一幕女同性戀的片段,仁江感到蓉蓉把頭挨在自已肩膊之上,一條粉腿也靠著自已的腳輕輕來回磨擦,他更感到蓉蓉的呼吸不斷增快,仁江向蓉蓉說︰「如果你想弄就弄啦!不用強忍啊!」蓉蓉面上微微一紅地應了父親一聲︰「嗯……」仁江便繼續看片子。

過了一會,仁江感到蓉蓉的身體在輕輕蠕動,他轉過頭來,看到蓉蓉睡裙前面的鈕子全鬆開了,一隻手正搓著一邊雪白的乳房,手指更玩弄著已充血變硬的小乳頭,女兒的內褲不知何時已脫了下來,早已濕潤的陰唇正被女兒另一隻手的手指 弄著,仁江向蓉蓉笑了笑,這令得蓉蓉立時把羞得通紅的粉臉埋入仁江懷裡,仁江於是一邊看片子,另一邊右手不自覺地放了在女兒膝頭上給她按摩,蓉蓉嬌嫩的皮膚給他帶來無比的刺激,仁江做夢也想不到會一面看成人電影一旁撫摸正在手淫的女兒的玉腿。

仁江見女兒沒對他的觸摸反抗,不自禁地沿著蓉蓉的粉腿越摸越上,很快地他的手已很接近大腿的盡處,仁江除了貪心地享受女兒充滿少女彈性的大腿為他帶來的觸感外,還不時觸碰到她那正在淫弄著自已小穴的手,偶爾在蓉蓉肉緊地加快一陣子動作時,仁江還清楚地感覺到三兩滴愛液飛濺到自已手上,他這時也變得興奮起來,就在仁江還拿不定主意該如何繼續時,蓉蓉突然捉著他的手按到自已下體處

仁江感到女兒的陰部又暖又濕,但一絲理智仍在他腦內響起,告訴他正在做著一件很危險的事,蓉蓉見父親的手只是停在那兒但沒有動作,只好一面把仁江的手按緊,一面挺起下身扭動著去爭取快感,口中更忍不住嬌呻起來︰「老爸呀……幫幫我啦……人家不上不下的……好辛苦呀……」

仁江見到女兒的淫態,連那僅存的理智亦不翼而飛,手指開始在她陰唇上搓起來,蓉蓉立時爽得高聲呻吟,身體不停扭動,仁江很快找到女兒兩片陰唇交匯處那顆小豆豆,便分了一隻手指出來專責去撩弄那小豆豆,蓉蓉從來沒試過這種快感,不到一分鍾便見她全身一陣抽搐,竟已丟了起來

仁江從沒見過女孩子會丟得如此強烈,他本能地做了蓉蓉母親生前高潮時最喜歡他做的事,他連忙轉過身去含著女兒的乳尖,這又引起了蓉蓉一輪更劇烈的反應,她挺著下體拚命地抵向父親的手掌,仁江更感到一股熱燙燙的液體自女兒的穴口激射而出,最役蓉蓉長長地噓了一口氣才平複下來。

蓉蓉回過神來之後,向仁江道︰「嘩!原來給別人弄比自已弄還要舒服的多了!謝謝你啦老爸!」說罷還在仁江面上親了親,這時蓉蓉半裸的身體正側擁著仁江,一條腿自然地擱在父親下半身上面,她感到父親兩腿之間硬幫幫的,便猜到仁江定是很興奮的了,蓉蓉趁他不為意時,竟一手按到他胯下

仁江吃了一驚望向女兒,蓉蓉笑著對他說︰「爸爸剛剛弄得我好舒服喔,現在讓我幫你舒服一下也是應該的嘛!」仁江本想對蓉蓉說這樣做是不對的,但女兒的小手已伸進了他褲子內撫摸著他的肉棒,那舒服的感覺令仁江立時打消了拒絕的念頭。

蓉蓉見父親沒反對,於是大膽地把仁江的陽具從褲子內釋放出來,這是她第一次為男性服務,根本不知該如何下手,唯有以求助的目光望向父親,仁江笑著說︰「跟爸爸親親嘴好不好?」蓉蓉聞言立即合上眼睛把小嘴湊過去,她感到小嘴被父親的雙唇封上了,接著父親的舌頭伸了過來輕輕撩弄著自已的小香舌,蓉蓉於是模仿著父親的動作,很快地兩父女的舌頭在四片濕滑的嘴唇間交纏起來。

朷在他們接吻的時候,仁江輕輕握上蓉蓉捉著他陽具的小手,他開始教導女兒如何替他手淫,蓉蓉學得很用心,不久便不用仁江握著她的小手,她全心全意地服侍著父親,擱在仁江身上的一條粉腿也隨著套弄陽具的節奏輕輕地磨擦起來,這令到仁江鬆開了女兒的小嘴,長長地歎了一口氣,蓉蓉見自已令父親這麼舒服亦感到很高興,她把身體向下移去看清楚父親的肉棒,仁江亦乘機往她粉背上摸去,以增加自已的快感。

玩了一會,蓉蓉感到父親全身一緊,接著一股又濃又熱的液體自肉棒尖端噴向她的小臉,雖然午間蓉蓉已見過父親射精,但在這般近距離下還是第一次,而且又是潑頭潑面的射過來,蓉蓉立時嚇了一跳,她呆看著肉棒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直至差點蓋滿了她的小臉才停下來,仁江休息了整分鍾才能爬起來,他看見滿面精液的女兒便笑著說︰「還不去廁所洗一下臉!」

蓉蓉也笑著答他︰「何止洗臉呀!人家要洗個澡啦!下面濕濕的好不舒服……」 過了兩小時,仁江自已也再洗了個澡,他躺在床上吸了幾根香煙,腦中不斷想著剛發生的一切,最多想到的是一個問題︰應不應再和女兒發生這種事情?他明白到想下去都不會有結果的了,因為他清楚明白到無論自已現在下了甚麼決定,自已根本抗拒不了女兒那純嫩肉體的吸引力,想到這裡蓉蓉穿著一件大T恤走進了他房間

她向仁江道︰「人家睡不著想跟你聊一下……」仁江於是拍拍身旁的位置,蓉蓉立即坐了上去,這本來是兩父女間常有的事情,但仁江這時已不能再像平時一般只當蓉蓉是個小女孩,幸好蓉蓉並沒提到剛才的事情,只是跟他說學校的事,很快仁江也投入了和女兒的交談而忙記了剛才的事。

談了半小時,蓉蓉說感到有些冷,接著便 進了仁江的被窩裡,她把身體靠著父親取暖,仁江亦唯有任得她,又過了一會蓉蓉側身背向仁江向他身體擠過去並說︰「我好冷呀爸爸……抱緊我啊……」仁江只好也跟她一樣側身把女兒擁進懷裡,他嗅著女兒清新的少女體香,心中浪了一浪,蓉蓉捉著父親被自已壓著的
那只手按在自已胸口上說︰「唔……爸爸弄得我好舒服呀……」

說著還把臀部向後擠向父親下體的部位,仁江另一隻手放在女兒大腿上來回撫摸,很快便發覺女兒根本沒穿內褲,而且這一陣子動作已令她那件T恤褪上了腰部,他感到女兒赤裸的臀部擠弄著自已的肉棒,他感到陽具正迅速勃起。

「女兒啊……你這麼一弄爸爸又high起來啦!」仁江其實已感到很興奮,蓉蓉一面向後伸過手去一面說︰「讓我看一下……嘩是真的耶!又硬起來了!好熱呀他,把他放在我的屁股那讓我溫暖一下吧!」仁江感到肉棒被女兒扯出了內褲之外,接著蓉蓉臀部向後一推,肉便被她兩片臀肉夾著了,仁江一邊享受著女兒
肉臀為他陽具帶來的快感,一邊已本能地隔著衣服揉搓女兒的小乳房,另一隻手在她大腿上正猶豫不決時,蓉蓉已捉著他的手放到陰戶之上,他感到女兒的小穴已冒著分泌,於是便在上面 弄起來。

樣子玩了一會,蓉蓉把父親雙手齊齊捉著放進T恤裡,仁江一手一邊地玩弄女兒一雙剛發育的小乳房,蓉蓉接著又把仁江的肉棒穿過自已雙腿之間放到兩片陰唇之間,仁江感到女兒兩片又暖又濕的陰唇夾著肉棒的棒身,女兒更蠕動著下身去磨擦以求增加快感,由於有了大量淫水的幫助,蓉蓉的小穴毫無困難地在父親的肉棒上滑動,兩父女都感到無限的刺激,仁江肉緊地從後吻上了女兒粉白的頸部,這令到蓉蓉舒服得全身震抖了一下,亦令到仁江陽具的前端意外地滑進了蓉蓉的小穴裡。

蓉蓉並未感到異狀,臀部又照樣向後一挺,這樣子仁江已進去了三份之一,他連忙道︰「女兒啊……爸爸已經進去了呀……」蓉蓉這時已意亂情迷,她半清醒地說︰「進去啦……不要緊啦……我想要呀……」仁江最後一絲理智此時亦給女兒的鼓勵而蕩然無存,他慢慢地向前推進,終於遇上了阻礙,他知道是女兒的處女膜了,他先不急於攻破它,只是在有限空間處前後抽插,又分出一隻手來玩她的陰核

蓉蓉在父親數面夾攻的姦淫下終於進入高潮,仁江計算女兒正丟到最高峰時,一舉把整根陽具插了進去,他感到肉棒已刺穿了處女膜並抵在女兒花心 之上,蓉蓉也因這突然的痛楚及舒服參半的感覺再度丟起來,她口中吐著不知是快樂還是悲哀的呻吟聲,仁江這時亦接近終點,他等女兒回過神來,便在她耳邊說︰「爸爸也快來啦……」

蓉蓉聞言立即把仁江的陽具自小穴中退出來,她飛快地轉身俯下去含著父親肉棒的前端,小手又在棒身上急速套弄,跟著她便感到父親的精液源源不絕射進她小嘴之中,雖然這已是仁江今天第三前射精,但份量還是多得連他也感到意外,他想這可能是許久沒有幹過所以特別興奮!

俏皮的蓉蓉含著滿口父親的精液回過身來,她先吞下了一半,接著把另一半吐在手上,仁江奇怪地問她︰「女兒你在做什麼啊?」蓉蓉笑著說︰「想仔細品嘗一下味道嘛!」說罷再伸出香舌慢慢地把手掌上的精液舐回口中品嚐,看著女兒既純真又淫蕩的動作,仁江心想要不是今天已洩了三次,單是這景像又可令自已再干她一次。

因為體力透支的關係,等二天仁江起床時已十時半,他隱隱聽到外間傳來一陣陣女孩子的嬌笑聲,這才記起昨晚晚飯時蓉蓉提起過她的同學兼死黨琪琪及佩兒會來渡週末,想來那兩個女孩子必是到了,仁江還想再躺一會,便合上眼養起神來,接著他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他心想必定是蓉蓉來叫他起床了,怎料接
著聽到女兒像和人在壓低聲線說話的聲音,只聽蓉蓉說︰「不用怕啦!我老爸睡的很沉!」接著仁江感到有人拿開了他的被子,他正奇怪這些女孩子想幹甚麼的時候,他又感到有人把他的陽具自內褲裡拿了出來。

由於是剛醒過來的關係,仁江的陽具還保持著半硬狀態,再經那小手一摸,又立時勃了起來,他聽到像是佩兒的驚呼聲︰「嘩!怎麼真的這麼大啊!怎麼可能擺得進那裡呀?」蓉蓉的聲音這時響起︰「怎麼不行呀!我昨晚不就給他插進去羅……都不知道多過癮!」這次的聲音像是琪琪道︰「不會很痛嗎!」

蓉蓉又說︰「那倒不會!我爸爸技術好好喔!他在我最爽的時候才插進去,所以只有一點點痛,不過之後就爽死啦!」佩兒又說︰「不如叫你爸爸讓我試試看!我也想嘗試一下呀……。不過又怕痛……」琪琪接口道︰「我也想呀……不過不知你爸爸肯不肯?」蓉蓉說︰「讓我跟他講看看……喂……你們不是說要買東西來做沙拉嗎,不如你們先去買,讓我跟我爸爸談談看。」仁江聽到三個女孩子離開的聲音,心中盤算著該如何處理。

想了一會,仁江又聽到房門被打開又關上的聲音,他相信這定時蓉蓉獨個兒回來了,果然仁江感到陽具又被人拿了出來,但令他驚訝的是一個又溫暖又濕潤的小嘴立時包圍了肉棒的前端,仁江張開眼睛一看,入目的時女兒幼稚的面孔正在自已陽具上幹著最淫蕩的勾檔,仁江不自禁地摸上女兒跪在他身旁的小腿上,蓉蓉回首向他一笑道︰「早安爸爸!」仁江向她回以一笑道︰「早安乖女兒!乖 女兒是不是以後每天早上都要這樣叫爸爸起床呢?」蓉蓉俏皮地向父親伸了伸舌頭︰「想得美喔!」但她仍然繼續她的工作。

仁江邊享受女兒的口舌服務邊來回愛不惜手地撫摸她那雙白嫩完美的小腿,他看著那白裡透紅的少女腳掌,終於仁江忍不住地便向女兒的一雙赤足上吻了下去,蓉蓉起初抵不住癢笑了起來,但當父親開始吸啜她腳趾的時候,她便忍不住呻吟起來,仁江見她漸漸懂得享受便更落力為她服務,他把舌尖硬擠了進女兒腳
趾間的罅縫去撩舐,初經人事的蓉蓉又如何禁受得起這種刺激,很快仁便看見她兩腿間的內褲上已濕了一大片。

仁江知道女兒已經動情,便問她︰「女兒你那還痛不痛呀?」蓉蓉喘著氣答道︰「不痛啦……爸爸……我想……」仁江心想還沒有試過女兒的處女蜜汁,雖然經過昨晚蓉蓉已不是處女,但剛開了苞的女兒的淫液應該還算新鮮,於是他便說︰「讓爸爸先幫你看一看,如果還有紅腫就不能玩了……你把這隻腳伸到這邊……讓爸爸看看……」

仁江要女兒趴在自已身上,兩條大腿分兩旁張開,仁江的面部剛好對正了她下陰,他把蓉蓉的內褲下端扯向一旁,一股帶著少女體香的淫水氣味立時傳進他鼻子裡,仁江興奮地發現女兒的小穴並未因昨晚的性交而有絲毫紅腫,他用手指把那兩片仍是淺肉色的陰唇向兩旁扳開

在這樣的近距離之下,仁江清楚地看到近穴口處淺粉紅色的肉壁,而且更有少量的愛液緩緩地向外滲出來,他再禁不住心中的欲望,只見這個做父親的竟像生怕浪費了女兒的淫水似的,他連忙張口封了上去,大口大口地吸啜,蓉蓉被父親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但立時又感到快感如潮,於是便一面享受一面繼續為父親舔肉棒。

仁江的舌頭不斷往蓉蓉小穴裡 ,大量淫水沿沿流進他的嘴裡,像是女兒知道父親喜歡吸吃自已的少女蜜汁,特別為父親流出多些,蓉蓉見父親吃得津津有味便說︰「爸爸……我那些水很好喝嗎?」仁江笑著答她道︰「是呀……你想不想試試看?」蓉蓉好奇地應道︰「好呀!」仁江於是大力地在女兒的淫洞口啜了 幾啜,含了一大口愛液,他拍拍女兒臀部,示意她轉過身來

蓉蓉轉身爬過仁江頭部,她見父親把口張開便連忙把自已的小嘴封了上去,兩父女以接吻的方式分享了女兒的淫水後,仁江把她雙腿分開及把她的內褲脫了,又要她跨上自已腰部趴好,一切準備妥當後,仁江向上一挺,肉棒藉著蓉蓉分泌的幫助,毫無困難地沒入了小穴裡。

兩父女齊齊舒服得歎了一聲,仁江待女兒稍為習慣之後,便教她如何聳動身體去迎合自已插穴的節奏,跟著兩父女便開始正式抽插起來,仁江又索性把女兒的上衣脫掉,好讓自己可以邊插穴邊玩玩她的乳房,玩了一會,仁江見女兒已有些倦了,於是坐起身上擁著她繼續姦淫

蓉蓉這初嘗性愛樂趣的小女孩又如何抵受得住這種刺激,很快高潮已來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不斷變換姿勢,他和蓉蓉一同下床,他先要女兒雙手扶著書桌站好,然後便從後面幹她,終於在蓉蓉第四次高潮時,仁江迅速把肉棒拔出來向著女兒的粉臀射精了。

 
觀看: 951 · 發佈: 2357 天前

好闷哦。。。好想要。。。!

 
觀看: 948 · 發佈: 2710 天前

月月生产后,对性的要求更强,不但晚上我和健健必须有一个人和她做爱以外,有时就连白天也会要求,我觉得可能是与哺乳期体内的激素分泌增加有关。

健健由于最近忙于一个先进路由器的开发,每天都回来得晚一些。一天,我提前回到家里,月月刚把孩子哄睡。月月生产后,体形比以前胖了一些,身上赘肉也多了起来,尤其是两个大乳房,总是鼓涨涨的,乳晕和乳头都变得很大、很黑,怀孕时隆起的小腹仍未完全消失,两片阴唇也由于生产变得很肥厚,颜色也由原来的粉红色变成了紫黑色。

月月看到我回来,笑着扑进我怀里。月月穿着一件不长的睡衣,仅仅能遮住肥嫩的屁股,为了喂奶方便,月月是不戴胸罩的,下面只穿了一件小内裤。

月月扑进我怀里,用她那巨大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口,舌头熟练地滑进了我的嘴里吸吮着我的舌尖。我的手顺着她的腰部向下滑去,伸手撩起了她的睡衣,在她丰满的屁股来回抚动。

我们亲热了一会儿,我发觉月月的情欲之火就猛烈的燃烧起来,小内裤已经湿润。我撩起了月月的睡衣,进行每天的必修课,那就是帮月月吸奶。月月的奶水很多,小家伙又吃不完,因此每天都是我帮着吃。健健一开始也有帮月月吸,可后来健健总说月月的奶水里有一股异常的味道,再也不肯吸了,这一重任便只落到了我一个人的头上。

当我把月月又大又黑的乳头含入嘴里,微一用力,一股甜甜的奶水便涌入我嘴里。我吸吮着儿媳的乳汁,儿媳像抱着孩子一样把我的头抱在怀里,一脸享受地任我吸吮。有时月月在喂我吃奶时,也戏谑地说:「乖儿子,来吃妈的奶。」

每当这时,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温馨。

当我把月月的两个乳房都吸得差不多空了时,我发觉月月的两腿之间已经湿了。每次我吸奶时,月月都会产生一种性的冲动。

我让月月双手扶着床,屁股向后翘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后面,把她的睡衣拉向上面,脱掉已经湿润的小内裤。月月产后,屁股比以前大了不少,我用手打了一下雪白多肉的大屁股,挺着已经粗硬的黑黑的长棒,对着月月潮湿的小肉洞就顶了进去。

月月的身体我相当熟悉,我把肉棒尽量地顶到肉洞的尽头,月月生产后,就连阴道也变得多肉柔软,可能是阴道的皱褶增多的缘故,把肉棒包得很舒服。月月的水也很多,我只抽插了几下,就有一些淫水从我俩性器的接触处流了出来。

月月双手扶着床,在我的一顶一顶之下,她的身体也向前一耸一耸,小嘴里也「好人……哥哥……」的开始乱叫,我的身体和她肥大的屁股相撞也发出「啪啪」的声响。

十多分钟后,我加快了动作,只觉得月月的肉洞深处好像有一只小嘴在啃咬吸吮着我的肉棒。月月这时也已接近高潮的边缘,肥大雪白的屁股不停地向后耸动,让我的肉棒插入得更深。我又抽动了几十下,终于在月月阴道尽头一阵阵的收缩挤压下射出了我的精液。高潮后的我和月月相互搂抱着又温存了一会儿。

由于我和健健在白天都要上班,家里就没人照料月月和孩子,在月月的提议下,把月月的母亲从外地接了来。

月月的妈妈也就是我的亲家母,她今年也就四十五、六岁的年纪,由于现在的下岗风潮,很早就办理了提前退休,在家也闲来无事,因此当月月让她来的时候,很快就来到了我们家。

月月长得很像她妈妈,月月妈看起来一点也不老,月月以前曾说过,她妈妈退休前是一个企业的会计,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月月妈的身材依然很好,只是臀部有些肥大,臀肉也有些松驰,但仍不影响她的美丽。

月月妈来了之后,很快就和我和健健熟悉起来,有时也和我闲聊,从闲聊中我知道月月妈叫张影。

月月妈来了之后,我和月月的性爱就被暂时搁置起来,有时只有在月月妈睡了之后,月月才偷偷的溜进我的房间偷情一次。

健健这小子自从月月妈来了之后,表现得倒挺好,总是「妈、妈」的甜甜的叫,在家里对月月的照顾也很好。月月自从和我的性爱减少了,和健健做爱就多了起来,有时大白天两人也关上门做爱,而且有时声音还很大,弄得我身上痒痒的,月月妈有时也被这种声音弄得脸红红的。

健健很会讨月月和她妈妈的欢心,总是往家里买这买那,而且我发现儿子的目光最近总是围着月月妈转。这小子也挺淫邪的,难道这小子想把月月妈也……

我的想法也不是空穴来风,有一天,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月月妈在厨房里做饭,我发现健健好像随意地来到厨房,站在月月妈身后,我用眼角的馀光看着他们,我发现健健居然把手放在月月妈的屁股上,月月妈也只是扭了扭肥大的屁股,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有一天,我和健健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意的说:「健健,自从月月她妈妈来了之后,咱们两个真是轻松了不少。」健健点了点头,我说:「你注意到没有?月月妈长得还真挺年轻,她年轻的时候也一定是很漂亮。」健健没有说话,只是目光亮了亮。

有一次我和月月做爱时,我说到了健健和她妈的事情,月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说道:「我们母女让你们父子都上了,不是更好吗?这叫一家欢。」

一天晚上,我已睡着,忽然被叫醒,一看是月月,我一把搂住月月,原以为月月是来和我偷情的,没想到月月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说道:「你跟我来。」

拉着我来到月月妈的房门口,让我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只听到里面一阵阵「啊……啊……」的呻吟声,仔细一听,是月月妈在呻吟。

一会儿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低低地说道:「怎么样,舒服吗?」月月妈轻声说:「好儿子,把妈干得舒服极了!再深一些……」

我回头在月月耳边轻声说:「是健健?」月月点了点头。我拉着月月回到我的房间,关上门,把手探进月月的两腿之间,发现那里已经湿透了。我问月月∶「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月月摇了摇头。

我让月月躺在床上,两腿分开,我站在床边,把月月的屁股拉向床沿,对着她的肉穴就刺了进去。月月可能也由于听到健健和她妈妈偷情而特别兴奋,今天小肉洞里的水特别多。

我一面狠干着月月,一面对月月说:「月月,表面上看你妈挺文静的,没想到骨子里跟你一样,挺骚的。」

月月一面迎合着我的抽插,一面细声细语的说道:「可不是吗,没想到我妈也这样,那么大岁数还那么骚,准是在家的时候我爸没喂饱她。」一说到她妈的骚样,月月就特别兴奋,小肉洞里的水就流个不停。

我说道:「月月,不知道你妈的肉洞有没有你的紧?」月月挺了挺屁股说∶「你操我妈一下不就知道了?再说,我妈都让我爸操了二十多年了,没准在外面还背着我爸偷人呢!她的骚一定是又大又肥。」我说:「月月,你妈的屁股挺肥的。」月月一脸妒忌地说:「那还不是被人给操的!」

我又再狠狠地操了月月几下,月月的肉洞里面一阵收缩,我射精了,月月也「啊……啊啊……」的高潮了。

第二天,我看到月月妈的时候就有些冲动,月月妈却还像以前一样和大家快快乐乐的。

从此以后,月月和我做爱的次数多了起来,健健和月月妈也有几次偷情,大家都当作没事的样子,但月月妈始终不知道我和月月的关系。

一天,就我和健健单独在屋里,我故意问:「健健,月月说你最近和她在一起做爱的次数少了。」健健看了看我,小声说:「最近我有些累,爸,你多陪陪月月吧!」我笑了笑,对健健说:「你小子,连对你老爸都不说实话。你是不是把月月的妈妈给上了?」

健健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我,说道:「爸,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得意的说:「你小子有什么事情我还不知道?」

健健凑到我跟前,低声对我说:「爸,你不知道,月月妈的身体很好啊!屁股肥肥的,顶起来真是舒服;肉洞也和月月的不一样,像要把人吃掉一样。尤其是阴部,亲起来味道浓极了!」

又过了二个月,月月已经休完产假上班了。这一天,月月休息在家,我也早早地回到家里。月月妈看到我和月月都回来了,就回房间睡觉休息了。

月月这一段时间已恢复成未生孩子时的身段,只是比未生产时多了几分成熟少妇的美。今天的月月穿了一条紧身的热裤,充份显露出美好的臀部和大腿。月月把孩子哄睡以后,我和月月交换了一下眼神,月月回身关上了房门,一下子扑进我怀里。

由于几天没有做爱,我搂着儿媳丰满的身体,不禁也欲火满身。我们谁也不说话,快速脱着对方的衣服,当我们都脱光衣服后,月月把我扑倒在床上,骑在我的胸口,把丰满的屁股对着我的脸,自己则用手抓着我已经硬起的肉棒放进了嘴里。

我的肉棒立即进入了一个温热的环境,和在肉穴里不同的是,月月的小舌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舔来舔去。我的双手也没闲着,用手揉搓着月月雪白的臀肉,月月肥大的阴唇就在我的眼前,阴唇周围的阴毛好像比生产前更加茂盛和发亮,毕竟很长时间没有舔吃月月的阴部了,我也有些忍不住把嘴凑上了月月的。

我用手分开月月的两片臀肉,在我的拉扯下,月月的两片阴唇也分向两侧,我把舌头探入了月月的两片阴唇中,随即两片嘴唇也包住了月月的两片阴唇,顿时一股女人阴部熟悉的味道又扑面而来。我们俩互相吸吮着对方,很快,情欲就占据了整个思维,我也顾不得月月那里脏不脏了,在吃了很多月月淫水以后,就把嘴吻上了月月的屁眼,月月身体一颤,随即把我的肉棒深深地吞了进去,几乎达到了咽部。

月月和我互相亲够了以后,她才转过身,用手扶着我已经呈紫黑色的肉棒,对着我的肉棒坐了下来,我的肉棒再次进入月月温暖湿滑的小肉洞中。月月半骑在我身上,不停地上下套动着,我也有时也抬起屁股向上顶几下,我和月月都沉浸在幸福的快感中。

不知什么时候,月月妈打开了房门,当看到我和月月的一幕时,月月妈一声尖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和月月也觉得让月月妈发觉了很难堪,再也没有了做爱的性趣。我们匆忙地穿好了衣服,月月来到她妈妈的房门口,推门进去,我也小心地在房门口偷看偷听。

只听月月叫了声「妈」,月月妈一下就搂住了月月。只听月月妈说道:「月月,你怎么跟你公公偷上了?」月月就把健健出国以后的事情详细地给她讲了一遍,最后月月说道:「妈,你不知道,我公公的那个很壮的,而且时间很长久,弄到人家里面舒服死了!」

月月妈用手点了一下月月的额头,说:「不害羞,让你公公偷了你,还说他的好话。」月月在她妈妈的怀抱里扭了扭身子,说道:「人家说的都是真的嘛。

不信,你也试试!」

月月妈说道:「你们两个的事,别把我也给拉进去。」月月有些着急地说∶「妈,是真的,公公的那个东西根本就不比健健的差。我看,你也别和健健一个人弄了,我把我公公也介绍给你吧!」

月月妈有些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和健健……?」月月笑了笑说:「不但我知道,公公也知道。妈,我们女人本来生活就不容易,尤其是你,年岁越来越大,还不及时地寻找快乐,等老了,想要男人都没有力气了。」月月妈又点了一下月月的额头,说:「小孩子,哪有这么多理论!」

月月看到妈妈有些意思了,就喊我进去。我走进房间后,我和月月妈都有些不好意思,月月把我拉到她身边,搂着我们两人的脖子,说:「这么大人了还害羞,来,互相亲一个。」说着把我和月月妈的脖子向一起拉,我也就顺势搂住了月月妈。

月月妈开始有些挣扎,但最后还是在我和月月两个人的力量下屈服了,当我把嘴对上她的嘴时,月月妈闭上了眼睛,脸色绯红。

这时婴儿醒了哭了起来,我和月月妈赶紧互相松开,月月也站起来跑到自己的房间,走前向我和她妈妈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房间就只有我和月月妈,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再次紧紧地搂住月月妈,舌头再次伸入到她嘴里。这次月月妈没有拒绝,舌头也开始吸吮我和舌头,我的手也攀上她的乳峰。

月月妈的乳房很大,虽然有些松驰,但摸上去仍然觉得很柔软。我们吻了一会儿,月月妈也有些动情,呼吸变得急促,我把扑倒在床上,继续吻着,手已伸到了她肥大的屁股上揉捏着,月月妈的屁股很肥很大,比我想像的还要柔软。

当我把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时,月月妈也用手抓住了我的肉棒。月月妈的阴部很肥,摸上去又肥又软,感觉很好,我想顶上去的滋味一定也会很好。

我们就这样互相摸了一会儿,当我用手去解她的衣服时,月月妈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任由我把她的衣服脱光,当我向下拉脱她的裤子和内裤时,她也顺从地抬起屁股配合我。

脱光了衣服的月月妈白羊似的,身上多肉,而且很白,一团乌黑发亮的阴毛浓密地长在小腹,向下延伸到两腿间。我分开她的两腿时,发现她的阴毛真的很茂盛,向下一直扩展到肛门,两片大大的阴唇隐藏在阴毛中只露出了一个小头。

我用手指扒开两片阴唇,露出里面粉红的肉和可能容纳下小指大小的肉洞,上面沾满了分泌出来的粘液。我把粗大的肉棒插入那肉洞时,月月妈身子轻轻一颤,嘴里轻「啊」了一声。

我开始抽动起来,月月妈的肉洞没有月月的紧凑,但很柔软,尤其是我的身体撞到她的阴部时,感觉很柔软、很舒服。

我发现月月抱着孩子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我们两个,我和月月妈的身体之间随着我的抽送不时传来「扑哧、扑哧」的响声。月月站在门口,也不时地夹紧双腿,我想这小妮子肯定两腿间早就湿透了。

就这样我蛋壳电影社区狠干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感觉到高潮将要来临时,我把月月妈黑大的乳头含入嘴里使劲地吸吮着。月月妈一下就达到了高潮,双腿用力地夹紧了我的腰部,阴道内一阵阵收缩,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什么,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肩膀,我也在她的高潮之中把大量精液射入她肥美的阴道里。

高潮后的月月妈没有立即离开我的身体,全身赤裸地依偎在我怀里,我看着她满脸满足的模样,心中也感到很幸福。我抚摸着月月妈肥大的乳房,手指在乳头上轻轻的捏着,月月妈把头靠在我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我问月月妈:「刚才好吗?」月月妈抬起身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道∶「你刚才差点把人家给弄死了,怪不得月月总喜欢和你在一起,弄得人家舒服死了!」

我抱住了月月妈,看着她仍然有些羞涩的眼睛说:「那你以后还让不让我干了?」月月妈又亲了我一下,娇嗔地说:「人家身体都给你了,你想要就随时拿去。你的那个东西也真是强壮,别说月月,我都有些喜欢上了。」

我说:「我比你老公怎么样?」月月妈脸一红,说:「不和你说了,就问一些不正经的东西!」

没过几天,健健也知道我和月月妈的事情了。四个人都知道互相的事情,但都没有公开的说明。

健健最近很喜欢月月妈,健健自己也说过,他特别喜欢中年妇女,健健最近晚上总是和月月妈一起睡。我呢,也明正言顺地睡进了月月的房间,期间我也和月月妈做了几次。

每天晚上月月把孩子哄睡以后,就疯狂地和我做爱。月月最近有些依赖我,有时做爱后,月月就抱着我和我说这说那,每次做爱也显得很激情。一次我和她做爱后,月月说:「爸,最近不知怎么了,我一天看不见你,我就很想你,不但想你的那个粗大的东西,也想你的人。爸,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你了?」

我用手拍拍月月光滑的屁股,说道:「我也爱你。」月月接着说:「爸,你是喜欢和我做爱,还是喜欢和我妈做爱?」我说:「小傻瓜,当然喜欢和你做爱了,你的肉洞紧紧的,插进去舒服死了!」

月月接着说:「那健健为什么喜欢和我妈在一起?」我想了一下说:「健健这小子我也有些搞不明白。当初我和你做爱被他发现以后,他竟然主动要我和你在一起,现在又放着年轻漂亮的老婆不用,却和你妈搞在一起。」说到这儿,我摇了摇头。

月月说:「爸,我妈很骚的,你也别总跟她在一起,多陪陪我嘛。你只要多陪陪我,你什么时候想干人家都行,干人家的哪儿都行。」

我一听乐了,用手摸到了月月的小屁眼上,问:「这儿也行吗?」月月扭了扭屁股说:「你也不是没干过人家的那里。」

一天傍晚,我们四个人坐在餐桌旁吃饭。吃了一会儿,我发现月月妈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仔细一看,健健的一只手已伸进月月妈的短裙里,月月妈的一只手也隔着裤子抓着健健的肉棒。二人摸了一会儿,月月妈起身去了卫生间,健健紧跟着也朝卫生间的方向去了。

我拽了一下正专心吃饭的月月,月月还没注意到健健和她妈的小动作,我拽着月月偷偷来到卫生间的门口,透过门的缝隙,看到月月妈正双手扶着坐便,屁股翘起,短裙被拉到了腰部,内裤掉到脚裸处,健健正站在她的身后,用力地抽插着,顶到她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

月月拉了拉我的衣服,我和她回到餐桌旁,月月说道:「吃饭不好好吃,吃完了再干还不行吗?又不是有人阻拦。」我说:「月月,咱们两个吃吧,他们愿意干就干吧!」

月月伸手到我的胯间,摸了摸我已经粗大的肉棒,我由于刚才偷看健健和月月妈做爱,肉棒已变大变硬,月月对我笑了笑说:「你是不是也想了,要不要也干我一下?」我忙摇了摇手说:「咱们俩还是先吃饭吧。」

月月没理会我,伸手把我的肉棒掏出来,用手摸了几下,一低头就放入了口中。一刹时,一个温热的小口包住了我的肉棒,我的肉棒在月月的口中也越发的硬了起来。

月月存心让我射精,小舌头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舔来舔去,牙齿也在我的肉棒上轻轻的咬着。不长时间,我就无法忍受了,全身打了几个冷战,肉棒在月月的嘴里爆发了。

月月在我把精液全部射完之后,才把嘴放开我的肉棒,找了一只空碗,把一大口浓浓的精液全部吐进了碗里,恶作剧地用汤匙往碗里放了一小勺汤,搅了搅放在她妈妈那一边,然后继续吃饭。

一会儿,健健和月月妈也回来了,月月妈的脸上还留着兴奋后的红韵。月月又舀了一勺汤放进那只她吐了精液的碗里,说:「妈,你干什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看汤都快凉了,快喝吧!」月月妈端起碗,看也没看就把汤给喝掉了,并未觉出异样。

一个星期天,月月和健健小夫妻俩上街去了,家中只有我和月月妈。待月月妈把孩子哄睡后,我用手拍了拍月月妈肥大的屁股,说:「最近和健健干得好不好?」月月妈打了我摸她的那只手一下,说:「什么好不好,你不也和月月天天干吗?反正我们母女是被你们父子俩占尽了便宜。」月月妈接着说:「我可警告你,干我女儿时得要轻一些,要是把我女儿的小给弄坏了,我可绕不了你!」

我笑着说:「月月的小也算是身经百战了,还能操坏?再说就算把你女儿的弄坏了,不是还有你吗?」月月妈呸了一下说:「去你的!」

我从后面抱住了月月妈,把勃起的肉棒顶在她的臀缝上来回地蹭着,一会儿月月妈的呼吸就急促起来。月月妈顺从地让我脱掉了她的衣服,我让她仰躺在床上,大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两片黑黑的阴唇也随着大腿的张开而分开,我用手把月月妈的两片阴唇撑开,仔细地打量着。

以前虽然也和月月妈做过好几次爱,但都没细细地看一看她的阴部。月月妈的阴部大部份颜色是紫黑色,只有两片阴唇被拉开后才露出粉红色的粘膜;月月妈的阴蒂较为肥大,可以清晰地看见阴道口上方的尿道口;阴道口也比月月的大一些,肛门周围的色泽更黑,肛门周围还长了不少的阴毛,阴道口沾上了一些白色的分泌物。

我把头凑近她的阴部,一股比月月更强烈的女人阴部的骚味传来。这种味道激发着我的性欲,我也顾不了许多,把她的阴唇全部含在嘴里,用牙和舌头去轻咬她已涨大的阴蒂,并把她阴道中分泌出来的沾液全部吃掉。

月月妈在我的舔弄下屁股乱颤。我舔了一阵子,抬起头,用两手把月月妈的两片臀肉用力地拉向两侧,月月妈的屁眼在我的拉扯下也露出了里面紫红色的粘膜。我用舌尖舔了舔肛门里面露出的粘膜,月月妈的全身猛地一阵抖动,阴道中再次分泌出大里的粘液,嘴里也不停地发出「啊……啊……」低沉的呻吟声。

舔够了,我才把肉棒插进淫水淋漓的销魂洞,和月月妈进行一场殊死的肉搏战。战斗结束后,月月妈已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喘着气,全身的白肉也还在一颤一颤地。

我搂着月月妈,看到月月妈的一身白肉,半开玩笑地问她:「我说月月妈,你除了让月月她爸爸干过以外,还让几个男人上过?」

月月妈娇嗔地说:「你要死了,连这种话你也问。」我说:「咱们俩都像夫妻一样了,告诉我一下嘛,也算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月月妈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没有办法,只好说:「人家也记不得有几个男人了,反正有几个。」我说:「是他们勾引你,还是你勾引他们?」

月月妈打了我一下说:「我哪有那么贱,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勾引我!」

我说:「哼,那也不见得,一看你的骚就知道你很淫乱了。」月月妈推了我一下,生气地说:「那你以后可得离我远一些。」我笑了笑说:「我就喜欢你的这个淫乱劲。」

某天的傍晚,我们吃过饭后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月月抱着小宝宝在给他喂奶。月月露出雪白硕大的乳房,看得我头有些发晕,我把手也伸到月月的内衣里,摸着月月的另外一个乳房。月月看了看我,伏在我耳边说:「你是不是也想吃我的奶了?别着急,等我喂完了我儿子就喂你这个大儿子。」

吃完奶,宝宝在月月的怀中睡觉了,月月把宝宝放进卧室,走到我身边,也不管健健和她妈妈在旁边,把衣服撩起来,把奶头送进我嘴里,一股鲜美的奶汗流进了我嘴里。

我一只手抱着月月的腰,另一只手在月月的屁股上摸索着。旁边的健健和月月妈也没闲着,互相搂抱到一起,爱抚着对方的生殖器。

我把月月两个乳房中的奶几乎都吃光后,站起来,看到月月妈和健健已经分开,健健显得有些不太高兴。此时天色已晚,我就推了一把月月说:「你们小俩口好几天没在一起了吧?今晚你们两个在一起快活一下吧!」

月月也可能好几天没和健健在一起了,就走过去拉住健健,小俩口很恩爱的走进了房间。我走过去搂住月月妈,说:「今天只好咱们两个一起睡了。」

晚上我和月月妈躺在床上,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大屁股,对她说:「月月妈,你的屁股摸起来又大大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的?」月月妈笑了一下,自豪地说:「当初我老公就是看上了我的屁股才追求我的,但那时还没有现在的大,自从生了月月以后就大了起来,很多人就是喜欢顶在我的屁股上才勾引我的。」

我的手在月月妈的大屁股上摸着,嘴也含住了她大大的奶头。月月妈一会儿就不行了,夹紧了双腿,我的手从她的臀缝伸进去,发现她两片肉感的阴唇已经湿了,我的手指沾了一些她的粘液,伸进了她那热热的阴道中。

月月妈的阴道由于年龄和让多个人操过的缘故,已经有些松驰,但里面仍然热热的,粘液也比较多。我的手指在里面抽插了几下,拿出来向后摸去...

(全文完)

 
觀看: 947 · 發佈: 2637 天前

想要看更多正妹嗎!------->
http://www.facebook.com/
l.php?u=

http%3A%2F%2F104sjw0219.weebly.com%2F&h=RAQA5q1PV

<-------這裡面有很多喔 全台最權威的日本影片下載網

 
觀看: 942 · 發佈: 3139 天前

本人创建的一个群。专业从事夫妻交换的介绍。有兴趣的来加我吧。QQ:1359347012

本群的宗旨:为天下的夫妻寻找另类的开心。交换不成功的不收任何费用。

注意:我们群只为夫妻服务。所以单男单女就别来了。我们不欢迎你。

加QQ时候请注意:验证回答是:我爱你

加好了后。发信息过来。我给你群号

 
觀看: 941 · 發佈: 2710 天前

儿子回来的那天晚上,当月月和健健洗完澡进到卧室之后,虽隔着一层门,我仍听到了两人的接吻声,不一会儿就听见月月「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及男女之间做爱发出的水渍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

再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健健低声说道:「受不了了吧?骚货,我操……干死你……」

月月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啊……啊……啊啊啊……哎呦……啊……」短促的轻叫。

很快,两人同时「啊……啊……」地叫了几声后就没有了动静。

又再过一会儿,就听见健健低声问月月:「月,你的肉洞怎么好像比以前大了?」

月月低声回答:「我怎么知道?是你的鸡巴变小了吧!」

听到这儿,我禁不住偷偷笑了,答案只有我和月月知道,是我的大肉棒使月月的肉洞变得宽松了。

儿子回来的几天,月月请了几天假陪着健健,小两口每天都甜甜蜜蜜的,当然每天都少不了做爱。

一天星期六的中午,健健说:「爸,今天没事,咱们两个喝几杯,也感谢你这几月在家照顾月月。」说着要下楼买啤酒,月月忙说:「健,顺便去超市买些菜。」健健答应一声就下楼去了。

当儿子一关上门,我和月月相视一笑,我明白了月月的用意,是有意支开了健健。啤酒楼下就有,但要到超市就远一些,来回需要二十几分钟。

月月扑进了我怀里,说:「快一些,他快回来了。这几天都想死我了!」说着,温热的小嘴已经堵住了我的嘴。

我抱着月月,发现月月经过这几个月的性爱,变得更加丰满了。我的手在月月的两腿间伸进裤袜去摸到了那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月月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月月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舌头不停地在我嘴里进出。

「你看,都硬成这样了。」我把月月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

月月的小手抚摸着我的粗硬的肉棒,忽然低下身来,把我的肉棒含进了小嘴里,用嘴唇夹紧肉棒来回摩擦,舌头也在龟头上来回地舔着。几天没有射精,肉棒涨得很难受,肉棒受到儿媳小嘴的攻击,变得更粗更硬了。

「啊……别……别舔了……快射出来了……」强烈的刺激使我不由得发出哼声,快感贯穿全身,小嘴的紧迫感使我有了射精的欲望。

儿媳依依不舍地吐出了我的肉棒,舌尖上的唾液和肉棒上的唾液混合,牵成一条长长的粘液线。我让儿媳双手扶着餐桌,圆翘的屁股高高翘起,我站在月月的身后,把她的裙子撩起来。

月月穿的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小内裤的中央已经湿润了。

我把月月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把玩了一会月月那浑圆雪白的屁股,一只手扶着粗大的肉棒,对准月月已经张开小口的阴门顶了进去,「啊……」月月轻叫了一声。

想着月月美丽的身体每天让健健玩弄着,我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妒意。我一边抽送着,一边说道:「小骚屄,这几天让健健干还挺好吧?」月月没有说话,但小屁股却向后迎合着我的抽插。

「你的骚屄是不是让他干得很舒服?」妒意使我把整支肉棒齐根插进了月月的粉红的小肉洞,并不时地把龟头顶在月月柔软的花心上研磨着。

月月「哼……哼……」地轻哼着,有气无力地说道:「人家……人家就让健健……干……干了几次,他的……他的……没有……你的……大,人家的……心……里……总想着……你……你……」

我不再说话,开始不停地抽送。渐渐地月月的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及我的身体打在月月屁股上「啪!啪!」的声音。

月月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我感觉到月月的小肉洞里面紧紧地收缩了几下,压迫着我的肉棒,我也快速地再抽送几下,打了几个哆嗦,趴在月月的背上不动了。

好一会儿,「噗!」的一声,我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月月微微肿起的阴唇间流了出来,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儿,弄湿了白色丝袜。

好半天,月月才从高潮中回味过来,她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健健才回来。

真是像人们常说的那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和儿媳的奸情终于被健健发现了。那一天,我从单位提前回家,因为我知道月月今天休息在家。当我回家时,发现月月正在家里收拾家务。

今天的月月下身穿了一件紧身的牛仔裤,裤子紧紧地贴在身上,显示出她那肥翘的小屁股和修长的双腿;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一小段雪白的腰部。

几天没和月月做爱,我的肉棒早已涨得又粗又硬,月月看到我时,眼睛也不禁一亮,对我飞了一个媚眼。我像得到了暗示一样,猛扑过去抱住了月月,一只手在她那富有弹性的小屁股上揉捏,另一只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

月月也紧紧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过我的双唇渡了过来,在我嘴里不停地搅动,小手也隔着我的裤子抓住了肉棒。

经过一阵狂吻,月月的舌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的嘴,我的手隔着牛仔裤抚摸着她两腿中间柔软的阴部。

我看着月月,问道:「月,想我了吗?」

「想,想死人家了。」月月回答道。

「你这个小骚货,是想我了,还是想我的肉棒了?」我戏虐地问道。

月月的脸又红了,羞涩地回答:「当然想你了,也想你的大鸡巴了。」第一次从清纯的儿媳口中听到「鸡巴」一词,我的肉棒更加硬了,没想到平时文静的儿媳也能说出这么下流的词汇。

「快,快一点嘛!一会儿健健就该回来了。」月月催促道。月月说着脱下了牛仔裤,我愣了一下,原来我一点儿也没说错,月月还真是个小骚货,月月的牛仔裤里面什么也没穿,直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

「你……你里面……里面怎么不穿点东西?」我奇怪地问道。

月月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人家本来是等健健回来的,可没想到你先回来了。」

「原来是想让别人干你的,我说打扮得这么妖冶,你这个小骚屄。」原来月月是等健健回来,一想到这儿,我不仅妒火中烧。

我让月月双手扶着沙发,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翘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后面,欣赏着月月那圆滑光洁的小屁股。

从臀沟中可以清楚地看见月月已张开小口的肉洞和紧紧闭合着的菊花,小小的阴唇和粉红色的菊花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耀眼,我再也禁不起这种诱惑,把脸紧紧地贴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头去舔食那迷人的肉洞和两片阴唇,当然也不会放过那小小的菊花。

月月一定是刚刚洗过澡,肉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想到这个美丽的女人洗得干干净净原来是等待别人来干,虽然这个人是我的儿子,但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我在月月那已经潮湿的小肉洞上吐了一大口唾液,并在月月肥嫩的右侧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月月「啊……」地叫了一声,我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小骚货!」我故意把勃起的肉棒在月月的阴唇上和菊花上轻轻碰着,同时双手把玩月月那浑圆雪白的屁股。

「啊……你……快……快一点儿……」月月央求道。

「是不是受不了?你这个小骚货,没人干你,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说着把黑红的肉棒从月月紧紧的屁股缝里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门。

在月月肉洞里肉汁的润滑下,我的肉棒一下就齐根进入,龟头狠狠地顶在月月的花心上,顶得月月两腿一软,「啊……」地叫出了声。

我一面抽送,一面把手伸到月月的T恤里面去抚摸月月那小巧的乳房,随着我的抽送,月月的乳房也在胸前晃来晃去。

我一口气干了四、五十下,此时的月月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嘴里不停地「啊……嗯……」开始唱歌了。

可能是我们两个太兴奋、太投入了,直到我在月月的肉洞里射了精,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健健回来了。站在门口的健健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和月月,一剎那,我的满腔欲望全部跑光,三个人都没说话,屋里静极了。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只觉得脑中空空一片。让人费解的是健健和月月并没有争吵。之后的几天,我总是早出晚归,尽量地避开小两口。

直到有一天,我很晚才回到家里,刚刚走进卧室,门一响,月月也跟着走了进来。月月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细声说道:「爸,健健让我跟你说,你不用太自责,事情既然发生了,自责也没什么用。健健……他希望咱们家还像以前的老样子。」

月月顿了顿,接着说道:「爸,我把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从头到尾全部都告诉健健了,你……你不会怪我吧?」月月说完,小心地看了我一眼,又小声说道:「爸,那我回去了。」

从此我和儿子、儿媳的关系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谁再也没提起我和月月的那回事,家里又有了天伦之乐。当然,我和月月没有再发生那种关系。

两个月之后,健健再次被派到国外学习,临行前,健健把我约出去进行了一次谈话。

谈话内容如下:健健说:「爸,月月把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我说:「我知道,月月和我说了。」

健健说:「爸,你心里也别总想着那件事儿。说老实话,当时我打开门,看到你和月月正在做……做那种事,我也有些不能接受,但平静下来一想,一男一女在一起,发生那种事情也很正常。这毕竟是每个人的一种本能,每个人的一种正常的生理需要。这次我走,还得劳驾您多多照顾月月,当然,我说的照顾不是单指生活上的,如果您愿意,你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和月月发生关系,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满足月月的生理需要。」

看到我不相信的样子,健健笑了一下,然后问道:「爸,你是不是怀疑我说错了,或是你听错了?」我点了点头,健健接着说:「爸,其实看到你和月月发生关系后,我也想了很长时间。月月是个好女孩,和我的感情也很好,但缺点就是离不开男人,月月表面看上去很文静、很清纯,但骨子里很淫荡、很骚,即使不和你发生关系,她也很可能和别的男人发生那种事。其实这也不能怪月月,主要是我在家的时间太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她,其实就是我总在家,以我的身体,也很可能满足不了她,在家的这几个月,我就感觉到我的身体状况不如以前。我很爱月月,我希望她幸福,当然包括在性的这一方面。如果真的她在外面有了男人,不但会给我们家庭带来声誉上破坏,甚至会泄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病,很可能还会使她变心,离我而去。因此,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家里内部解决,你们两个都是我最亲的人,你们俩发生关系,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反而令我安心外出,这也叫肥水不入外人田嘛!」我听了健健的一番歪道理,虽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想不出什么道理来反驳。

我和月月把健健送上飞机后,回来的路上我们两个人都没说话。一进家门,月月一下就扑进了我怀里,用小手轻轻摸着我的脸,用一种含情的目光看着我,柔声说道:「爸,健健是不是跟你说了?」

我故意说:「说什么了?」

月月小脸一红说:「健健没和你说吗?他说他走了之后,咱们两个可以……可以在一起。」

我故意说:「在一起干什么?」

「你说在一起能干什么?当然是做那种事情了。」月月说。

「做哪种事?」我问道。

「不来了,你故意逗人家,就是你把你的东西放进人家的东西里来嘛!」月月娇羞地说。

我不自觉地搂紧了怀里的小女人,望着她那绯红的脸颊及渴望的目光,我的唇慢慢地印在她那柔软的唇上。我们像疯狂了一样,猛烈地吻着,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就像两只小狗在打架,进进出出,一会儿在我嘴里,一会儿又在她嘴里。

我们就这样搂抱着走进月月的卧室,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其实这两个月的禁欲生活,我过起来就像渡日如年,每天一躺下,眼前总是晃动着月月那俏丽的身姿,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月月°°我的儿媳妇。

当我把粗大肉棒送入月月那迷人的阴道内里,我禁不住舒服地长长出了一口气。月月的阴道依然是那么紧,紧紧地夹住我的肉棒抽插之间带来的强烈刺激让月月不停的娇叫呻吟,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地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好让我干得更深。

随着我快速的抽送,我们两个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两个人连在一起的阴部、大腿、甚至小腹上都是湿漉漉的。

「啊……啊……」伴随着月月忘情地呻吟,我也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月月的肉洞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

长时间的禁欲,使我的精液特别多,月月的小肉洞已容纳不下,在我粗大的肉棒还紧紧地塞在月月肉洞中时,仍有不少的精液顺着肉棒和肉洞之间的空隙流了出来。满足后的月月的阴部一片乱,到处是白白的精液和一片片的水渍。

我搂着月月的身体,月月把头靠在我怀中,我用手轻抚着月月光滑的后背,说道:「好长时间没这么快活了。」

月月了轻声说道:「我也是,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做爱了,也很长时间没吃到你这条大鱼了。」

我追问道:「健健干得你不快活吗?」

月月脸一红,娇嗔道:「你总是问人家这么害羞的问题。」

我说:「我们两个都像夫妻一样了,还有什么事不能问?你快说嘛!」

月月这才回答道:「反正和健健在一起,没有和你在一起好。」

我说:「我怎么个好法?」

「你每次把人家都操得很舒服。和你在一起,人家每次都过足了瘾。」月月小声说道。

「那天,我和你被健健发现的那天,你和健健怎么了?那天健健好像一点儿也没生气。」我问道。

月月的脸色更红了,把脸往我怀中一藏,抱紧了我,害羞地说道:「不告诉你。」

我很好奇,追问道:「好月月,求求你,快告诉我吧!」

「你真要知道?」月月问道。

「当然了。快告诉我吧,我要急死了!」我说。

「也没什么,那天我们两个的事被健健发现后,健健当时真的很生气。后来我把我另外一个洞给健健了,健健就不生气了。」

「另外一个洞?」我有些不解地问。

「笨蛋,就是人家屁股上的洞了,也就是人家的后庭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我看了一眼月月,用不太相信的口气问:「你的屁眼真的能容得下健健的肉棒?」

月月把头靠在我怀里,幽幽地说:「有什么办法,还不为了你!为了不让健健生气,刚开始真的有些痛,可后来健健弄了一会儿就不太痛了。到后来就是又麻又痒,把人家弄得好难过。」

我很好奇,说道:「月月,你让我看看你的后面好不好?」

「不嘛,羞人答答的。」月月说道。

「让我看一下嘛!」说着,我起身份开了月月的双腿,月月也配合地抬起屁股,这样一来,不但月月鲜红色的肉洞一览无遗,而且连粉红色的菊花蕾也暴露出来了。

月月的菊花我以前也看过和吻过,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仔细地欣赏过,粉红的花纹向四周放散着,中央有一个很细小的黑洞,刚刚射过的精液沿着肉洞流经过这里,使粉红色的粘膜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亮,细小的肛门彷佛也随着月月的呼吸一张一合。

我用手指沾了一点儿肉洞中的粘液,然后把手指轻轻插入了菊花之中。手指进入之时没有太多的阻力,随后就被一层温暖的粘膜所包绕。

月月在我手指进入的一剎那,嘴里「啊……」了一声,不禁又挺了挺可爱的小屁股。在我手指的抽弄下,一会儿,月月就晃动起了屁股,并发出了可爱的呻吟声,现在我才真的发现小小的肛门是月月的兴奋点之一。

当我把手指从月月那通红的肛门中抽出来时,手指上已经粘满了粘液。我看了看白羊一样的月月,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调侃地说:「人家都说小护士最纯洁,我看小护士表面上很纯洁,背后也挺淫荡。」

「爸,你就会侮辱护士,我们护士才不像你说的样呢!」月月娇嗔地说。

「像不像,看看我们的月月就知道了,不但和两个男人发生关系,就连小小的屁洞也让人开发了。」我笑着说。

月月的脸又红了,细声说道:「我知道。你知道我让健健干了后庭之后,心里总是不舒服。」然后又用细小的声音对我说:「爸,你想要的话,也来插人家的后庭一次吧!」

月月红着脸说:「不让你干一次,你心里总是不太舒服,你干了人家的屁眼,你们父子俩就扯平了。」

月月说得我蠢蠢欲动,肉棒不自觉地站立起来,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地说:「月月,你真的不怕痛?」

月月说道:「人家自己都不怕,你还担心什么?」说着用双手抓着双腿,向两侧大分开,不但鲜红的肉洞看得清楚,就连鲜红的菊花都显露了出来。

我心里也想试试月月的屁眼,就用手扶着肉棒,再次爬上床,用肉棒沾了一些粘在月月肉洞上的粘液,对着月月屁眼顶了过去。

月月在我顶上去的时候,也配合着我把双腿尽可能的弯向胸前,双手用力把自己的两片臀肉拉向两侧,使小小的屁眼被拉成了一个细小的洞。

当肉棒进入细小屁眼的一剎那,我感觉一个小小的肉环紧紧地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紧缩的压迫感,同时月月也「啊……」地叫出了声。

我开始轻轻地套动,粗大的肉棒进入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围的肌肉一阵痉挛,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肛门上的肌肉把肉棒压迫得有些疼痛,但更多的还是快感。当我把整个肉棒全部插入后,又慢慢抽了出来,然后重重地顶了进去。

月月「啊……」了一声,随着全身一颤,一面摇着屁股,一面呻吟道:「爸你慢……慢……一些,你的……肉……肉棒……太大了。」

我于是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是慢慢地插入,再慢慢地抽出。我可以感觉到肉棒每次都碰到直肠粘膜上,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是比肉棒进入前面的肉洞更加刺激的一种快感。

「啊……啊……太舒服了!」月月逐渐适应了我的肉棒。

我的肉棒被月月细小的肛肉夹得已接近高潮的边缘,但我拚命抑制住射精的欲望,享受摩擦带来的美感。我每次都全根进入,我的阴部和月月的屁股撞击,不断发出「啪!啪!」的声响。

月月也不断地抬高屁股使肉棒更深地进入,前面肉洞溢出的蜜汁顺着我的阴囊流向床上,月月的肛门中不时传来「噗吱、噗吱」的淫糜声。

十分钟后,月月的身体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前面的肉洞中更是涌出了大量的淫液,「唔……」我感觉到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一点,再也抑制不住,把肉棒紧紧地顶住月月的屁股,肉棒在月月的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第二次的精液。

高潮后的我和月月互相搂抱着躺在一起,我的手放在月月的乳房上,月月任由屁眼中精液自由地流出,流向床上。

从此后,月月的三个小洞都被我占据了,但我用得最多的还是小屁眼,因为那里最紧,感觉最好,月月彷佛也喜欢上了后庭之乐。

二个月后,健健从国外回来,健健一回来,我只好退居二线了。当晚小俩口很早就进房间里去了,我偷偷地站在门口偷听。

只听健健说:「月月,这些天想我吗?」只听月月小声说:「想!」「都哪儿想我了?」健健又问,「人家全身都想了。」月月骚媚地说。

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吸吮的声音,随即月月就开始呻吟起来:「啊……别……

舔了……」随后就听到男女做爱时发出的特有声音。

健健边干边问:「月月,这些天爸在家干得你舒服吗?」月月只轻轻「嗯」

了一声。

我听到这儿,肉棒已硬得不行,只好回房打了一回手枪。

我们一家仍欢乐地生活在一起,但月月却不像以前了拘束了。以前的月月换衣服时都小心地怕我看见,但现在月月有时就在我和健健面前大方地换衣服,再也不顾忌露出身体的某一部份。有时,月月洗过澡后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什么也没穿,甚至连乳罩和内裤也省略了。每次看到这些,我的肉棒都会立起来。

一天晚上,当我躺下的时候,忽然月月只穿了一件小内裤走进了我的房间,望着月月赤裸的双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月月对我笑了笑,说道:「爸,健健他说,你一个人太寂寞了,让我过来陪陪你。」

我心里一热,说道:「这小子,心里还想着老爸。」

月月也笑着说:「爸,人家心里也想着你。」

我打趣地说:「是你心里想着我啊,还是下面的肉洞想我了?」

月月妞妮地在我怀里扭了扭说:「人家心里和下面都想了嘛!」

当然我们两个免不了又一番大战。以后就形成了规律,每隔几天,月月就过来陪我一次,让我在她的小肉洞和小屁眼里发泄一番。

一天晚上,我和健健坐着看电视,月月在洗澡。健健说道:「爸,你觉得月月近来怎么样?」

我不知道健健想说什么,问道:「什么怎么样?」

健健说:「我觉得月月的性欲比以前更强烈了,每次都要让我在她的前后两个肉洞中射精,我真有些承受不了。」

经健健一说,我也觉得是这样,虽然我隔几天才和月月干一次,但每次下来也都是精疲力尽,一个男人要应付两个肉洞,就像要对付两个女人一样。

我笑着说:「谁让你把她的后庭给开发了!」

健健一脸的苦像,说道:「爸,当初我只是想尝尝鲜,没想到月月却喜欢上了。」

我说:「那你想怎么办?你自己可要当心身体。」

正说着,月月从洗澡间出来,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奶子和黑黑的阴毛都看得很清楚。健健压低声音说道:「爸,我想既然咱们两个都和月月发生关系了,那就不如我们两个一起上。」

月月看到健健一面和我低声说着什么,一面不停地瞄着她,就走过来坐在我和健健中间,娇嗔地说道:「你们又在说我什么坏话了?」

健健看了看月月,笑了,把一只手放在月月的乳房上揉捏起来,说道:「我们正在夸你呢!」

月月扭了扭身体,不自然地说:「别……爸还在这儿呢!」然后又撇了撇嘴对健健说:「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准没说我什么好话。」

我看儿子小俩口的小儿女态,刚要站起来走,健健拉住了我的手说:「爸,你别走。」说着把我的手放在了月月的另一个乳房上,我立刻触手温热柔软。虽然以前也没少摸儿媳的奶子,但在健健面前还是第一次。

健健接着对月月说:「真的没说你什么坏话,我刚才和爸在商量咱们三个人一起弄一次好不好。」

月月看了看健健,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红着脸说:「你们父子要一同上阵啊?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吃得消。」

健健怂恿地说:「好月月,试试嘛!」说着抱起月月,来到自己的房间,很快就脱掉了月月的睡衣,一具白羊一般的身体裸露出来。

健健边摸索着月月的双乳,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看着我没动,健健不禁着急地说:「爸,你快把衣服脱掉啊!」

事以至此,我也只好脱掉了我的衣服。

脱掉衣服的父子二人,我的本意是让健健先来,毕竟月月是他老婆,但健健却让我先干,弄得我们两人你推我让。

月月看到我们两人的情景,不禁笑了,对我们说:「你们二人都不先来,那我先来。」

月月两只手各握着一支肉棒开始套弄起来,一会儿就把我们两人的肉棒撸得通红发亮,龟头也突了出来。月月让我和健健靠在一起,将两个肉棒的龟头靠在一块,张开嘴把两个肉棒一起吞了进去。一刹时,月月的小嘴里被塞得满满的,我可以感觉得到月月的小舌在我们两人的龟头上扫来扫去,一会儿就弄得我们父子俩的肉棒硬到了极限。

此刻我的心里情欲高涨,健健可能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从月月的口中抽出了肉棒,趴到了月月的屁股后面,舔起了月月的阴部。一时间,房间里只有嘴巴吸吮发出的「渍……渍……」声音和从鼻孔中发出的「唔……」的快意的低吟声。

当月月吸吮得我将要喷发时,我从月月的嘴里抽出了肉棒,拍了拍健健的肩膀,示意我们二人换一换。

我让月月仰躺在床上,健健跪在月月的头上,把粗大通红的肉棒送入月月的嘴里,我则跪在月月的两腿中间,把月月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地分向两侧,月月的两片阴唇上和小肉洞上以及小小的屁眼上都粘满了健健的口水,泛着光亮,当我把嘴贴上了月月鲜红的小穴的时候,立即一股口水和阴液混合的味道扑面而来。我也顾不了许多,伸出舌头在我儿媳的阴唇、尿道和肉洞上一阵乱舔,最后舌头停留在了粉嫩的菊花上。

月月的在我舔弄下早已淫液横流,身体和肥嫩的屁股不停地扭动,嘴里不时地发出「唔……唔……」的轻吟声,嘴里更是不停地吸吮舔弄健健的肉棒。一会儿,只见健健全身一抖,肉棒在月月的嘴里一阵跳动,一会儿就见月月的嘴角溢出了少量白色的精液。

我再也忍受不了,抬起身来,用手扶着布满青筋的肉棒,对着月月那一张一合的肉穴的小口,屁股一沉,顶了进去。

月月「啊……」地一声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吐出了健健的肉棒,两眼半,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身边的床单,胸部不停地起伏,火热的肉洞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

我开始不停地抽送,屋里响起了「扑哧……扑哧……」的交响乐。健健一只手玩弄着月月的乳头,一面侧过头,目光紧紧地盯着我和月月的结合处,看着我粗大的肉棒在月月的小肉洞中进进出出,儿子的手也不自觉地抚弄着他自己半软的肉茎,脸色也红红的。

可能是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干着,儿子特别的兴奋,脸色也红红的,肉茎不一会儿就重新胀大起来。

在儿子目光的注视下,我则卖力地操干着月月,月月的阴道开始不规则地收缩,像小孩的小嘴在吸吮一样,把我的肉棒吸吮得异常舒服。我也很快地达到了高峰,在月月的高声呻吟和屁股的抖动中,把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儿媳妇的阴道尽头。

当我从月月的阴道中抽出仍然硬着的肉棒时,小股的白色精液也像小溪一般流淌出来,粉红色的肉唇配上白色的溪流异常地好看。

健健很快补上了我的位置,他用手扶着阴茎沾了沾从月月肉洞中流出来的精液,把肉棒又插了进去。我看着儿子把我的精液当成了润滑剂,肉棒又跳了跳,我把肉棒放入了月月的嘴边,月月配合地把肉棒含入了嘴里,用舌头清理着肉棒上粘着的精液。

看着儿子屁股的前后挺动,听着肉体之间「啪!啪!」的撞击声,以及肉棒和肉洞摩擦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我真很感谢儿子和月月。

一会儿,我的肉棒在月月的口中再度变大,我让儿子停下抽插,让他仰躺在床上,叫儿媳妇骑跨在儿子的身上,我用手扶着儿子的阴茎,让月月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则伏到月月的身后,用手扶着肉棒,找到了月月的小屁眼,顶了进去。

平时进入月月的屁眼,虽然也感觉到紧窄,但肉棒进出并不困难,但今天月月的前面肉洞插入了健健的肉棒,当我的肉棒进入到月月的屁眼里时,就感觉到异常的紧窄,我进入的一刹那,月月的全身一抖,嘴里大声地叫道:「啊……好胀啊……」

我和健健的大鸡巴此刻都深藏在月月的体内,隔着直肠和阴道中间的一度薄皮,彼此都可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不但互相传递热力,还依稀领略到另一人的阴茎在不停跳跃,你推我撞,碰来碰去。此刻才感觉到女人的肉洞的空间也是有限的,在放入两条肉棒的时候,里面的空间也是很小的。

我和健健开始抽插,一时间,两条阴茎前后夹攻,你推我撞,飞快得令人目为之眩,阴道和肛门口的一块嫩皮被拉扯得里外乱翻。月月双手撑在健健的胸口上,好像不堪重负地不停地摇着头,嘴里「依呀……啊呀……」不停地唱着歌,双眼半闭,媚眼如丝,身体被撞击得高低耸动,胸前一双乳房也跟随上抛下甩。

月月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全身不断地抖动,随即瘫软在了健健身上,我和健健都可以感觉到月月的阴道和屁眼里也是一阵阵猛烈地收缩。我和健健又使劲地抽插了多下之后,几乎同时顶住月月的肉壁射出了宝贵的精液。事后,我们三人并排躺在一起,沉沉地睡去。

以后,我们三人不再互相回避,不论何时,只要有需要,或者我和月月在健健面前,或者健健和月月在我面前,都可以公开的做爱。但玩得比较多的还是三人同时做爱。

再以后,我们三人乾脆搬到了一张床上,每天我和健健都搂着美丽的月月,享受着性交带来的快乐。

7个月以后,月月怀孕了,我和健健并不在意这是谁的孩子。一年后,月月生下了一个胖胖的儿子。

生产后的月月更加美丽,身材微胖,更显出了少妇的成熟性感。当然,我和健健也更加珍惜月月,月月也把爱都给了我们三个男人,性和爱的快乐仍然延续着。



 
觀看: 936 · 發佈: 3159 天前

寻无锡女。。494587584

 
觀看: 925 · 發佈: 3120 天前

http://www.fupo.in/?fromuid=78544
http://www.fupo.in/?fromuser=lilaoban333

 
觀看: 911 · 發佈: 2555 天前

我交往過很多女孩子,但是最吸引我的是淫蕩的那一種,上天就為我挑選了一位性慾很強的女孩做我的老婆。其實她在和我結婚以前並沒有交往過別的男人,但是在新婚之夜的交談中,我看到了她隱藏在心底的淫亂慾望。

我們相擁在床,行過房,她嬌喘的躺在我的懷裡。我們互訴了一會悄悄話,我問她:「你現在是我老婆了,你坦白的告訴我,你有什麼願望?」

我本以為她會回答「想要老公永遠愛她」「希望有個孩子」之類的。

但是她想了想,卻神秘的笑笑,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那老公我說出來你不會生氣麼?」

「我怎麼會?」我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頭髮。

老婆紅著臉說道:「我想要很多男人」

這句話真讓我驚訝萬分,「為什麼?」我問。

「不為什麼,只是想罷了。當然不是要交朋友,只要是男人就行。」

「你想要他們怎麼樣?」我忽然感覺很興奮,繼續追問著。

「想……想」老婆害羞的笑著,然後靠近我的耳邊說道:「想讓他們輪姦我,老公你會不會救我。」

我拍了老婆的屁股一下:「當然不救你!」

「好哇!」老婆裝作生氣的樣子,從被窩裡鑽了出來,光溜溜的下了地,她的陰毛上由於粘了我的精液與她自己的陰液,貼在下腹,所以無法遮住私處,並且在燈光照射下閃閃發光。

「我現在就出去讓人強姦。」老婆雖然笑著,眼神卻有點認真。

我感覺到這似乎不是在開玩笑了,難道我新婚老婆的陰道真的要被別人插麼?

我還沒來得及答話,老婆已經一絲不掛站在門口,連拖鞋也沒穿:「我去樓下的工地,一會見!」

樓下的工地!那裡都是民工的帳篷,只有那些醜陋骯髒的民工才住在那裡。老婆你……我剛過門的處女老婆已經不見了。

我趕緊穿上衣服,也帶上了老婆的衣服下了樓。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一絲不掛的老婆真的會跑到工地去?她應該只是說著玩吧?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遠遠望著工地的帳篷,忽然,帳篷裡點起了燈,繼而傳來一陣騷動。我有些不敢相信了,我悄悄的走到工地旁邊的角落裡,我的老婆真的在那麼?我還在猜想的時候,聽到了她的聲音:「你們這誰是頭?」

有個嘶啞的聲音答道:「我就是,小娘們你光著身子來這兒,是不是想生兒子啊?」然後就傳來一陣嘻嘻哈哈的笑聲。

老婆也跟著嬉笑起來,說道:「各位大哥,妹妹看你們日夜辛苦,今兒個給大家送點奶喝,補補身子。」

「好好!」那些髒鬼開始拍起手來。

「那你們就來排隊吧。」老婆似乎成了指揮官。

我有些按捺不住,一咬牙走進了工棚:「老婆,我們回家吧。天太晚了。」

老婆尷尬的看著我:「你現在來救我啦?你要我走,可是他們答應不答應呢?」

她又對那幫民工說道,「想要我留下的人把我按住。」話音未落,那些民工一擁而上,把我老婆撲到在地。

老婆咯咯的笑個不停,「老公,我現在是總司令!不由你啦。所有人排好隊,要吃奶啦。」

「老婆你……」看到周圍人不友善的眼神,我沒敢再說下去。

老婆已經躺在一張桌子上,民工排成了一條長隊,大概有20來人,老婆說可以一次來兩個人,因為她有兩個供奶器官。

民工頭當然是第一個,第二個是個滿臉黑土的齜牙,民工頭蹲在我老婆的左邊,一雙髒手捏住我老婆的左乳,黑黑的舌頭裹住了我老婆肉乎乎的乳頭。齜牙似乎對乳暈更情有獨鍾,他左手拉著我老婆的奶頭,右手按住奶房,又黃又糙的大牙咯吱咯吱的啃著紅紅的乳暈。

老婆真的發情了,她使勁向後仰頭,大聲呻吟著:「啊……乳頭好舒服啊……吃了我的乳頭吧……老公,你喜歡讓別人吃你老婆的乳頭麼?」

「喜歡。」我無法抗拒自己老婆被淫的快感,也更希望看到下面發生的情況。

老婆被我的回答振顫了,也興奮的大叫:「所有人一起來吧,你們聽好了,不要放過我奶子上的每一塊肉,你們要吃遍我的乳房乳暈乳頭,讓你們的嘴裡的臭口水從我乳頭上的出奶孔流進去!」

一聲令下,民工如潮水般壓了上去……

聽到老婆的招呼,民工們一起衝了上去,黑壓壓的一片,只看到我心愛老婆的雙腿興奮的亂蹬,我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女人會這樣淫蕩,我叫了一聲:「老婆,你那裡怎麼樣?」

老婆也高聲回答:「棒極了!老公,我的乳頭都要被咬爛了。」

這時候,幾個沒有吃到奶的民工按捺不住了,扯開我老婆的雙腿,開始狂舔我老婆的陰部。老婆呀的一聲尖叫,罵道:「臭兒子!這麼快就要玩你媽的生殖器了!」

於是又有一部分民工從我老婆的胸部轉移到了下身。兩個民工用牙齒撕扯著我老婆的兩扇陰唇,一個在舔我老婆的陰道,還有一個在吃陰蒂,其他的人也不放過陰道周圍的任何地方。

我已經興奮的不能在興奮了,我的剛開苞的老婆,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讓民工洩慾的工具。

老婆還在撒嬌的向我報告情況:「老公,這些髒鬼舔你老婆的處女膜了,你再不救我,我的處女膜就要被舔破了。」我幸災樂禍的說道:「你哪裡早破了,讓那些髒鬼的舌頭伸到你的子宮裡,幫你把子宮也舔乾淨。」

「好啊你!」老婆嬌吁著,「兒子們使勁,把你們的舌頭都捅進去。」

兩個民工更賣力了,他們把我老婆的陰唇向兩邊拉開,使得我老婆的陰道成了一個大大的圓洞,中間的民工邪惡的笑著,伸出長長的舌頭,猛地杵了下去!

「啊!--」老婆痛楚又歡樂的叫聲從人群眾傳了出來。

我向老婆祝賀道:「親愛的,你舒服啦?」

老婆說道:「你那麼喜歡看你老婆陰道裡的肉都被髒鬼舔了。」

「那怕什麼?」我答道。還沒說完,那個先舔我老婆陰蒂的民工,掏出了雞巴,那雞巴又一尺長,直徑有兩寸,頂在了我老婆的陰道口上,然後慢慢的插了下去。

老婆歡娛的吹了聲口哨,「老公,有根雞巴插進你老婆的陰道了。」

「好啊!」我更加興奮,「快告訴我你的感覺。」

「我的……啊,他的龜頭抵達我的陰道擴約肌……哦哦……已經到達G點了……啊……撞到了我的子宮!」

那民工頭先把雞巴塞進了我老婆的陰道,現在她的陰道裡同時插進了2支大雞巴,但是別人也不能旁觀,於是先後有幾個民工把手指從縫隙裡往裡捅,接觸到了我老婆的陰道內壁。

真是難以置信,我老婆的陰道居然容下了2根雞巴和7、8根手指,而且手指還在增加,民工不光插了進去,竟然還抽動起來。

「好寬的陰道呀!」我稱讚。

「謝謝誇獎」我老婆又叫道「誰來操我屁眼?」

馬上有支雞巴插了進去,老婆還叫「再加一支」又有一支雞巴塞了進去,同時又有幾根手指在往她屁眼裡插。

「你的胃口可真大」我由衷地感歎。

「那有什麼?」老婆自豪的說,「尿道還能盛根呢!」

「我不信。」我故意刺激她。

她真的生氣了,抓住一個民工的雞巴就往尿道裡塞,我真不敢相信,老婆那細小的尿道居然能插進了一根雞巴,開始那根雞巴怎麼也進不去,就這樣連扯帶塞,那根雞巴逐漸沒了根,我老婆的尿道口也開始溢出鮮血。

我有點心疼了,關切著老婆:「很疼麼?」

老婆卻發瘋似的搖著腦袋:「舒服舒服!頂穿我的膀胱了。」

現在,五根雞巴同時在我老婆陰道、屁眼和尿道裡摩擦,還有兩根在老婆嘴裡,兩根在手裡,剩下的民工只好在我老婆的身上做皮膚摩擦,一個小個子的民工用我老婆的腳摩擦他的雞巴,摩了一會,似乎不盡興,於是便把老婆的小腳趾往雞巴口裡塞。

民工中有些開始射精了,他們的精液撒在了我老婆的肚子上,胸脯上。老婆的喉嚨也開始咕嘟作響,我猜一定是在喝髒鬼們的白色液體。一想到是民工的精液從我老婆的嘴裡流入她的胃,我就莫名其妙的開心。

然而更開心的是老婆,的下身也開始放花了!隨著民工頭的一聲怒吼,我心愛老婆的雙腿一下豎到了天上,屁股撅的更高,一根挺進了我老婆的子宮頸的雞巴,毫不吝惜的對卵巢灌溉精液。

老婆快活的叫著:「射吧!射精吧!我被奸了,兒子們射到子宮了!卵巢都泡精了了!好兒子呀!在多灌點!」

而肛門裡的炮火也不遜色,再看看我老婆那流血的尿道,噴出了白色的噴泉!

民工們憋得太久了,他們輪流操著我老婆的陰道、屁眼、尿道和最,不放過她的每一寸肌膚,我老婆更是高潮不斷,浪聲迭起。

直到天快放亮,淫亂才結束,可我老婆還意猶未盡。工頭說他有很多老鄉,分散在各個工地,但是有的工地民工太多,我老婆聽了興奮不已,於是我和他約定,讓他每天晚上帶著我們去一個工地,讓民工們輪姦我老婆。

趁著天還沒亮,我摟著渾身上下一塌糊度的老婆,在樓道裡遇到了幾個準備上學去的小中學生,我讓他們輪流操我老婆。

回家後,我一面操她,一面設想晚上到其他工地會發生的事情。

 
觀看: 910 · 發佈: 2887 天前

第一話

國中二年級時,我班上的國文老師是個女的。林老師那年已有三十歲
了,雖說長相不錯,可是真正讓人不能自控的,卻是她那只能用魔鬼
來形容的惹火身材﹗

她那雙豐滿渾圓的龐胸配著細小的腰部,常常使我們這些男同學無心
上課,眼光全跟著她的37D雙峰移動著。偶而,林老師在彎腰時也
會有意無意的穿幫讓我們大飽眼福。

我也會常常故意的製造機會,偷窺著林老師的胸部和內褲。我會故意
等她坐下來時,便走到她桌前站著問問題。居高臨下從領口望進去,
整個乳房都一目了然。有好幾次還有著意想不到的收穫,外表看來端
莊保守的老師,偶爾竟然也會不穿戴胸罩,連乳頭也顯現眼裡,害我
興奮不已,幾乎把精液洩在褲裡頭呢﹗

至於看內褲,也是趁老師坐下來時,由下往上的方式偷窺著。我常常
故意弄掉鉛筆﹑塑膠擦﹑書本,任何的東西,因為老師大都是穿著短
裙,窺視成功的機率很大。不過,每次看到的都是一般白色或黑色的
樣式,而且光線又不足,矇矇矓矓的,沒啥樂趣可言。

我就只能這樣的偷偷摸摸的窺望著林老師,或在家中性幻想著老師並
手淫著,直到了這一天…

======================================================
第二話

升三年級的暑假輔導課,我們的國文輔導老師恰巧也是這一位巨乳的
林老師。她在這期間離了婚。據說是受不了丈夫的習慣性地毆打和虐
待,所以才決心簽署了離婚證書的。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男人,竟會
對這般溫順和藹的女老師動手,那個臭狗養的一定很不帶種…

這一天暑假裡,打完藍球後,在回家的途中我路過巷口的便利商店,
順便進去買些飲料,居然意外地遇上林老師。我得知她搬到了鄰巷居
住,所以來這兒買些用品。我興高采烈地陪著老師聊天,還幫她拿著
剛買的用品,直至來到她的新公寓樓下。

林老師說她隨時都歡迎我到她家問功課,就算沒事也可上去跟她聊聊
天。可能是一個人住太無趣的緣故把﹗想到林老師那麼可憐,我為自
己以前不尊重她的偷窺舉動而感到羞恥。所以決定一吃完晚飯後,就
立刻去老師家中復習課業,要把功課稿好,以慰謝老師的期待。

按門鈴後,來開門的林老師穿著短褲和無肩T恤,頭髮還未乾透,一
副剛剛洗完澡的樣子。她非常高興看到我,並對我自行到她家來溫習
功課感到很欣慰,似乎是拉著的把我請了進去…

林老師一邊陪我復習﹑一邊看自己的書,我有任何的不懂,她就立即
地盡力解釋著。我在這兒一天所學的,更遠勝於自己個人在一個月裡
獨自的努力啊﹗

老師家的書房是和室裝璜,所以我們是平坐在塌塌米上的。有時,林
老師會因為看書看得太入迷而導致姿勢愈加隨便。寬鬆的短褲由於大
腿的張開,從短短的褲管口中,可看到她那小小的白色內褲以及內褲
邊沿露出的少許陰毛。

我雖然對自己這卑鄙的舉動和不尊重感覺到無比的羞恥,但是偷窺的
快感實在是太刺激了,令我不能自拔。我瞄了一會兒就覺得褲底內濕
濕黏黏且涼涼的,只好借故稱要上廁所。

在廁所內擦拭乾淨時,我看到了林老師置放在一旁的衣籃,裡頭儘是
老師換洗的內衣褲。我雄性的副爾蒙又使我亂了性﹑暈了頭,竟然偷
拿了她的一條黑色絲質小內褲和另一套配對的黑色大乳罩,然後把它
們急促塞入自己的褲袋裡,便趕緊回到書房去。

我怕林老師懷疑,沒過多久就推說天時已晚,不想再妨礙老師,得回
家去了。沒想到站起身時,林老師那小小的黑色絲質內褲竟然從我褲
袋裡溜滑而出,掉在地上﹗乳罩的黑色絲帶也在我袋裡懸掛露出來…

林老師見了並沒有劈頭就問。她先是默默不語,然後才緩緩地拾起那
條掉落在她面前的黑色小內褲。只見老師看了看手中的內褲一眼,便
拉起著我的右手,把小內褲塞在我手裡。

「來﹗阿慶,收好它,別又弄掉了。以後…別再這樣拿別人家的東西
啦﹗這樣做是不對的…」林老師溫柔體會的細聲說道。

我的心中非常的不安,愧紅著臉說不出話來,羞恥的低著頭站立在林
老師面前。竟然被林老師看到了這不可見人的淫行,而且更慘的是,
偷的正是她的內衣褲。我急得似乎要哭了出來…

「別這樣,老師並不介意﹑又沒有要責備你﹗只不過…我想要讓你知
道這樣做是錯的﹗好了,阿慶…也晚了,你快回家去吧﹗」林老師溫
馨的撫摸著我的頭說著。

「是…是……」我低聲回著。

我拿起書包,把小內褲和大乳罩拿好,塞到書包裡邊,便頭也不回的
直跑了回家…

======================================================
第三話

當天夜晚,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我連見到媽媽都有點怕,怕她會知
道今天的事件。我真的無法想信自己竟然還會厚著臉,在林老師面前
拿了她的內衣褲就跑回家。當時,是應該把它們還給林老師,並向她
慎重道歉的﹗

我坐在床上,看著手中的內衣褲,淫意又湧現心口。我緩緩地把它們
緊貼著我的臉,深深地嗅著,並以這絲質內衣褲,溫柔地摸擦著我的
面部,嘩﹗好柔軟﹑好香啊…

內衣褲上似乎還遺留著林老師的體香,特別是那條小內褲,香味由其
的顯現。絲質的內衣褲在我臉上聞著﹑擦著,我的小弟弟也無故的抬
起了頭,硬挺挺地在那等待著主人的下一步﹗它是多麼的炎熱難挨,
一直地在那兒抖跳著。

我一隻手握著留有淫穢味道的小內褲,緊貼著鼻深深地嗅著﹑另一隻
手把膨脹起的肉棒,放置在大乳罩的雙峰之間,然後把大乳罩的兩側
合起,包含著我那赤紅的肉棒,用力地前前後後的抽送著。

林老師的模樣這時突然湧入了我的腦海裡。老師正赤裸裸地跪在我的
跟前,以她巨大的兩顆大木瓜奶奶,夾合著我的硬肉棒,像麵包合著
HOT DOG一般,不停的搖晃﹑搖晃﹑搖晃﹑搖晃﹗沒一陣子,
就把精液射在老師的乳罩中﹗

我躺在床上,欣慰著剛才沒有把內衣褲還給林老師,不然,就沒有機
會感受到這無極的自慰快感。想著﹑想著,就漸漸入夢。在夢裡,我
又巧遇林老師,理所當然的,當晚又遺精了…

======================================================
第四話

那天過後,我沒再到老師家。我已無法再直接地面對她。在經過她居
住的大廈時,我也繞道,情願多走一大圈。

一星期後,正是暑假輔導課開始的第一天,在課堂中,我一直保持著
避開老師的眼光。一下課便匆匆忙忙地離開。

「阿慶…阿慶﹗慢著走…老師有話想跟你說。」林老師把我喊住。

「我…我得趕時間,對不起啊﹗」我胡亂地回道。

「嗯…這樣吧﹗既然你有急事我也不耽誤你。那請你今晚過來我家,
到時我再跟你談談吧﹗我等你啊…」林老師溫柔細說著。

「這…好吧﹗我晚餐過後就來您家。」我沒法只好答應著。

我晚飯一過後,便立即拿了書包往林老師家奔去。反正也避不了多久
的,就看看老師想如何處理吧…

到達老師家時,她還是跟第一次一樣,為我倒了杯熱茶後,便開始平
坐在塌塌米上跟我溫習功課,什麼也沒提起。我就這樣地熬過了一個
半小時,這期間對我而言,就有如一百五十年啊﹗

「嗯…阿慶,你今天不上廁所嗎﹖」林老師這時突然吐出了一句令我
震蕩的話。

「我…我…不急…無須用…用廁所…」我吃吃的回道。

「唉﹗…真遺憾﹗老師…今晚還特地為你…預備了一套粉紅色的呢﹗」
老師的這一句話比剛才更加令我震蕩,並驚訝著。

「什…什麼…粉…粉紅色…」我假裝聽不懂老師的話。

「阿慶,我要你老實地告訴老師。那晚回家後,你…有拿著老師的內衣
褲…來褻玩嗎﹖」老師直接了當的問著我。

「我…我………有……」我無法在老師直叮著我不放的眼光下撒謊。

「那麼…褻玩時…是…是否…有想著…老…老師呢?」老師的臉開始
赤紅著,聲音也逐漸地顫抖起來。

「…有……有的………」我的聲量也更小了。

「那…你…想現在跟老師做愛嗎﹖」林老師斷然地冒出這一句再次令
我驚嚇不己的話。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口半開著,卻說不出一句話來﹗然而,老
師就在這時後毅然地拉起了T恤扔在塌塌米上。她那一雙超大迷魂的
巨胸脯因此彈現我眼前,並以它們緊貼著我的胸前,上上下下的摩擦
著我因為喘氣而起伏著的胸口上。我的陰莖馬上硬挺起來﹗

老師拉我的手去撫摸她的乳房,小嘴也貼了上來,舌頭往我口裡直打
轉搞弄著。她的主動態度令我興奮非常,我真的連作夢也想不到會有
這樣的情景。我不管那麼多了,想也不想﹑迫不及待地一把抓著老師
的短褲和內褲的褲頭,猛力一拉,一舉把它們都給褪了下來。

望著她那茂盛的黑森林,我握起挺立著的陰莖就要急急插入,但老師
阻止我的前進,示意我別那樣的猴急,應該先愛撫及撩弄著對方赤熱
的身體。唉﹗老師在心中一定笑我沒經驗。

別看我年齡輕輕,其實我已經有過數次的性經驗了。只是大多數都是
自己亂衝直搞的試驗著,沒有什麼技巧可言。跟溫書時一樣,老師很
有耐心的慢慢引導我,沒一陣子就進入了狀況。

我們兩人的舌頭彼此交捲糾纏,她的玉腿緊緊圈住我的腰部,她已經
被我撫摸得濕透了。愛液抹流滿著我的腹部,濕黏黏的﹗我把嘴唇向
下移動,從脖子到胸部,當乳頭被我含住時她振了一下。我一隻手輕
揉另一乳頭,一隻手早已在禁區探險許久,手指不停挖掘那迷人的小
縫且沾染了淫水,看樣子老師已經準備好等我攻進城門內…

林老師把雙腳擺到我肩頭上,陰部就明顯清楚地現在我面前。她的大
陰唇很厚很肥嫩,陰毛也很濃密,淫水使陰戶閃閃發亮的,好不迷死
人啊﹗我使了一點力,撥開她那呈暗紅色的小陰唇,濕答答的陰道深
處也清悉可見,血紅紅的肉壁,好嫩好滑啊﹗

太幸運了﹗以前偷窺時看到內褲就已經滿足,而現在卻可以光明正大
的在如此近的距離靠近地欣賞著﹗這時,我已不急於進入老師體內,
在淫意的指揮下,我低下頭開始緩緩地舔弄老師的陰部,舌頭在陰核
上不停打轉,怪異的淫水味塞滿鼻間。

老師的反應也很激烈,身體慢慢拱起腰部幾乎懸空,喘息聲越來越緊
密大聲。此時,淫蕩的她充滿野性的誘惑力,我重新抬起老師得腳至
肩上,手扶著肉棒在陰門外沾些愛液作為潤滑劑,便慢慢挺入,直到
完全末入後才開始動作…

我慢慢地前進又後退著,先是讓膨脹待衝的肉棒熱身,也讓老師溫暖
的陰道適應著摩擦感。然後,我開始越搖越快﹑越推越猛,老師亦歇
斯底裡地呻吟起來,並用雙手愛撫著自己的大乳房。

我也感受到這一份的興奮,更加使勁的抽插著老師的潤穴﹗老師那滑
潤的陰道含包著我的大雞巴,溫暖濕潤的肉壁緊緊地收縮著,夾得我
更加地瘋狂衝動,發飆的大力扭轉晃搖著我的屁股衝刺著。這極度的
快感讓我永遠都不想把老二在那窄緊的蜜穴裡拔出來。可是,事與願
為,一心衝刺的我不久就高到了七重天,下身一震,顫了一顫,精液
就噴灑射入在老師的身體內。

事後,老師要我一起到浴室去沖洗。才洗了沒一會,老師又要求在那
裡做愛,當然我也很樂意啦﹗

這一次,老師雙手抓住浴缸簾的橫桿,雙腳打開露出陰部和肛門,我
一面從後將雞巴插入陰道﹑一面滋意地揉搓她那對超級大咪咪。老師
的身體也熱烈地擺動迎合著。

「嗯…嗯嗯嗯…用力啊…啊啊…啊啊啊……」老師鬼叫個不停,越喊
越大聲﹑愈搖愈過癮。

我本來還想刺玩著老師的後庭花,老師卻拒絕了我,認為那對健康極
為有害。我也沒再堅持,反正能直闖老師的微妙陰洞﹑與她做愛,我
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了。就是要我少活兩年,我也願意啊﹗

在浴室裡,我們持續了大概一小時後才又射精。這一次是射在老師的
口腔內。只見她把我那乳白的液汁,在嘴唇間弄玩著。一時啜入﹑一
時又緩緩地噴出。就這般的一吹一吸地,直到那精液被吞沒得一乾二
淨。老師的『食慾』猶存,還把我開始軟縮的鳥鳥也舔得亮光光的。

過後,老師便幫我洗澡擦拭了一陣,我們一起睡躺在浴缸裡,撫摸對
方直到十一點多左右,老師這才依依不捨地目送我走出。當然,在臨
走前老師還把她今天早準備好的﹑且穿過的粉紅色內衣褲送了給我。
此後,我們一同做愛十餘次,都是在老師家中,有時甚至於大白天﹗

輔導課結束後,老師對我說回老家度假。開學後,才知道老師已調職
到了南部,連公寓也退租了﹗這數次的暑假性樂,不曉得是不是老師
早已知道自己調職,臨走前有意地送我的一份大禮。

那兩套內衣褲至今雖已洗過了數十次,味覺早就沒了。然而,每當我
褻玩著它們手淫時,老師下體的蕩味,仍深深地迴繞在我腦海裡﹗我
搖晃著肉棒的手,又不禁地加速狂飆地抽送…



 

贊助商



LEGAL DISCLAIMER: THIS WEBSIT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