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歡迎 博客

最新 · 最受歡迎 · 評論最多的
今天 · 這一周 · 本月 · 所有時間
 
觀看: 1581 · 發佈: 2954 天前

第一章:

我的母親(一)

  「子鈞,子鈞,你起床了嗎?」
那溫柔的聲音是他的母親,淑芬,子鈞張開眼睛,他的媽媽穿著一件絲質睡衣,坐在床邊輕輕的撫摸著子鈞的頭髮。
  「我起來了」他幽默的回答。
  「本來不想吵醒你,可是已經九點半了,早餐快涼了」淑芬微笑的看著他。
  「九…點多了?』他看著鬧鐘搖搖頭想讓身體時差盡快調整回來。
  『你看你,我到廚房把早餐重新熱過,你想想看,自你出國唸書後,我就盼望著和你一起吃一頓輕鬆的早餐,今天終於讓我盼回來了』媽媽走到門邊回頭微笑著對兒子嘀咕著。
子均看著媽媽成熟豐滿的身體,心裡想著:『媽媽,妳是屬於我的,我不會再離開妳了,我會好好的疼惜妳的,妳等著…』
  沐浴梳洗後,子均穿著睡衣來到樓下餐廳,跟媽媽一起安靜的吃著早餐,
  『媽媽,我這次從法國回來,帶了一些禮物,是要送給小阿姨的。』子均將塗好奶油的麵包慢慢的送入口中,看著餐桌對面的媽媽說。
  『小阿姨最疼你了,送什么禮物討她歡心』
  『一件香奈爾的洋裝。』
  『天啊,好漂亮的衣服……』淑芬驚歎著並露出羨慕的眼神,又有幾分的嫉妒…
  『媽媽,我已經將禮物放到妳的房間,吃完飯,妳可去試試看…』
淑芬聽到兒子送的禮物,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滿足感,『兒子長大了,會討媽媽的歡心,你慢慢吃,我上樓洗澡去,待會我會穿著你送我的洋裝一起去逛街買買東西』
媽媽高興的上樓,三十五分鐘後,子均來到了媽媽的臥房門口,聽到房間傳來一陣拆禮盒的聲音,並不時傳出媽媽愉快的哼著流行歌曲,打開門把看見媽媽正站在梳妝台鏡子前面調整著衣服,彎身下去正穿著肉色絲襪及高跟鞋時,子均走到媽媽身後,『子均,你…不可以進來?』媽媽驚訝的從鏡子裡面看到兒子…
  『不要回頭,媽媽』子均命令著她。
  『甚么…不可以,不可以進來,我正在換衣服…』媽媽全身驚訝輕輕的顫抖著『子均…』
  『看…著鏡子,媽媽。』他指揮著她,他的聲音很低沉,卻很強硬。
  『甚么…?』
  『看著鏡子裡面的我…媽媽…看著我…』子均重新指揮著母親,他的聲音慢慢的提高卻仍充滿著磁性。
  『你…要干甚么…?』
  『看著鏡子,媽媽…』
  慢慢的,淑芬不知不覺中眼睛凝視著鏡子,當她與鏡子裡兒子的眼神相接觸時,子均的眼神似乎放出一種迷人的磁場,她想要調過頭去,卻發現眼睛仍緊緊的凝視著兒子的雙眼。
  『看…著我的眼睛…媽媽。』他命令著她媽媽。
  『子均…你要做甚么…』淑芬的聲音顫抖著,慢慢的,越來越小聲…。
  『放輕鬆…現在專心的看著我的眼睛,專心的看著…頭腦裡甚么都不要想…一片空白…妳已經不能移動了,媽媽…妳已經不能開口了…現在妳唯一可以做的事… 就是看著我的眼睛…』
兒子強有力的眼神凝視著媽媽,淑芬靜靜的,好像被點了穴道一樣,全身僵硬的停在鏡子前面…。
本來明亮的雙眸漸漸的變成呆滯,子均感覺到身上血液加速流動,他已經知道母親現在正慢慢的進入催眠狀態中,他已經感受到勝利的氣息:
  『媽媽,妳的力氣慢慢的消失了,現在…妳只能看著我的眼睛…耳朵只能聽的到我的聲音,妳不能反抗我…媽媽,妳將要完全的服從我…服從我…說妳將要服從我…知道嗎』媽媽臉上沒有表情,眼神呆滯,慢慢的張開嘴唇:『是的…我將要…服從你…』
  『睡吧……眼皮重了…眼睛張不開來了……非常的想睡…閉上妳的眼睛,媽媽。』子均命令著:『閉上眼睛…睡吧…我命令妳…睡吧……』
  慢慢的,淑芬閉上了雙眼。
  『你將要進入一個深沉的催眠裡,』子均繼續指揮著他的媽媽進入更深沉的催眠狀態中。他媽媽站在鏡子前面,安安靜靜,一動也不動,閉著眼睛,完全陷入子均的催眠術中,沒有任何的思考能力,無意識般的像一個洋娃娃任人擺佈。
  『聽得到我說的話嗎?』子均對著被催眠的母親說。
  『是…』她閉著眼睛呆呆回答著,聲音裡沒有任何生氣。
  『我是誰?』
  『你…你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子均…』
  『你愛你的兒子嗎…媽媽…』
  『是的…我愛你…非常多…』
  『妳將會為我做任何事…任何事情,妳不可以反抗我。妳必須完全服從我。妳瞭解嗎?』子均向母親下著催眠指令。
  『是的…我瞭解…』
  『打開妳的眼睛,媽媽。』
  慢慢的,淑芬張開眼睛,呆滯的凝視著兒子。
第一章:我的母親(二)
  『現在,媽媽,』子均說,他解開身上睡衣的鈕扣『你將完完全全聽我的命令…我說的每一件事…妳都會答應…是嗎?』
  『是的…』淑芬呆滯的答覆。
  子均知道現在不管他要媽媽做任何事,媽媽都不會反對。『脫下衣服…』子均命令著催眠中的媽媽『是的…』淑芬的手慢慢的將洋裝自她肩上除下,遲緩的在腰上找到裙頭的扣子,鬆開它,然後拉下拉鏈,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腳踝上,白細滑潤的肌膚閃閃發光,除了肉色透明絲襪與三角褲外,她現在幾乎全裸,站在子均面前,眼神迷惘的凝視著兒子,子均坐到床邊把媽媽從腰攬住她,將淑芬抱在膝蓋上。
  『媽媽,妳永遠屬於我的…知道嗎?永遠服從我…』子均輕輕的揉著媽媽那美好的雙乳,捏著那對堅挺、深紅色的蓓蕾。
催眠中的淑芬雖然被控制住意識,但肉體深處原始的慾望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渾圓豐滿的大腿張了開來。子均把舌頭深深的探入媽媽的嘴裡,並感覺到跨下的陰莖被媽媽大腿摩擦更加勃起,
子均輕輕的碰觸媽媽的敏感點,淑芬開始呻吟,她的私處又濕又滑…
  子均將媽媽輕輕的推倒在床上,然後跪下,將淑芬的大腿高舉過雙肩,雙手抓住淑芬的乳房,將舌頭探進媽媽濕潤欲滴的三角地帶,輪流將淑芬那兩片豐厚多汁的陰唇含進口中,輕柔的吸吮,再把舌頭探進媽媽她愛之縫隙的下端,然後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陰蒂,子均優雅的舔著它,感覺到媽媽的震動,子均將頭埋入媽媽的陰部,聞著媽媽蜜穴傳出淡淡可愛的氣味…淑芬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著…『嗯…嗯…』淑芬無意識的呻吟著,像一個美麗的洋娃娃,無力的癱在那兒,任憑兒子在自己的肌膚上為所欲為…,子均跨上媽媽的身上,然後開始慢慢的抽送。很快的,就沒法子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一匹野獸一樣姦淫著媽媽,空氣中瀰漫著激情…
  『媽媽…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嗎?』
  『是的…主人…嗯…嗯…』淑芬夢遊般的回答著…
  『妳現在全身需要我的愛…是嗎?』
  『是的…主人…喔…喔…嗯…』
子均把老二深深的埋入淑芬陰唇裡面,感覺到媽媽那顫抖的私處就這樣生吞活剝地全部塞滿。
他想在裡面停留下去,好好享受這種滋味,媽媽夢囈般弓起了身子,以下盤頂住兒子,好像想要接納的更多,母子二人更加的融合為一,子均覺得媽媽的密穴幾乎要將他的生命完全吸盡…然後,好像有一道閃電從子均體內深處霹靂傳來,陰莖激噴出一股熾熱的漿液,注滿了媽媽體內。
淑芬的雙腿像籐蔓一樣緊緊的纏住兒子的臀部,子均的肩膀也被媽媽的牙齒咬出了深深的齒痕。
  子均燃起一根香煙,躺到淑芬的身邊,看著媽媽的腿仍然大大地張開著,好像已經沒有力氣去將它們合攏,精液混著女液,從蜜穴裡流到腹股溝裡,他伸手握住媽媽的一隻乳房,感受著那種柔軟。
  『妳真是棒透了,媽媽』子均內心感激的說,他知道要擁有這樣的日子,光靠一次催眠是還不夠的,他必須將催眠命令深深的植入媽媽的腦海中,他凝視著媽媽,眼中綻放出異樣的光采…
  『看著我…媽媽…』子均命令著母親。
淑芬原本激動的胴體,當目光接觸到那眼神,頓時像喪失心神般,盯著前方無力的回答:『是的…主人…』
  子均說:『當妳聽到…南非食蟻獸……時,不管妳身在何處,或做任何事情時,你馬上會進入到像現在深深的催眠狀態當中,沉沉的睡去…知道嗎?』
  淑芬說:『是的…主人』
  『記住…重複我的命令…跟我一起…念一遍…』
  媽媽喃喃的說:『南…非…食…蟻…獸…我要服從…』
  子均說:『待會,妳去洗澡,換好衣服,妳將下樓去,我會在樓下等妳,我們一起去逛街,知道嗎?』
  『是的…』淑芬呆滯的回答著
  『妳將會在我彈一次手指後醒過來,醒來後感到非常的輕鬆,但是妳會完全想不起催眠中所發生了任何事情,妳並不知道自己曾經被催眠,完全的忘記…』
  『完全…忘記…忘記…』媽媽恍惚的重複著命令。
  『鈴…鈴…鈴…』房間響起一陣電話聲,子均拿起了電話,話機另一頭傳來出甜美的聲音:
  『子均,是你嗎?我是小阿姨,好久不見你,要不要過來我這裡?我跟你母親一樣都好想你…』小阿姨淑倩溫柔的詢問著子均最近的生活狀態…
  『小阿姨,下午我和媽媽去找妳…一起吃飯……』子均約好小阿姨,掛了電話,看著催眠中的媽媽,淑芬呆坐在床前,全身赤裸,雙眼緊閉,頭無力的垂下到胸前,子均向前深情的吻著催眠中的媽媽:
  『去洗澡…我們一起去看小阿姨,她若知道我們的新關係,一定會喜歡的,會喜歡我們的新關係,她會加入我們的…』
  媽媽夢遊般的起身,步履蹣跚的,聽從指揮走進浴室,子均望著媽媽赤裸的背影,心中的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
第一章:我的母親、小阿姨、我的愛(三)
  下午,灰高雄市區的街頭依然是車水馬龍,走在去小妹淑倩家的路上,從催眠中覺醒的淑芬覺得早上的記憶,像是空氣般的憑空消失,迷糊中被子均叫起來,兒子直說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才會趴睡在臥室梳妝台前,睡著了,可是…怎么會…走在路上發現自己的私處,蜜穴隱約傳來一陣一陣的收縮,並不時有感覺到不屬於自己體內的某種黏液流出來,一點一點的沾滲在內褲上,眉頭輕鎖著…思考著…,挽著兒子子均的手,為何會有一種熟悉卻說不出口的靦舔,好希望一直靠著子均,為甚么會有這種感覺呢…?
  子均看著紅著臉的淑芬:知道經過早上的一場風暴,媽媽多少都會本能的察覺出一些端倪,在微風中跟淑芬靠的更近…
  『還要咖啡嗎?可愛的小男生?』
  『不用了,謝謝妳,淑倩阿姨。』
  在吃完晚餐後,在客廳裡,子均看著淑倩阿姨,當年由於外婆晚年才懷孕,跟自己媽媽歲數相差十幾歲,而小阿姨年齡只比自己大一些,但由於輩份的關係,淑芬堅持兒子要叫淑倩為小阿姨,不能喊她的名字,子均知道母親平日家教甚嚴,從小被灌輸著中國傳統倫理及中國婦女女人三從四德的教條,約束規範自己;看著媽媽她自己主動去整理飯後的廚房,回想起早上催眠中的媽媽那淫蕩的樣子與現在穿著一身正式的套裝那么嫻熟大方對比起來簡直是判若二人,媽媽在喪失了羞恥心後,盡情的在自己兒子催眠引導下,無意識擺動自己的胴體來取悅兒子,自己也洩了無數次…
  淑倩阿姨她有著一頭長長的黑色秀髮,一張性感的學生臉龐和一對高聳和堅挺的雙峰,穿著一條粉紅色窄裙,一件絲綢般的緊身罩衫,以及一雙有著細皮帶及皮帶扣的三寸黑色高跟鞋,子均想到在國外期間,每當看到女人擁有一雙美麗修長的雙腿與美足,經由肉色透明長絲襪及高跟鞋緊緊包著那美麗的輪廓時,它是如此的完美,使欣賞她的人將之當成個人魅力的一部份甚至可以說成是她的第二層肌膚。
  每遇到這種情景時,他總是感覺到無法克制內心那強烈的性刺激,並為之興奮不已。
  他也曾經在國外一家百貨公司的女鞋專櫃為自己買了一雙女用高跟鞋。在等女店員為他拿鞋之際,既緊張又興奮,緊張的是,他敢肯定這個女店員早知道這雙女高跟鞋鞋是買給自己穿的,而非像自己告訴她,是買給師母的。興奮的是,自己馬上就可以擁有一雙女用高跟鞋了!
拿了鞋,飛快的回到公寓中(中途還買了一雙肉色透明絲質尼龍長襪),脫掉西裝,穿上絲襪,然後穿上剛買回來的高跟鞋。
那天晚上,子均自己自慰了三、四次,並且在之後的一個多禮拜裡,都把自己鎖在房內,幹著相同的事。
  子均看著淑倩優雅的自桌上燃起一根香煙,便告訴她女性抽煙的壞處種種…但因淑倩最近與相識多年的男友鬧情緒…,每一次想戒除煙癮,結局卻總是越抽越凶。
  『子均,你真的能幫我把煙戒掉嗎?』淑倩臉上充滿著疑惑著表情。
  『阿姨,相信我。在國外我已經成功的幫助別人戒煙的案例,不下數十起,(心想著尤其是女性、美麗的女人)現在都沒在抽煙了!』
  『戒煙過程不是會很痛苦、煙癮犯時不是會很難受嗎?』淑倩還是充滿著懷疑…
  『放心,你只要放輕鬆……看著我手上的懷表,專心的看著…甚么事都不要想,腦海中一片空白,放輕鬆…放輕鬆…』子均從懷中拿了一支在國外古董店買的一支懷表,懷表是由一條金鏈鑲住,子均將表懸空在阿姨的臉前,在淑倩眼睛的前方,讓懷表來回的搖擺、規律的搖擺…
  『阿姨,這只懷表漂亮、好看嗎?』為了消除淑倩內心的不安,子均頑皮的說。
  『是的,我喜歡它的款式』
  『對…放輕鬆…集中妳的眼光看著它,妳盯著懷表…整個人心情是…非常的…輕鬆…放輕鬆…』子均繼續讓這支懷表搖,擺在她的眼睛之前,輕輕的催眠著淑倩…
  『阿姨…盯著懷表,整個人心情是無比的舒暢…,妳的眼睛覺得越來越疲倦了,甚么事都不會想了…,眼皮感覺越來越重,越來越重,感覺眼睛快撐不住,張不開來了,』
  淑倩的眼睛,盯著眼前的懷表來回的擺動,心中驚訝的告訴自己不要看好了,可是越想要抗拒卻覺得自己眼睛似乎深深的,被那只懷表所吸引,眼前這時候好像全世界所發生的事,都不如盯緊著這只表來的重要,身體竟然不知不覺中像是受到神秘力量的牽引,不自主的跟著懷表,全身左右輕微的搖擺,聽著子均的
話,一股莫明的睡意湧入四肢,並迅速擴張填滿了全身每一寸肌膚…
第一章:我的母親、小阿姨、愛的方式(四)
  小阿姨的眼神渙散的注視著前方,眼皮掙扎的抗拒,已經無力的垂下了一半。
  『睡吧…妳的眼睛…已經沉重的張不開來了,越想要抗拒,就越覺得受壓迫,深深的睡去吧,整個人力氣從頭到腳都消失了,頭越來越重,力量消失了,越來越重,抬不起來了,靠在沙發上…深深的睡吧…』子均慢慢的看著小阿姨墜落到催眠狀態,淑倩的身體,鬆弛癱在沙發椅子上,子均把表收進西裝裡,他知道保留這隻手表,日後會常用到的。
  淑倩像是在醫院打了麻醉針一樣,似乎像被強迫餵食迷魂藥,靜靜的,動也不動,閉上眼睛,全身軟軟的靠在沙發上…進入深沉的催眠中…
  媽媽幫淑倩整理好廚房後,走出客廳瞄見子均及靠在沙發上,昏迷的妹妹,發出一聲驚叫,快步向前搖著淑倩的身體,緊張的喊著妹妹的名字…
  『媽媽,你聽過甚么是…南非食蟻獸…嗎?』
  淑芬還來不及搖醒妹妹,突然聽到『南非食蟻獸』,以前在催眠中被命令:『一旦聽到這指令,便會陷入深沉催眠中,服從子均的任何要求』…整個人立刻失去了意識,像美麗的芭比娃娃被兒子的操縱著,軟軟的癱瘓在小妹淑倩的身上,不省人事,客廳中沙發上斜躺著二個睡美人,子均興奮的看著。
  『你們將臣服在我的力量之下,淑芬、淑倩』子均告訴她們『你們將服從我,你們願意將自己完全的交給我,是嗎?』
  『我…將服從你…』媽媽和阿姨同時、喃喃的…回答著,二個女人眼睛是關閉的,聲音像是睡夢中發出的囈語…
  子均看著淑倩阿姨癱在沙發上,裙子往上縮,露出了那雙美的無法形容的大腿,移走了媽媽,他跪在阿姨跟前,抬起小阿姨的腿,解開了高跟鞋,開始從腳趾到膝蓋一路吻她。雙手順著她修長大腿滑進淑倩她裙子內,從大腿外側撫摸到她的私處…用絲質褲襪包住的陰部,摸起來真是很舒服!
  『淑芬,張開眼睛』他現在指揮…
  媽媽的眼睛慢慢的張開,呆滯、麻木的表情…凝視著前方…
  『看著淑倩,在她身上發生的事,妳都可以完全的感受,知道嗎?就像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
她服從…,神情恍惚的…看著親小妹淑倩昏迷中的肉體,被自己的兒子恣易凌辱,竟也沒有一絲羞恥心及反抗心,在催眠中完全按照子均的意識行動,尤其是當子均的手,伸進淑倩的裙子內,竟然在自己的陰部,也有了強烈被撫摸的感覺,黏濕濕的分泌物不斷的滲出,『…嗯…嗯…』淑芬克制不了自己被詛咒的淫欲,雖然自己無意識,卻仍不斷的發出呻淫聲,那裙子下透明絲質三角內褲也早已氾濫成災。
淑倩仍是深深的浸淫在催眠狀態裡,靜靜的躺著,靜靜的被玩弄著…子均曉得,沒有他的命令,小阿姨是不會醒的。他輕輕撩起淑倩的裙子,她穿著一條白色內褲,子均開始褪去小阿姨的肉色透明長絲襪,啃嚙、吸吮淑倩如藝術品般的腳趾頭,另一隻手仍然感覺那雙柔軟、平滑的大腿,輕輕的撫摸她們…
  子均將催眠昏迷中的小阿姨姿勢調整一番,待會好讓淑倩的胴體完整的毫無保留呈現在眼前,開始慢慢的把小阿姨的內褲往下拉,那光滑柔細的小丘漸漸的顯露出來,子均將手指移到私處,分開小阿姨她那剛才已經濕潤的陰唇,子均臉靠的更近,清楚的看到淑倩小神秘的陰蒂。將已無反抗能力的淑倩,軟軟的雙腿分開,抬起,膝蓋彎於胸前,子均舌頭在淑倩大腿內側品嚐,直到陰部。先在外陰唇部稍做停留,在進入淑倩的陰部,在陰蒂處畫圈圈…,在進入到小阿姨的陰部,反覆數次、動作輕緩彷彿達數世紀之久。
  子均的舌尖在淑倩的陰蒂處做環形運動,輕輕地彈地逗弄她,上下左右地移動著,用雙唇輕吮著,再很快的舔弄著,接著很快的在小阿姨的陰蒂處繞圈圈,週而復始…
  『淑倩…妳的眼睛…沒有我的命令再也不能張開來了…,無論你多么想…張開來,妳現在…只能接受我的指令…明白嗎?』子均命令著…
  『我…明白…』在侄子強大的催眠術控制下,小阿姨像奴隸般的回答著…
  『感受我的力量…,妳只能…全心的愛著我…服從我,現在…妳只能想到性…想到做愛,知道嗎?妳只能全心…服侍我、只有我的才能給妳安全感,我是你的主人…』
『是的…我的…主人…』淑倩服從的答覆著…
第一章:我的母親、小阿姨、姊妹情深(五)
  經過子均一連串關於性愛、淫蕩的催眠指令引導下,催眠中的淑倩情慾慢慢高漲,漸漸對著肉體上產生出對性飢渴的反應。
  子均決定要讓催眠中的小阿姨達到高潮,將舌尖放在淑倩的陰蒂上,舌頭越來越快的上下移動…
  淑倩隱約感覺到主人那奇妙的舌頭在體內,無法控制自己,她分泌的汁液越來越多,然後感覺到自己胃部的肌肉正在激烈的收縮,全身的感覺都集中在陰核處,雙腿也不由自主的放下夾住子均的頭…
  『媽媽…過來,像我剛才一樣…舔著你的妹妹…,直到我叫你停下為止…明白嗎…子均指揮著媽媽…
  經過兒子的洗腦後,淑芬想也不想就跪在淑倩的前方輕輕的舔著昏迷中淑倩的花瓣…
  雖然沒有過對同性口交的經驗,但連續不斷的刺激,淑倩感覺自己快要爆炸……
  終於在催眠術無法抵抗下,小阿姨達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催眠中淑倩全身痙攣著,大腿無力的被淑芬姊姊高高的抬起,雙腳踝無力的飄蕩…懸滯在空中……
而姊姊盡力的讓妹妹感覺到舒服,因為自己同樣身為女人,只有女人最瞭解自己,哪一個點會是最舒服…
  舔著妹妹,在淑倩第一個高潮來臨時,淑芬繼續的吸吮著妹妹的陰蒂,而在下一個高潮之間,淑芬被兒子命令快速地舔著,不斷的吸吮、舔拭…
  催眠中,小阿姨淑倩的高潮一次又一次地接著,每一次高潮代表著身體上激烈的抽慉…
  最後,子均命令媽媽,將舌頭停留在淑倩的陰道中,靜觀其變…
  淑芬的舌尖頂在小妹陰道上端及陰蒂處,隨時為下一波地高潮準備著,淑倩每痙攣一次,溫柔的淑芬便輕輕微微的用舌撥弄著妹妹的陰蒂,直到平靜為止…
  淑芬第一次吸吮著自己妹妹的愛液,第一次感覺淑倩的下體,聞起來不僅怡人,微酸帶甜的愛液滋味更是無法形容…
  『媽媽,你現在很疲倦了,睡吧,深沉的進入,深深的睡著了。』
  淑芬被兒子操縱導引下閉上了眼睛,子均把不省人事的媽媽輕輕放在餐桌上,看著睡著中媽媽美麗的臉龐,雙腳因為無支撐物,而懸宕在半空中無意識的搖擺在空中…看著子均異常興奮…
  『…淑倩,張開眼睛看著我…』催眠中淑倩困乏的睜開眼睛…
  『淑倩…妳愛妳的…姊姊…是嗎?』『我…愛我的…姊姊…』
『我命令你…服侍她…,你將要…服侍她…像她讓你達到高潮一樣…,並直到我說停為止…妳明白嗎?』
  『是的…,我要服侍…是的…我明白…』
  淑倩聽從命令呆滯的走到姊姊身旁,淑芬躺在桌上,雙眼緊閉高跟鞋脫在地上,她那結實美麗的潔白大腿張開著…
  淑倩因為跟大姊年齡相差太多,雖是姊妹,小時候卻連在一起共浴的經驗都沒有,這輩子第一次看到了大姊胯下的花朵,她濕潤、柔軟,有著粉紅色的唇瓣,周圍佈滿濃密卷毛,深處一片殷紅…
  淑倩把姊姊的雙腿張的更開,用眼睛飽覽著淑芬的屄,修長、優雅的手指輕輕的撥弄著她,更清楚的看到大姊的內陰唇與外陰唇以及她們如何打開?也見識到大姊的陰蒂與那小小的尿道…
  淑倩把嘴巴放到大姊兩腿之間,埋進那可愛的粉紅色私處裡。
  淑芬的屄柔軟、飢渴、潮濕,還有一股騷味…
  淑倩輕輕的用嘴壓上她,耳朵聽到大姊似乎介於呻吟與歎息之間的聲音…
  淑倩知道如何在大姊陰唇與陰蒂周圍輕輕的顫動舌尖,何時快、何時慢;如何從底部慢慢的移到上部。
  被催眠的淑芬忍不住小聲的興奮喊叫,胴體開始無意識的上下扭動,迎合著妹妹的嘴吧…
  淑倩的臉…全部沾濕了姊姊她的汁液…
  有人說:『女人憑感覺,男人靠行動』女人之間也許會有比情郎更親暱的動作……
  淑芬感覺在夢中的手與及緩動輕扭的身軀,這些無聲的語言,連同沒那么安靜無聲的呻吟與急促的呼吸,催促著妹妹進行下一步…
  淑倩極盡優雅的吻起大姊仍然緊緊密合的陰唇,用舌尖輕輕的舔觸,再將舌頭身進淑芬的屄裡,探索著大姊每一瓣甜美的唇瓣…
  吻著、吮著,先將舌頭深深探進她的陰道,在輕戳裡面的每一個角落,接著從淑芬的屁眼一路舔到陰蒂…直到大姊陷入狂亂的激情中…。
  無數次一陣陣的強烈的收縮後,淑芬的臉龐與胸脯都已經興奮而泛起紅潮,乳頭變的硬挺,上唇與鼻尖微微冒汗。淑倩仍然將臉埋到淑芬的屄裡,舔、吻、啃、吮,二個女人沈浸在渾然忘我的肉慾中,瘋狂的互相取悅。
第一章:我的母親、小阿姨、繽紛的花朵(六)
  「淑芬、淑倩、仔細的聽著我的聲音…慢慢地張開妳們的眼睛、看著我…」兒子對剛剛經過高潮的媽媽及小阿姨洗腦著…
  「我是妳們地主人…,淑倩…,淑芬,、妳們不管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不可以…違抗我的命令!不管我對你們提出任何地要求…你們都會答應…並快樂的服從我…明白嗎?」
  「是的…主人…」
  「如果妳們心中嘗試抗拒的話,妳們全身馬上會進入非常…僵硬…全身冰冷…痛苦不堪…明白嗎?」
  「是的」
  「妳們不可以…也不會對任何人提起我們之間的關係…瞭解嗎?」
  「是的…」
  子均看著客廳小阿姨與男友親暱地合照
  「淑倩…告訴我…照片裡的人是誰?」
  「他是漢忠、我的未婚夫。」淑倩看著相片回答著,她內心深處最愛的男人……
  「妳愛的不是他…是我…知道嗎?」子均指揮著…
  淑倩腦海裡突然閃起一些平日和男友在一起快樂的畫面,他與淑倩原本計畫在年底結婚,他是她個人一輩子的最愛;淑倩拚命的想抗拒這個指令,全身竟不自主地僵硬…顫抖…痛苦的掙扎…
  子均知道催眠暗示可以讓淑倩和媽媽完全變成另一個人;催眠中淑倩和媽媽總覺得好像有甚么東西在支配著她們,內心雖然極不願意,但是還是會控制不住的去聽從指示…
  相對的有些事無論多么努力多做不到,到後來會產生放棄掙扎的意念,而聽從子均的命令行動,當媽媽和淑倩順服子均的行動時,就會感覺非常輕鬆,因為媽媽和淑芬的思想並不自由,所以不知道究竟是甚么在強制她們,而且她們也無法抵抗這種壓力。
  「看著這塊懷表、妳的眼睛再也不能離開他了」子均察覺到淑倩的輕微反抗,拿出懷表,懸空在小阿姨眼前規律的左右搖擺…
  身為催眠師,子均深切的明白,催眠暗示具有強迫性。
  只要經常的加以重複暗示,就能使受術者原本的人格逐漸崩毀…
  暗示一旦進入被催眠者的內心,若有定植的傾向,而且力量非常強大時,就可成功的控制住受術者,更不容易驅除進而藉此達到百分之百的支配對方…
  小阿姨看著表、神情木然…
  「妳現在頭腦一片空白、再也不能思考、看著表、妳只能看著它、心情變的很平靜、很舒服的、慢慢的、聽著我的指揮…明白嗎?」
  「是的…」
  「對的、服從我妳就會很輕鬆、幸福、知道嗎?」
  淑倩的雙眼,跟著懷表散發出的光芒緊緊的吸引,不自覺中,心情變的平靜,神情呆滯木然、臉上表情也已經慢慢的鬆弛、她深深的被子均的催眠術控制,子均殘忍剝奪了淑倩地思考、並讓她放棄了任何抵抗,有計畫的讓小阿姨變成專供自己洩慾的真人洋娃娃…
  對的,妳注定要成為我的玩偶,絕對服從我…子均心裡如此想的!
  「淑倩、仔細的聽著。」子均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按著淑倩的前額繼續地命令著:
「我是你的最愛…妳的丈夫…妳的爸爸…妳的老師…妳的主人…妳是…屬於我的女人,我的奴隸…明白嗎?」
  子均的手由前額經過淑倩的鼻樑停留在小阿姨的嘴唇邊。
  「我的最愛、丈夫、我的老師、主人…」經過子均的暗示,乖乖的投降在侄子的命令中…喃喃自語的答覆著…
  「張開嘴、淑倩…」子均用磁性低沉的聲音對著小阿姨說…
  面無表情的淑倩有如傀儡般將自已塗上口紅的櫻桃小口微微張開…
  子均此時將自己幻想成牙醫、而小阿姨則是剛好前來看牙齒的病患;輕輕的觸摸著小阿姨口中每一顆潔白整齊的貝齒、中指並情不自竟地伸進淑倩的口中,淫穢玩弄著她口中那條溫暖又濕滑的舌頭…
  「嗯、嗯、」淑倩的口水無意識的、順著主人的手指,一滴滴濺在子均的鞋子上……
  「媽媽…走過來…舔乾淨…」子均竟然轉頭支配母親,將淑倩口中滴下來沾在自己鞋面上的口水一一舔吮乾淨…
  媽媽想也不想的立刻慢慢服從的跪在兒子的腳下…
  像一隻溫馴的小貓咪、低著頭伸出舌尖頭慢慢的舔著子均腳下的皮鞋、潔白的屁股,緊緊夾著那二片紅色神秘肉縫、不自主的在空中搖擺著…
  「淑倩…看著我的眼睛…你現在…進去房間…帶姊姊去淋浴…知道嗎?穿著…我送給妳的…」子均下達一連串地命令…
  當夜深時,子均進入小阿姨的香閨,在那近似幽閉的空間中,混和著香水、女性化妝品及上好皮革散發出來的女性氣息,飄然一股淡雅高貴的清香味道…
  當兒子目光落到媽媽和小阿姨身上時,心中忍不住發出一陣讚美的驚歎聲!
  淑倩阿姨已經為媽媽穿上一件透明白色絲質睡衣,自己穿著一件粉色薄如蟬翼透明浴袍,姊妹二人袍底下沒有一件內褲、胸罩,成熟的媽媽和豐滿的阿姨,在梳妝台大型落地鏡前,嬌柔脆弱安靜的站著,二人都閉著雙眼,像是睡著了,臉上呈現出深沉催眠中才有的鬆弛、幸福的表情,就像童話中的睡美人,泛紅的雙頰、白細滑膩的肌膚,共同穿著子均帶來的禮物﹍黝黑色網狀長絲襪、吊襪帶及高跟鞋…
  對子均來說…此時她們是最全世界最有魅力的洋娃娃;專屬於他個人的性奴隸…
  子均將床頭音響打開,音樂緩流聲中,並沒有喚醒因催眠而陷入昏迷中的媽媽和阿姨,他上前凝視著沉睡中的淑倩與媽媽…在催眠昏睡中,二人臉上的表情是如此的甜美。
肌膚共同泛著絲緞般的光澤,姣好的胴體,身上散發出女性獨特清新的麝香,音樂聲中,他先將媽媽植入昏睡的指令,把媽媽放置平躺在房間的沙發上,吻過熟睡中母親的乳房後,選擇了與淑倩在房間內共舞著…
  子均將淑倩的臂膀圍繞在自己頸上,雙手則緊緊握著阿姨僵硬卻有肉的豐臀,愛戀地撫弄著…並不時支配淑倩的陰部,前來摩娑自己那顫跳的巨人…
  子均輕輕的觸摸著小阿姨的頭髮、臉孔、喉嚨、和胸部…
  溫柔的解開小阿姨浴袍的扭扣,、將浴袍從淑倩的肩膀褪下…
  看著美妙的胴體,手指慢慢劃過小阿姨的肩膀、在一對渾圓、飽滿、充滿彈性的乳房上擠捻、扭擰、揉捏、指關節在乳房的頂端刷弄著、用他的食指和拇指夾住它們,開始輕輕的轉動著。
  「嗯、嗯、嗯」淑倩低聲無力的呻吟…乳頭堅硬的勃起…
  子均把手指肆無忌憚的由乳房經過平坦的小腹,最後伸進淑倩的陰道內,情欲高漲的小阿姨,私處裡早已經沾滿了黏黏的液體,他把手指上沾的分泌物,抹在小阿姨的耳後與乳溝上,用以充當香水。
  支配著小阿姨,扶著淑倩的身軀坐在椅子上,然後將椅子往後放斜,直到她近乎平躺為止,淑倩一條腿抵著地板,一條腿則懸空,這樣便完全將她柔軟的私處暴露出來。
子均打開電推剪,開始為膝蓋以上的雙腿除毛,她的陰毛又濃又密,剪到那美麗的丘陵時,便用一把扁梳來梳開她的毛髮,然後把推剪推過去,接著他替小阿姨的花瓣處塗滿泡沫,然後用剃刀將這裡刮的平滑乾淨…
  他把淑倩雙腿放下,坐到地上,面對小阿姨她玉腿盡頭的無毛縫隙,用下巴去摩擦淑倩她那潮濕而又火熱的陰唇,靈活的舌頭深深的伸入她的體內。
  子均舌頭愈進愈深,她的屄濕答答的,嘗起來鮮美極了,他把一隻手指硬塞進她的後庭裡,讓淑倩的陰道收縮痙攣,好按摩子均的舌頭與嘴唇…
  淑倩她那腫脹的私處和子均的下額佩配合無間,子均的舌頭再一次完全的伸進她的陰道內,並且觸碰她那敏感的核心地帶…
  很快的,催眠中的小阿姨輕易的被控制達到一次次高潮,直到子均認為可以休息為止……
  淑倩體內芬芳的女液自花瓣處傾瀉而出,全身麻木痙攣,呼吸急促,不停的喘息著,自己已無法阻止熱騰騰的愛液經過流過尿穴及悸動的陰道口…
  子均則喝著淑倩一口又一口的甘美妙液;當子均再次舔著小阿姨的花瓣時,淑倩只能輕輕的顫抖著…
  子均知道她已經筋疲力盡,子均聞著小阿姨鼠蹊部那剛散發出來的濃冽氣息,再次去舔淨淑倩的大腿、臀縫、及肛門,長長的吻著小阿姨的屄,好像熱戀中的男女在做深情接吻一樣…
  「淑倩、放輕鬆、張開眼睛…看著我…妳可以站起來了…妳現在會非常想要含著我的寶貝、非常渴望的想要得到它,並且會溫柔地吸吮它…妳會嘗試著…將主人的寶貝盡量塞到自己的喉嚨裡…知道嗎?」
  淑倩看著主人雄偉的陽具、神情恍惚的張開嘴、慢慢的將主人的陰莖吞進自己的口中…並依照指示…嘗試著將肉棒吞進自己的喉嚨最深處…
  小阿姨喉嚨間正發出咕嚕咕嚕奇怪的聲音…她溫柔吸吮著主人的肉柱、謙卑的舔著自己侄子的睪丸,並用微顫的舌尖輕觸他的龜頭、上下吐納著那根巨大的陰莖…
子均看著眼前純潔的小阿姨,馴服的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將自己巍巍顫動的肉棒送進她那美妙濕滑的口中…
  子均命令著淑倩,交合結奏漸漸升快…
  激情的把子均帶至狂野甜美的環境中,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不斷的翻滾波動著;連續令子均背脊顫慄的高潮,在淑倩的喉嚨最深處裡,肉棒噴出一連串又濃、又稠又火熱的液體…
  熱騰騰的精液、就像是濃烈的熾熱火花、使得淑倩分不清的口中混合著是主人的精液亦或是自己的唾液,櫻桃小口好像已經完全麻木,不能閉合,只見渾濁的液汁沿著唇邊隙縫緩緩的向下流出…
  子均癱在全身赤裸的小阿姨身上休息著…
  清晨門外隆隆駛過的車聲,子均醒時還看到淑倩的嘴角有著夜晚激情後所留下的愛液…
  經過稍稍休息後,子均望著沙發上昏睡中的媽媽,指揮她像夢遊一樣來到他的面前…
  子均看到媽媽命令著:「媽媽、趴下來。」
  陷入深度催眠中的淑芬,順從的沿床邊慢慢的彎下身,讓自己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俯臥著,子均調整好淑倩的方向,昏迷中的淑倩被擺在床上呈「大」字形撩人心神,修長的雙腿懸掛在床外,媽媽迅速被兒子支配進入一個更深沉的催眠狀態下,將媽媽的頭放在無知覺淑倩的小腹上…
  子均溫柔的將淑倩的雙腿分的更開,好方便媽媽在睡夢中都能感受到妹妹陰唇的味道,子均知道要挑戰媽媽最深層的意識境界,媽媽也溫馴配合的進入深度昏迷狀態;子均看著媽媽渾圓白晰的大腿被有黑色後根的黝黑網狀絲襪襯著,玉足腳踝上那高細的鞋跟所強調出來的腳背曲線…
  子均產生一股幻想衝動的想跪在她的腳前,以謙卑的姿態熱烈地吻舔那性感的皮鞋鞋面,並成為這位高尚女士腳上鞋子的奴隸。
  子均想到求學時…看到女老師穿著閃亮的高跟鞋,總是會讓他勃起得很難受,於是他只好到學校廁所內幻想著,並自慰…
  媽媽成熟婀娜的體型…在昏睡中展露出如玫瑰花朵的屁股。
  子均忍不住貪婪的用手掰開母親的臀肉、並用手指將母親的後庭撐開肛門口交,意味著「性親密的極度」,那個領域是個中國傳統婦女非常嚴重的禁忌;
子均極渴望的品嚐母親的肛門,長久以來看著媽媽打扮時髦、穿著美麗的套裝出門上班,望著母親無意中輕輕搖晃著她那碩圓的雙臀、在背後,總會讓子均引起一
股性衝動…
  想把自己的臉深埋在母親她那夾人的臀肉間…此時、他調弄媽媽美麗高雅的屁股、輕輕的親吻她、凝視著媽媽沒有任何的反抗的胴體…
  大膽的用舌頭去探吮那神秘而隱藏的洞穴,他並發現昨晚淋浴時,小阿姨很仔細的把媽媽洗得很乾淨…
  媽媽肛門的味道是如此甜美、清潔…子均繼續揉捏那龐大的屁股,一邊吻、舔或用整張臉去摩擦。
  子均發現這位純潔、崇高有氣質的媽媽、在失去平日的冷靜與驕傲、靜靜的趴在那裡、任憑兒子對媽媽做出最骯髒的事時…
  他已經打破媽媽身上的禁忌、並讓媽媽完美順從的接受…
他成功的將媽媽與淑倩阿姨貶抑為動物層次的奴隸、二個聽話的奴隸、子均的性慾、因為美好的權力之感、而得到了加強、子均在淑倩阿姨房中梳妝台上、找到一瓶用來保養擦手的護手霜、均勻的塗抹在手指間、小心的將手指深深的插入媽媽的後庭裡…,淑芬屁股神秘的縫隙,經過子均沾滿護手霜的中指不斷的潤滑,顏色慢慢由暗轉紅…
  他無預警的將自己堅挺雄偉的陰莖、困難的塞進媽媽又緊又窄的縫隙裡…
  伴隨著媽媽低沈無助的呻吟、歎息聲,更激起子均心靈深處的獸…
  他不再理會跨下媽媽的感受,無情的撞擊由慢而快、每一次次的抽送都會造成內心最深處的震撼…
子均不顧一切的越衝越用力、巨大無情的撞擊、使得催眠中的媽媽肉體感受到一次又一次幾乎快被撕裂的痛苦,呻吟聲也由小變大,子均清楚的明白著,自己的催眠術能否讓媽媽超越過肉體極限的摧殘,無情兇猛的對著母親的縫隙加快的抽送…
  子均的內心裡,已被原始獸性完整的佔領著,正在品嚐著夢寐以求的果實…
  在一波波嘶吼的狂叫聲中,子均讓自己在媽媽狹小熾熱的直腸內,噴灑出糖漿般大量的精液…
  媽媽無助的張開著雙腿,昏迷中,全身痙攣、抽慉、顫抖,嘴唇無意識的舔觸著自己妹妹的玫瑰花瓣,在股間的縫隙傳來比當年子均出生產還要撕裂人心的波濤…
  花瓣處只感覺子宮泛起一陣極度的痛苦和分不清的愉悅,全身乏力的癱瘓在淑倩的小腹上,陰唇在大腿間顫動著、愛液順著絲襪的縫隙慢慢的流出…
  子均從阿姨皮包中燃起早上第一根的香煙,微笑的看著想要戒煙的淑倩,現在正毫無知覺的任他欣賞美妙的胴體…
  子均瞭解世界上有很多父親姦淫著自己的女兒…
  兄弟姊妹姦淫就少許多、而同時姦淫母親與阿姨的,向被認為是罕見的…
  子均大膽的做到許多年輕人夢寐以求卻沒有勇氣去幹的事。
  有多少年輕人曉得她們母親的屄看起來是甚么模樣?
  她們是性冷感、還是熱情如火?
  用陽具穿入那己身所從出的子宮是甚么滋味?
  重訪那滋育你十個月的地方,又是甚么感覺?
  子均摸著昏迷中媽媽的花瓣,充滿自信,看著窗外,一陣清風吹拂後,庭院
裡飄下著許多不知名的落花…

 
觀看: 1558 · 發佈: 2531 天前


Store News : Zen Cart!, The Art of E-commerce






































Store News


Monday 29 August, 2011 | RSS Feed


Full Lace Wigs - Turning Into a Celebrity Has Never Been This Ea


by Administrator | post a comment


Is it glamour, looks, fabulous hair or their style? There are so many reasons why we all love celebrities and want to be like them. But the main question is; how do these celebrities keep up that style? I mean they are also normal people like us, so what is the main reason which differentiates between a normal person and a celebrity? One of the reasons is because their hair is always perfect. We all know that hair is most important factor which determines your personality and style. How do the celebrities get such perfect hair? The answer is simple, full lace wigs!

 

long straight blond wigs

 


With the ever growing entertainment industry, people have come up with different ideas and techniques to achieve the ultimate style and glamour. In the start, full lace wigs were only available to celebrities but now anyone can own as many as he/she wants. People always like a person with lavish & stunning hair. If you want to look like your favorite celebrities, it can easily and successfully be done. The best part about it is that it's very easy to use. To wear it, you just need to use glue or a adhesive tape on your scalp; its painless and very cost-effective with reduced risks unlike any hair transplant surgery! And most of all, its saves you a lot of time!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want to go on a date, party or any event, you can wear it for any occasion and you will surely look amazing and gorgeous like the celebrities!

 

straight clip in extensions

 


Any thoughtful person can readily conclude that there is no parallel to a full lace wig. There are so many types of celebrity-styled wigs in the market which give the power of choice. From Tom Cruise to Brad Pitt, from Angelina Jolie to Paris Hilton, or from Hillary Duff to Miley Cirus, these wigs come in a vast variety. So, regardless of your age, gender, or race, you can make yourself whatever you want to look like. So stop wondering how to change your style, as now you have the best way to have hair just like the celebrities. Get a full lace wig today and look be irresistible!






How to Care for Real Hair Wigs


by Administrator | post a comment


Taking care of real hair wigs may seem a little daunting. You spend all this money on a beautiful wig and you don't want it to lose its healthy look or get it damaged in any way. It's actually fairly easy to take care of your real hair wigs as long as you are consistent in its care.

When it comes to washing your real hair wig, you'll want to wash it less frequently than you'd think. The natural oils of the hair are actually going to protect the hair from getting damaged and make it look shiny and beautiful. If you wash it too much they might get dry and brittle. You can wear the wig about six times before each washing, unless you find it's getting overly greasy. Then feel free to wash it a little sooner.

 

long straight blond wigs

 


Before you wash it, you'll want to remove all tangles. Use a wig brush for a straight wig and a wig pick for curly wigs. Take your time; you don't want to do any damage when brushing knots out.

You can then place the wig on a Styrofoam wig stand and put a small amount of shampoo in your hands. Massage the real hair wig softly, but don't overdo it. You can rinse it again with lukewarm water. Place the wig in a towel and gently pat it dry to get excess water out. Let the rest of it air dry on the stand. If you need to wear it fairly soon you can blow dry it, but with the dryer set on low. After it's dry, brush the hair out once more. You can style your real hair wigs much as you would regular hair. Use curlers or rollers to give it some bounce and a bit of hair spray is just fine to use as well to set the style.

 

straight clip in extensions

 


When not in use, make sure your wigs stay in a dry, dust-free and pet-free environment. The last thing you want is it to attract dust and dirt while you aren't even using it, subjecting it to further washings than it should need. Always keep a wig on its stand to retain shape. Don't throw it in a box if you don't have to as it can ruin the style, shape, and damage hairs.

 

long straight dark brown wigs

 

Your real hair wigs are a great investment in looking fabulous, so you should invest the time to properly take care of them. Your real hair wigs are going to look beautiful every day with the right loving care.








News for Sunday 28 August, 2011




View all news for Sunday 28 August, 2011 on one page





Recent News






News archive













lace wigs wholesale

cheap full lace wigs human hair

synthetic full lace wig

buy full lace wigs

full lace wigs wholesale

.Buying deals online can be a much better option and for example you tend to be surely gonna require a card.Special web based packages are usually always to be had and flight companies keep refining all of them for much better and quicker results.



Airfarestore.com as well as AirfareChoice.com is a superb place to begin your look for.They are experts in discounted airfares global.Even whether it is Christmas moment or different holiday times, they are able to find a less expensive airfare deal for yourself.Although last-minute reservations are occasionally cheaper as opposed to rest, visiting Europe will never guarantee in which.Also, you'll want to book before hand for various other preparations taking effect.Consider last-minute odds flights just for local take a trip

Other About wholesale blog

wholesale

About wigshere.com blog

 
觀看: 1550 · 發佈: 2956 天前

這一天,美麗的少婦秀敏打電話到我們公司,說因為電腦壞了沒辦法上網。

由於來買電腦時她已懷孕6個月,頂著突起的肚皮以及飽滿的胸部,所以我印象非常深刻,於是我說馬上去幫她看看。

進去後先試開機,連開機都不行了,於是把電腦機殼打開,準備好好的觀察一下是哪些排線沒有接好。

於是她坐在床沿看著我修理,電腦旁的書桌上一面化妝鏡,以我視線的角度剛好看見她露出孕婦裝以外的美腿。

我藉故很難修拖延時間,繼續透過鏡子欣賞她的姿態,包括她飽滿的胸部,隱隱約約彷彿看見挺立的乳頭突起狀。

因為時間過了很久還不見我修好的樣子,於是她打開臥室內的電視機想打發時間,就在電源被開起的剎那,我聽到男女性愛時的交響曲也就是A片的聲音。

我轉頭確認一下電視畫面,沒錯是歐美的A片畫面中男女主角正用著69式。

男的摳挖著女主角的陰道,女的大口含舔著男主角的陽具。

她很慌張的想關掉電視,確一時緊張關不掉,按了好久開關才關掉電源,這時她轉身看見我正注視著她的舉動,我對她報以微笑帶過不予置評。

我看她臉色潮紅不說一句話,心想不知是她看的還是她老公看的,又或許夫妻一同觀賞邊做愛做的事增加情趣呢?

我繼續修著電腦,她說怎麼感覺房間很悶熱,問我熱不熱?我回答說「跑外面習慣了並不覺得熱」。

她就說「或許是大肚子的人比較怕熱吧!」看著她額頭上冒出的汗珠,我就跟她說「覺得熱就去沖個涼吧!別把小BABY熱著了。」

她也覺得有理就拿了件新的孕婦裝進入臥室內附設的浴室內。

於是我隻好乖乖的回去修電腦,過一會兒水聲停了,她喊聲問我「修好了嗎?」我回答「作業系統再設定一下就可以了」,再來聽到水滿出浴缸的水聲,看來她是下去泡澡了。

她出浴室穿著一件蕾絲淺綠色的孕婦裝,身上為擦乾的水份使得美麗的孕婦裝緊貼,她身材的曲線更加明顯。

我半坐在地上檢視機體內部,她好奇的彎下身來也跟著我看電腦內部說著「原來電腦裡面長的這個樣子唷!」

我抬頭看她並回應她「對ㄚ,你沒看過喔?」同時我看到寬鬆的孕婦裝衣領內兩粒飽滿粉白的玉乳正好在我視線平行的地方。

同時我間隔的往她衣領的深處尋找,果然她沒有穿胸罩了!那迷人的紅櫻桃就在眼前隨著她彎腰起身乎隱乎現。

突然秀敏望向我的臉,發現我瞄向她鼓脹裸露的胸部......

這時,我趕緊轉換話題,問她懷孕的情形。或許是年齡相仿,秀敏不疑有我就一一老實回答我。

但秀敏覺得自己非常需要愛撫,因為懷孕的緣故,皮膚也變得水嫩嫩的,摸起來滑如絲緞,而原本36C的乳房也增大到36E....

乳頭也十分敏感,連與衣服摩擦都會感到一陣酥麻....,但因為所有的胸罩都穿不下了,所以隻好不穿它,仲夏的天氣異常悶熱,孕婦的體溫又特別高,秀敏隻好將身上的衣物減到最少。脹大的乳頭如紅櫻桃般明顯,令她畏縮不已,幸好隻有她一人在家,倒也不必有所顧忌。

聽到我粗重的呼吸聲,秀敏忽然警覺,自己已經說得太多....

下一秒鐘,我已經裝好電腦由地上移到床沿她旁邊坐下了。

「你先生跟你一定很少做愛吧!看你很想吧...,你的乳頭還是紅嫩嫩的啊....。」我嘴裡吐出淫靡的話。

說完,我的大手便摸上秀敏的乳房。秀敏感到一陣燥熱,一邊掙紮,一邊想把那雙大手移開。

「我先生開車送貨,隨時會回家休息...」秀敏想嚇走我。

沒想到我不但不怕,還把臉湊到秀敏的胸部,笑著說:「那我們就更不應該浪費時間,來!讓我幫你...」說著慢慢撩起秀敏的孕婦裝,露出豐滿的乳房。

秀敏身體因為懷了身孕的關係,挺著大肚子不好用力,我抓住她手展開攻勢,我的右手深入了她的孕婦內褲,感覺到她的陰毛,再來就是她的肉縫縫,我用超高速摩擦她的陰唇,秀敏一直說不要,此時怎麼可能停下來,我的嘴猛吻秀敏的雙唇,我感覺到她的抖動,她的陰蒂硬了起來,我的無敵右手繼續摩擦,我看她沒什抵抗了,便站起來蹲下來用手脫去了秀敏的孕婦裝....

可愛的小櫻桃早已變硬,豎立著,彷彿在招呼來品嚐它的滋味....

我把嘴湊向雪白高聳的大乳房,伸出舌頭,輕輕地舐著,同時雙手也沒閒著,悄悄襲向下腹,輕易攻向下面的秘境。

這時秀敏早已渾身無力,綿軟的癱在沙發上,任由我肆意撫摸....

我已不滿足於舔乳房,我一手用力捏著一邊乳房,直到雪白的胸上出現紅紅的痕跡,同時用力含住另一邊,激烈的吸吮著,好像要把乳房給吞下一樣激烈...,另一隻手早已在秀敏敏感的小穴內摳摸,淫水不停流出....

「你的小腹好光滑,好性感,肚臍都被小BABY頂出來了....」我邊說邊把嘴從乳房移到肚臍,用舌頭在秀敏肚臍上打圈圈,令她不禁打了一個冷顫..這時秀敏發現,不知何時,我已經打開褲檔拉鏈,露出陽具,也和我一樣黝黑壯大。

黑亮亮的龜頭好大,直徑也很粗,根部反而比較細,正劍拔駑張的探出頭來。

秀敏說:「我丈夫的顯得較為細長!」她有股衝動,想伸手一把握住。

不料我並不讓她如願,又把濕熱的舌頭伸到她的桃花源,這次採取直接攻勢,我把舌頭當成陽具一般,往小穴內刺去。秀敏哪裡遇過此等攻勢,差點沒昏過去.....

「你....我先生都說用嘴舔很髒,不喜歡這種酸酸又刺鼻的味道...」秀敏喘噓噓的說。

「怎麼會!這是人間無上的美味呀!況且像你這麼羞澀的女人,更需要藉由舔舐你的花蜜,讓你分泌出大量愛液,看你這樣,丈夫很少碰你,小穴一定很緊窄吧?!你好敏感呀,隨便舔一舔,就濕透內褲了呀!!」

說著又含住她的陰蒂,輕輕吸吮。秀敏隻覺頭暈腦漲,全身所有感覺器官都集中在我舌頭下那硬挺的一點,這時我把秀敏的頭按到我的下腹,沒等她反應就把那條粗大陰莖塞進她的小嘴。

秀敏頓時覺得呼吸困難,一股男人特有的味道直衝到鼻子裡去。

秀敏的丈夫是個超級保守的人,行房很少換花樣,也不喜歡口交,妻子想含含他的陽具,還得看他心情,所以秀敏很少有機會嘗到男人陽具的味道。此時倒也享受到另一種刺激。

我微瞇著眼,把大手插入若微濃密的頭髮中,她本來梳的整齊綁在腦後的馬尾,這時早已散亂不堪。

我把髮夾鬆開,秀敏濃密的長髮就順著脖子傾瀉而下,有些散到面孔上,但她已無暇顧及,隻專心一意的吸吮黑亮的大龜頭。我開始按著秀敏的頭上上下下,把她的小嘴當作小穴,抽插起來。

  「你知道嗎?我也好久沒有享受性愛了....」秀敏嘴裡被我的粗大給塞滿,隻能微微點頭。

不一會兒,隨著上下的動作加快,我感到一陣刺激,快感上來了!!

這時我望向秀敏,她的眼中已是春潮一片,燃燒著熊熊慾火。

於是我加快動作,並指示秀敏用舌頭裹住龜頭,並深深含住陽具,我將濃濃的熱精射向秀敏喉嚨深處,而她也配合著吞下大部分的精液。

可能是量太多了,又有一些由嘴角流出,還沒進入正題所以我又開始愛撫她。

懷孕中的秀敏,另有一種很特別的魅力,展現嫵媚的誘惑,媚眼迷濛、微微暈紅的雙頰,充滿著神密般的美感,再二、三個月就接近預產期的孕婦,挺著突出的腹部,漲成美妙的弧形,讓我對她產生極為特殊的情愫。懷孕六個多月挺著大肚子,就已讓人忍不住射精的秀敏被我輾轉濕吻得嬌喘連連,一對鮮為人知的酥胸不停上下起伏,奶香撲鼻,她雖然己春心大動,下面小穴淫水潺潺,我一面狂吻懷裡的孕婦美女,一面輕柔安撫她:這裡很安全,放心去享受性愛的最高潮吧!!

「啊.........」

秀敏一聲嬌吟,像是呻吟又似快樂的歡呼,赤身祼體的秀敏如魚落在沙灘上,赤裸裸誘人的懷孕身體不停地顫動狂抖,似乎仍未完全表達出她內心的狂熱慾望,細緻嫩滑如緞的胴體冒了微汗,下面小穴已濕得不忍目睹,肥美鮮嫩的兩片陰唇被我巨大的陽具一再掀開,也帶出一波波的蜜汁,透明的,但很有催情氣味。

「啊.........」

秀敏再度忘形大叫,一雙美目緊閉,修長的美腿蹬得畢直....。

秀敏並非輕易被挑逗,但,一旦情慾崩潰了就一發不可收拾,於是我掌握到秀敏此一弱點,自然用盡一切高超調情手法讓她一享情慾高潮之樂了。

我緊緊抓住不停扭動的大肚子,耳邊儘是秀敏磁性沙啞的叫床,秀敏淺紅色的乳頭早已變硬而突起,我伏身用嘴去捕捉到口,飢渴地狂吻,吸吮和輕輕細咬,又用舌頭濕舔她雪白的前胸與粉頸,耳垂,這時的秀敏己深入情慾高潮,隻見她香汗冒出,體香漸濃,整個嬌軀呈淺紅色,胸前肥乳顫抖相當性感。

小嘴吐氣如蘭,口中儘是叫出讓人銷魂蝕骨的嬌呻浪吟「唔.............?D.

唔..............」

在我不斷的挑逗下,秀敏赤祼如羊脂般雪白粉嫩的胴體呈微紅色的光彩,她己進入了五彩繽紛的情慾享受裡,顫動的紅唇大口氣大口氣地急喘:

「唔...哦...」呻吟聲令我慾火焚身。

我分開她那雙挺直,沒有些少贅肉的長腿,專注地用手指撩撥她已濕透的小蜜Sample Text穴,不時進進出出,沾了不少乳白色的蜜汁,滑不留手,同時,我仔細品嚐秀敏那雙晶瑩雪白細緻美腿,我自那修長纖細的玉趾濕吻而上,每寸肌膚都被我吻遍摸過,我的手指加快進出她小穴,秀敏不斷抖動胴體,小嘴浪叫忘形,突然,她嬌軀向上一挺,一股陰精全噴在我手上,我享受著當陽具一截截插入秀敏那濕淋淋小穴時的美艷時刻,她又樂又痛的神情佈滿臉上。

一雙玉臂緊抓住兩邊床單,兩條玉腿架在我肩上,玉趾拉成直線,我的陽具不停抽出插入,把陰唇一再掀翻,也帶出不少蜜汁,秀敏..哼...唔..之聲越叫越響,聽來又悅耳又性感.....

秀敏光滑細緻的肌膚蒙上了一層薄汗,她那因懷孕而漲大的肥乳及雪白優美的臀部抖動得很大,因為我堅硬的陽具每次重重插入她小穴,衝擊她子宮深處時都帶給秀敏無限的快感,她的淫汁也把我的陽具塗上層光環般的淫汁,十分搶眼,秀敏在享受之餘伸出纖纖玉手去輕撫我的蛋蛋,她的手指纖長柔若無骨,摸得我飄飄然,差點兒射精....秀敏飢渴乾涸的香唇看來如此性感...

我一面三淺一深地用陽具狂插她小穴,同時迅速捕捉到她那喘息不止的紅唇,我吻得又濕又急又深又冗長,我那陽具被她溫熱嬌嫩濕滑而又極之緊湊的嫩肉狠狠地包裹和吸吮著似乎忘了人間何世,突然龜頭被一股熾熱的淫液噴過正著,燙得我幾乎失控而洩精,最要命的是此時秀敏掙脫我的吻,忘形地大聲呻吟:「唔...唔...要..到...了....」雪白香噴噴的嬌軀拚命地抖動,美臀不停扭動起伏去回擊我的抽插,秀敏呻吟著將俏美的臀部用力向後與我陽具根部的恥骨緊密相抵,使我與她的生殖器密合到一點縫隙都沒有。

而我則伸手由後面環住她懷了六、七個月身孕卻毫無一絲贅肉的大肚子,將她兩條雪白光滑的大?L與我的大腿緊密的相貼,肉貼肉的廝磨,我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富有彈性的大腿肌肉在抽搐著,接著她本已將我粗壯的陽具緊緊箍住的陰道,又開始急劇的收縮,陰道壁一圈圈的嫩肉強猛的蠕動夾磨我的陽具莖部,而子宮深處卻像小嘴一樣含著我的大龜頭不停的吸吮,秀敏粗重的呻吟一聲,一股熱流再度由她的蕊心噴出,她二度高潮了,我的龜頭上的馬眼被她熱燙的陰精澆得又麻又癢,精關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濃烈的陽精由馬眼射出,灌滿了她的花心。

她舒服得全身抖動,花心接著又射出一波熱呼呼的陰精,與我射出的陽具溶合。

「呃..啊~你射得好多...燙得我好舒服...」。

我欲待抽出陽具,她突然伸手向後抓住我的臀部,不讓我們緊密交合的下體分開,嬌艷成熟的秀敏七情上臉,神情既誘人又性感,我深知她的性高潮又要到了,急忙將她抱起坐在我上面,我倆的性器官仍緊緊地互相吸吮,我在下面奮力而有節奏地一下下往上挺插,秀敏則快速扭動著美臀不停配合,我的陽具進進出出的磨擦和吞吐在秀敏的小蜜穴裡,每次龜頭都撞擊到花蕊,帶來無上的快感及刺激,快樂中說時遲那時快,沉浸在性高潮的秀敏小嘴突然大叫:「啊...我..要...到....了....」。

隻見她頭往後一倒,挺著大肚子拚命扭動雪白渾圓的肥美臀部,子宮內的嫩肉竭力收縮,並噴出一大片熾熱淫液,燙得我龜頭相當舒服,幾乎陽精盡洩,幸好我施力夠深,連忙深吸一口氣。

陽具直抵著花蕊按兵不動,任由情慾高漲的秀敏忘形奔馳,我隻緊抱她肚子飢渴地濕吻她,又把舌頭伸入她口腔內與她香舌交纏,並吸吮她香甜無比的津液,美艷絕倫的秀敏情慾昇華至頂點,口裡「唔...哦...」之樂極呻吟聲聽來十分誘人又充滿淫意,一陣瘋狂抽動之後熟迷人的秀敏癱瘓軟倒,六、七個月的肚子頂?b我身上,小嘴不停地嬌喘,堅挺的雙乳磨得我好過癮,但我堅硬的陽具仍埋在她小蜜穴裡,此時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你都不用休息的嗎?」秀敏驚訝的問。因為他丈夫隻要射精就得睡一覺起來才能再戰。

「也許是你太美了,我一看到你,就又變硬了!」我抓住秀敏的小手去摸我的陰莖。

「喔...不行...」怕先生突然回家的陰影又開始發酵。但也因此增加刺激與快感。

我引導她面對自己在床上躺下,又把她雙腳抬到我肩上,讓她的大肚子安置好,雙腳之間門戶大開,暴露出早已泛滿愛液的小穴。

我不讓陽具長驅直入,隻是用手握住陽具,讓龜頭不停頂住陰戶摩擦。又用又重又大的龜頭亂點在她的小豆豆,堅硬的陽具令秀敏搔癢難耐,但又說不出口希望我馬上插入。我發現她滿面紅雲,搖亂一頭長髮,又把嘴唇緊緊咬住...

「我要你說,說想要我的雞巴狠狠插入你的濕小穴..說啊...」我低低的說道。

「我...想要..人家..想要嘛..我要吞下你整根雞巴....」



「求求你..用力插我吧...」秀敏的聲音早已細如蚊子叫。

我再也忍耐不住,猛地將粗大的陽具插入她早已春潮氾濫的蜜穴。

不等她發出叫聲,就用嘴把她小嘴堵住,如同我的陽具在她陰戶肆意抽插一樣,靈活的舌頭侵入,也姦淫著她的嘴,秀敏早已魂飛天外,意志模糊,隻希望時間在這一刻停止,能讓那根粗大憤怒的猛獸永遠留在她體內..

「天啊..你實在是太棒了!又熱又緊又多汁....」

我似乎不覺得累,抽插了許久之後,看秀敏星眸微閉,小嘴微張,愛液橫流,沿著小腹和大腿根濕了一大片,好像已經快洩了,便柔聲說:「寶貝,你快來了,換個姿勢吧!!」

秀敏點點頭,順從的爬起來,背對著我,把早已腫脹濕透的陰戶翹起,等待我另一波猛烈的攻擊。

我的大寶貝似乎有越來越硬的趨勢,當我慢慢把它塞進那散發出淫靡氣氛的蜜穴,秀敏深吸一口氣,發出一聲幸福的歎息。

「哥哥,好舒服...好像插到底了呢...」「啊..好酸..好癢...又好麻...受不了...」她撒嬌地叫起床來...。

我低頭一看,自己的陽具早已整根盡沒,隻剩黑黝黝的蛋蛋露在陰戶外頭。

此時我緩緩抽動陽具,一反我剛才正常體位的激烈,輕柔的享受著陽具與她體內縐褶摩擦的強烈快感。

我感覺她的緊窄,若不是她實在是太濕,很有可能不能順利進入,現在她的花蕊已充分展開,肌肉也已放鬆,可以展開激烈攻勢了!

於是我扶好她的臀部,開始用力抽插。她發出意識模糊的叫聲,隨著我的節奏向後頂,我簡直受不了自己看到的這一幕,她紅嫩的陰唇嫩肉隨著我的抽乾快速的翻進翻出,每次將陽具抽出時,就又有一大堆淫水流出,把兩人結合之處弄得到處黏糊糊的。

而秀敏雪白的大乳房也隨著我激烈的活塞運動不停的抖動,我空出原本抓住她臀部的雙手,粗魯的抓住那對不停搖晃的碩大乳房,更激烈的頂上去...

終於,秀敏無力了,整個人快要趴到床面上,她怕壓到腹中的小baby,便推開我,讓我仰坐在床上,自己卻跨坐在我身上,拿起那根青筋怒張的大雞巴,緩緩的沈坐下去,開始套弄起來。我本來就已經快射了,又經此一坐,簡直欲仙欲死。

「哥哥,好深呀...我的妹妹把你整根弟弟都吞沒了呢..好爽...龜頭一直刺到子宮口了...天啊!我把你又大又硬的雞巴吃出聲音來了....」

由於淫水過多,又有些空氣跑進陰戶,一時之間,隨著她雪白大屁股的起落,響起了噗唧噗唧的水聲,令我再也撐不住了,我把臉埋進那對香噴噴又汗濕不已的大乳房,用手扶著玉惠的臀部,開始用力往上頂....

「天啊..好美呀...我要射了....」

「我也要洩了....」「寶貝!一起洩吧!」

片刻之後,兩人抱在一起,又深吻了好幾分鐘。我將工作服的拉鏈拉好,抱著早已渾身無力的秀敏,將她把衣服穿好,又親親她的小嘴,輕聲說:「以後想我就打電話說你家電腦又壞了,我一定馬上趕到!」

說完就自顧自掩上門走了,獨留秀敏失神的在床上回味........

(全文完)

 
觀看: 1522 · 發佈: 3197 天前

http://www.fuqibbs.info/club/?fromuid=145782


http://www.fuqibbs.info/club/?fromuser=lilaoban333

 
觀看: 1519 · 發佈: 2965 天前

想看更多夫妻聚会视频请回入我的的论坛

欢乐夫妻(夫妻聚会3P 、交换照):http://www.fuqibbs.net/club/?fromuid=6323

幸福湾夫妻论坛(夫妻聚会3P 、交换照片): http://bbs.xfwan8.info/?fromuid=55138

蝴蝶俱乐部(幸福家园)_夫妻交友照片: http://bbs.xfjiayuan.com/?fromuid=118355

 
觀看: 1499 · 發佈: 3106 天前

這是大約發生在四年前的一個夏天晚上,我的一個己離職的舊女
同事,她名叫Annie,她是公司的秘書,芳齡 20,擁有一雙風情萬種的一
雙大眼睛,充滿誘惑的小嘴,她身高大約5尺4,皮膚白裡透紅,三圍大
約是34c-23-36,擁有豐滿的上圍及下圍,我尤其喜歡她那渾圓翹起的屁
股,有著完美的曲線身型,她是我喜愛的類型,但在公司裡她比我高級,
加上對我的態度不太好。於是我很多時都幻想把她壓在胯下征服她的情
形,簡直是我的飛機女神。

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說電腦壞了不能上網,希望我可以上她家維修
,於是我便上去她的家,上到去她家之後,我發現她家只有她一個人住,
她當天穿著小背心及超短裙,看到一對美白的雙腿,哇!真的很索,我問
她有沒有汽水,她說沒有汽水只有啤酒,我說不要了,於是她自己一個人
喝。跟著我便開始修理電腦,她就坐在我的旁邊,她把頭靠過來看,她呼
出的空氣一直吹得我上,我手毛好多,搞到我手很癢,不知是否酒精的關
係,她突然把手放到我的大腿內側,而且一直向上摸,直至摸到我條陰莖
和春袋,本來她坐在我身邊時我己經扯了一半旗,被她玉手一揸之下,雖
然隔住條褲但好快就扯硬旗了!

她跟著說我的條陰莖很粗大,可否拿出來畀她睇,於是我便隨口說:
「你幫我口交,我就給你看!」,估不到她居然答應了,於是我馬上把條陰
莖拿了出來,我的龜頭己硬到發紫,我條陰莖雖然唔係好長,但係都夠粗
,她看到我條陰莖都很驚訝!於是我坐到她的床邊,她就跪下來幫我吹喇
叭,首先奶我春袋,然後奶條陰莖和龜頭。跟著我把條陰莖放到她的櫻桃
小嘴裡面。我看著她的乳溝及撫著她的秀髪,問她我條陰莖粗D定係你條
仔條陰莖粗D,她話我粗D,我看到她欣賞的眼光真是很興奮,可能她經
常和男友口交的關係,她口技非常好,搞到我很爽,我也是第一次被女仔
口交的,大約十分鐘後,我想忍但是實在是忍不住,在快要射精的時候,
我握緊她的頭幾秒,我諗有八成的精液都射進她的口裡,我見到她想把口
裡的精液吐出來的樣子我很不安,我苦苦求她不要吐出來,求了很久後來
她才答應把精液都吞了。

雖然我剛射了,但是我己經有三個月未碰過女人,所以我的慾火還
未消退,心想今天大好機會一定要上了她,跟著她起身想離開的時候,我
馬上抱著她,我說 ”繼續吧,我想要跟你做愛”,她於是用手推開我及
不繼郁動,但她又怎夠我大力,抱住她軟若無骨的身體加上聞到她的女兒
香我點會放手,於是我緊緊捉住著她不放,她不斷說:

“不要,不要,不要…” 

但我不理她的叫喊去反而瘋狂地吻她,由她的膀頭一直吻上去,直
至吻到她的耳朵後,她全身一震,身體開始放軟了,我似找到她一個敏感
的地方,她開始不反抗而改為抱著我了。

跟著我把她的小背心及bra都給脫了,她的乳頭是粉紅色的很可愛,
胸部尺寸剛好一隻手可以掌握,跟著我吸吮她的乳頭及撫弄她白滑的雙乳,
她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她乳頭好快就硬左,其間我條陰莖一直有摩擦她
的下身,大約5分鐘後,我想撫弄她的下體,但她雙腿夾得緊緊,我無法得
逞。

於是我把她抱到床上繼續愛撫她。她說要把第一次留給老公,口交及
乳交都無問題,但是我就不可以碰她的下面。她說連男朋友都不淮進入她的
身體。我估不到她竟然還是處女,我今天更決定要把她破處,奪去她的貞操
。給她一個成人禮!

於是我便騙她說只是想看看你的下面,我不會亂來的,在苦苦哀求加
上我的愛撫下,她終於肯鬆開雙腿,我最後成功把她的內衭也給除了,她終
於全裸出現在我的面前(可恨沒有相機拍照留念),跟我想像一樣她下面早己
濕了,她陰毛都幾濃密,看到她的陰唇一字型夾得緊緊,陰蒂都很嫩,應該
是未被人插過。

於是我伸手去撫弄她的陰戶,我說:「我只是摸幾下,不會插進去的。 」

她身體也很合作把雙腿M字型張開,我繼續撫弄她的陰戶,把一根手
指輕輕伸進她的陰道,一根手指摸她的陰蒂。她裡面己經很濕,我很小心,如
果手指不小心洞穿塊膜了就大鑊。她閉起眼睛很享受的樣子,她說:

「請你不要再摸了,我…」,她的洞口也張開了而且有淫水流出,我認
為是時候了,趁她不留意時插她,但洞口太細頂唔入,卡住了龜頭,她說:

「你這個衰人,你快點拔出來…不要…嗚嗚嗚…好痛…」, 她知道我想
奪去她保存了20年的處女貞操。

她奮力掙紮,於是她用雙手用力推我的上身,嘴裡低聲叫著:

「你放開我,不要了,不要……」 。

在她的聲音裡,我分明聽到了恐懼和怯懦。這種少女的驚恐,更加令我
興奮。我見到她哭出來了,我沒有理會她的哭泣及叫罵,我的嘴貼到她柔軟的
雙唇上,強行把她的舌頭含在嘴裡,在這種情況下,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
音。

由於我的身體及手都完全壓住她,她用力扭動下身想擺脫我的侵犯,但
是反而幫助我進一步的插入,因為我感到龜頭己順利插入洞口及刺破了她的處
女膜,這一刻我很興奮,因為我終於達成了願望和她做愛,比她男友更早一步
奪取了她的貞操而成為她生命中第一個男人,這是無法改變的。雖然我好像在
強姦她,但我的良知很快被慾火蓋過了,我知道我不能心軟,因為這是征服她
的關鍵時刻。

跟著我屁股用力向前一挺,在她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順利將條
陰莖一半插了進去。處女的陰道就是不一樣,我插進去感覺非常緊,也就在我
穿破這一層阻礙的同時,她忍不住叫出聲來:

“啊!痛……” 

破處的痛苦使她像瘋了一樣,瘋狂的扭動著身體,怎奈身體被我的雙手
扣得死死的,沒有半點活動的餘地。無奈之下,她只有挺直身體,忍受著我在
她身體上的第一次開發。最後我條陰莖都順利成條插到底。

她已經放棄了抵抗,我的動作就放開了。在下面我的陰莖已經齊根插入
了,處女的陰道緊緊的摩擦著我條陰莖,龜頭上的褶皺也在她陰道的內壁上來
回摩擦,帶來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在我來回的活塞運動中,我感到抽插越來越
順暢,她下面的小洞就像一張小嘴,越來越燙,越來越濕滑,是不是還收縮幾
下,像是在吮吸我。

我繼續快速及狠狠地抽插她,她口中也發出呻吟的聲音,她應該也開始
爽了,而我也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大約插了幾分鐘之後,我把她反過來,今次
用狗仔式從後面進入,把她的屁股擡高,一手按住條腰一手揸波,大力的抽插
發出拍拍的聲音,插左一陣後我感到她呼吸急促,雙頰通紅,而陰道傳來一陣
陣的抽搐,我想她應該高潮了,其實我也差不多了,到當我感到龜頭有想射的
反應時,故意沒有抽出來,於是我濃濃的精液全部都射進她的子宮,還趁條陰
莖有少少硬時插多幾下。

我找不到衛生紙,隨手拿了她的內衭用來拭淨我那條沾滿精液及她的愛
液及處女血的龜頭 (我拿走了她這條內衭作為我的紀念品) 。

當晚我沒有離開,我幫她穿回衣服,抱著她一起睡,一直到天光我才離去。

END

 
觀看: 1448 · 發佈: 3197 天前

受辱少妇-若萍
 
  座落郊区的豪宅。 
  周末的夜晚却显得十分特别,偌大的四层楼没有任何仆从,稀疏的人影尽是成双成对,空气中瀰漫着特殊的气氛。 
  淫靡的气氛。 
  一位美人身穿白色的连身洋装,正在较冷清的二楼偏厅当中,慵懒地倚在舒适的双人沙发上。 
  俏丽的短发乌黑柔亮,发尾俏皮地上卷,增添几分俏丽,鲜奶油般白皙甜腻的肌肤,甚至有点病态美,糕点般松化美味的面颊上,小巧精致的五官却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搭上红润的樱桃小嘴,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 
  华美的小礼服展现出光洁的藕臂,薄薄的披肩完全只有装饰的作用,那刀削般的香肩直到光亮的裸背之间,全都一览无遗,浅浅的V字领微露酥胸,精巧的项链正好卡在双峰当中。丝质的长裙半拖地,连高跟凉鞋露出的脚趾头都那么可爱,鲜葱般的玉指中央套着一只戒指,耀眼的钻石闪闪发光。 
  她的名字是:若萍。 
  男子缓缓走近若萍身边,递给她一杯香槟。 
  浏海染了几撇棕色,嘴角残留着豪迈的短须,年近四十岁,像貌英挺,体格也相当健壮,与美丽的若萍站在一起,显得十分搭配。 
  由楼上看下去,一楼大厅的景象十分热烈,各类醇酒、菸雾、迷幻药物等助兴的物品因应俱全。 
  当然,最主要的就是丰盛无比的性宴…… 
  几乎每对男女都沉醉在狂野的气氛中,甚至恣意地群交、乱交,或者在宽敞的欧式庭院中露天野合。 
  「男人都这么……变态吗?」若萍轻声问道。 
  男子微笑着啜饮了香槟,眺望着在小厅另一隅纠缠成一团的男女,淡淡地说道:「或许吧……半裸的女人极为美丽,与羞怯柔媚的若萍不同,那冶艳的风情好像会扎人,如一根针,一望就立刻刺在心头上。蜷曲的长发随意舞动,宛如黑色的波浪,小麦色的肌肤麦芽糖似的甜腻,彷彿会黏在掌心,全身上下玲珑的曲线完美的无懈可击。 
  「把自己的老婆让别人……真的那么有趣吗?」洁白皓齿咬着丰润的下唇,若萍恨恨地问道。 
  「问题的答案似乎很明显。」 
  「唉……男人都是变态!」若萍低头叹道:「害人家慢慢也变的……」 
  腼腆的苦笑带着些许无奈,玩笑的语气中不乏真实的感慨。 
  的确,外表像若萍这般温柔贤淑的良家妇女,与今晚的场合极不合衬,让人完全联想不到淫乱的游戏…… 
  然而,美丽人妻不经意的自白,让男子轻轻地发笑了。 
  大厅的另一侧。蜜色的丰臀正高高翘起,彷彿在吸引雄性的目光,超越言语的沟通「啪!」男人的大手立刻狠狠赏了肥美的肉丘一掌,留下通红的掌印,美人也配合地发出满足的呻吟。 
  「我老婆是个天生的淫妇,普通的性爱根本无法满足她的性慾。」望着妖魅的景色,喝乾杯中的佳酿,男子轻松说道:「这种游戏其实是我们维持婚姻的重要因素吧。」 
  若萍瞪了男子一眼,沉默不语,有力的手臂却突然挽住她的纤腰,男子在线条优美的长颈上轻轻一吻。 
  「我们说的太多了,不该再浪费时间……」 
  雄性滚烫的体温中蕴含着旺盛的慾火,连喷在脖子上的鼻息都如此炙人,嗅着混合酒精的浓烈体味,短胡扎着她水嫩的肌肤,若萍不禁微微颤抖。隔着单薄贴身的衣衫,男子巧妙地爱抚着娇乳,衣料光滑的手感与女体截然不同,揉合了乳房的软嫩却别有另一番滋味。点点唾液的沾湿,若萍胸前的半透明中隐约透露出魅惑的粉红色。 
  礼服内并没有其他的遮掩。 
  轻托起成熟的果实,挺茁的酥胸虽然不见特别丰满,浑圆饱实的形状极为诱人,尤其集中坚挺的乳峰堆出一道沟痕,深深埋住男子的手指。 
  男子亲吻着白嫩的乳球,贪婪地在乳尖上打转,在唇齿交错下,耀眼的白皙染上一层粉红。乳肉顽皮地在指间跳动,并从掌缝中满溢出来,敏感傲人的乳蒂在男人的挑弄下,很快地充血肿胀起来,有如耀眼的红宝石。 
  「喔。」 
  若萍恼人的鼻音短促而可爱。 
  在男子的任意施为之下,若萍的脑海一片空白,但逐渐朦胧的视线仍可以望见隔壁的男女,粗鲁又放荡的动作彷彿彼此在搏斗,连结合的淫靡部位都清晰可见,熟悉的雄性肉条急促地在湿黏的谷地进出。 
  强烈的刺激分别在内外激荡着,充斥心头的是莫名的忌妒与羞耻,奇异的情绪不停发酵。 
  美丽的蜜穴已经完全湿透了…… 
  「嘶~嘶!」高贵的长裙被撕开了一片,比纯白裙角更白腻的部分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下,此时无人在意那价格的昂贵与限量的稀有性,若萍有如受惊的小白兔瑟缩在男子怀里,男子的神情也异样地激动。 
  「在这种气氛下,会感到特别兴奋吧?」男子挖弄着温暖的秘丘,黑色的杂草缠绕着手指,不断渗出的汁液带着淫乱的香气。身为一个讲究效率与成果的土木工程师,若萍的丈夫总是忽略无意的前戏,但是,眼前的男子如同经验老道的猎人,针对着完美的目标,惬意地欣赏猎物挣扎的惨状。 
  「喔喔喔,好痒……人家受不了…啊啊啊!」 
  女性私密的淫态在小厅中尽情展露,引起邻人的注意,四对目光的交替说不出的淫秽,不,在半开放的空间里,周遭还有更多觊觎若萍性感身躯的眼光在一旁窥视。 
  身为人妻的羞耻已经升到最高了。 
  套好胶膜的肉棒朝着绽放的肉穴前进,一下子就顶到女体的最深处,又硬又热的肉棒让若萍再也按耐不住情慾。原本以为肉棒会长驱直入,贯穿她的身体,出乎意料地,粗壮的东西却骤然停止。 
  「我想感受一下小穴温暖的感觉……」男子舐着若萍的耳垂,轻声说道。 
  与平日粗鲁直接的硬插完全不相同,勾动女体的肉棒深浅交错,在湿热的肉壶中缓缓进出,目的不在于满足自己的淫慾,更要挑拨若萍的隐藏的本性,轻挑慢捻的动作不能满足女性的官能,奇妙的搔痒从深处蔓延开来。 
  「不行了……喔喔…不行了…」婉转的娇啼迴荡在四周,腻人的呼喊可比得上AV女优的完美演技,呻吟有着少女般的羞涩,哼声彷彿忍受着极大的痛楚,却又充满着牝性的欢愉。如果这是若萍发自本能的反应,那她绝对是可以满足任何男人征服感的恩物。 
  固执的深耕在紧密的花径间来回刮弄,不断翻动几乎融化的蜜肉,若萍撑起几乎折断的细腰,疯狂的迎合着激烈的抽插,任狂潮迭起拍打着她娇贵的身躯。 
  一阵火热的冲击席卷而来,男子的身躯开始狂乱地搐慉,感受到男人最后的灌溉,若萍在剧烈的快感下晕眩…… 
  在深夜中急驰的黑色轿车,朝着市区前进。 
  丈夫的表情尽是满足后的畅快,一手温柔地挽着若萍,满脸笑意。 
  「今天晚上,妳好淫荡喔。」 
  「讨厌!不准说!」 
  「哈哈哈。」丈夫得意地笑着,在若萍耳畔小声说道:「我们回去再做一次好吗?」 
  若萍含羞地点头,晕红的脸庞满是兴奋…… 
  ***    ***    ***    ***       
  褪去性感撩人的礼服,揭开化装舞会的假面,若萍不再是若萍,而是一个贤慧温柔的家庭主妇。 
  ……若苹。 
  几乎完美无缺的丈夫,富裕而美满的两人世界,若苹拥有令人钦羨的幸福人生,平稳而单纯的生活复一日,直到半年前的一个晚夜:射精后的丈夫没有丝毫愉悦,脸上表情平乏、单调的让人心痛,从丈夫口中说出跟无法想像的意外发言…… 
  无法想像自己的丈夫居然会提出如此无耻的要求,贤淑的妻子根本不知如何面对,在丈夫的诱骗威迫之下,若苹万不得已踏入包裹着毒液的糖心陷阱…… 
  最初的经验还因为若苹失控的哭号,因而不欢而散,两、三次之后,牝性的本能逐渐觉醒,若苹从变态的刺激中享受到与众不同的官能甘美,在雄性淫邪的窥视之下,隐藏于官能中的欲望狂涌而出,越是羞耻越是强烈,甜美而扭曲的滋味彷彿快感中毒一般。 
  当然,理智上若苹还是积极排斥的态度,忽略肉体激烈的反应,自欺欺人地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好色的丈夫,事实上,少许的忌妒催化之下,让两人的感情更为融洽,如此一来,若苹也比较够接受夫妻间奇妙的性游戏。然而,淫乱不但没有改变若苹的气质,官能的调和反而让她更加美丽,或许在纾解了牝性浓烈的情之后,若苹更能维持文雅婉约的丰姿,天真纯洁地像个孩子。 
  过了几周。 
  闷热又烦躁的午后。 
  让位给臃种的孕妇之后,独自随着车厢的节奏摇晃,经过悠闲又轻松的午茶时间,脑中还在回味与友人交谈的点点滴滴,若苹的心情显得十分愉快。 
  突然间,她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异样笼罩。 
  捷运车厢非常拥挤,正是色狼下手最好的机会……… 
  若苹差点唤出声来了。 
  手掌的动作非常粗暴,揉面似地按捏着人妻成熟的俏臀,五指深陷柔软的小山丘中,感受着惊人的弹力与热度。碎花裙内浮现淫秽的形状,男子开始努力磨蹭着丰满的肉缝,较为细长的中指伺机穿刺圆臀的防护。 
  苦苦忍耐着,若苹不知道如何反抗,更害怕旁人发现自己的窘境,只能暗暗期待男子得逞兽慾后,能够仁慈地饶恕她,只可惜,美人的耻态点燃了雄性的火,不光是无耻的怪手,连鼓涨的性器也在她身后饱满的溪谷上顶着。 
  「美丽的太太,妳的屁股好软,好有弹性……」 
  男子的脸很熟悉,尤其那低沉又浑厚的嗓音,只是英伟之中添了几分猥亵的意味,声调说不出的下流。 
  「你不是……啊!」 
  就在这个时刻,好色的魔掌顺势伸入裙中了。耐心地抚摸着丰腴的大腿,挑逗着女性最原始的本能,在女体最火热的一瞬间,男子拉下了轻薄的内裤。直接触摸光滑无瑕的臀肌,有如高级丝绸,用力分开饱满的臀办,蒸腾的热气混和着水汽,彷彿要融化作恶的手指。 
  「喔……喔……」 
  眼眶含着晶莹的泪珠,若苹偷望着男子俊美的脸孔,晃动着火热的屁股,企图甩开作恶的手指,可是,恼人的扭腰没有闪躲掉男人的亵渎,反而使可恨的魔掌陷得更深。 
  「我们不是已经狠狠干过了吗?那时妳也觉得很爽吧?」 
  「不,那不一样,我们只是在玩游戏而已,现在你不可以……」 
  若苹的话语被侵犯臀沟的手指硬生生打断了,灵活的指尖在敏感又怕羞的菊蕾上活动,粗硬的指节已经钻入肛门内,朝神秘的幽境探入。 
  「那就再让我玩一次吧,淫荡的太太。」 
  在众人的包围之下,气氛显得更加淫猥,被认识的男子玩弄不知道心里比较能够调适,还是会更加羞耻,若苹全身乏力,软软地倚在强壮的胸膛,另一只大手握住她整颗柔嫩的玉乳,半拉开胸罩,挤奶似地大力揉捏,在拥挤的车箱内,上下前后同时遭受蹂躏。 
  在某站,被挟持着,身不由己地随着汹涌的人潮一起下车…… 
  捷运车站,厕所。 
  无视少年惊讶的表情,男子拉着若苹进入狭窄的私密空间里。 
  着急地解开若苹的衬衫,露出左右摇晃的美乳,水蓝色的内裤被收到男子口袋中,若苹张开的修长双腿呈现V字型,诱人的花园像是展示品般任人观赏。 
  「喀嚓~喀嚓」朝着湿濡的蜜穴与肛门不停按下相机快门,每一次闪光灯都像在若苹的心头烙下羞耻的印记, 
  「求求你,饶了人家吧。」 
  「囉唆,那天不是很浪吗?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不需要再装正经了。」 
  「不,您误会了,人家不是那种女人。」 
  轻戳了一下几乎要滴血的肉核,指头上沾满透明的淫蜜,从指尖流到若苹颊上,男子淫笑道:「那妳是哪种女人呢?」 
  「不……不……」若苹疯狂地摇头,重复说道。 
  「上面的嘴里说不要,下面的嘴都已经流口水了,这种痴汉的游戏很刺激吧,好湿,好黏喔……」 
  男子不耐烦地扯着若苹的秀发,粗大的肉棒硬塞入樱桃小嘴里,一直顶到咽喉处。 
  「含着肉棒的样子太美了,笑一个吧。」 
  正对着高雅纯洁的面孔,清晰地拍下人妻舔着肉棒的耻辱特写,男子的肉袋还不停碰着她的脸颊。浸在湿热小嘴里,享受人妻温软的口舌侍奉,任高贵的香舌舔弄肉冠上的隙缝,那征服的刺激感几乎超越了实质的快感。 
  屈服在男子的暴虐之下,若苹不知道该庆幸没有在车厢上被奸淫,还是该对自己的处境感到悲哀。可能是马桶冰凉的异感,或是男子的指头粗鲁地划过尿道口,偏偏在这种可悲的情况下,她居然产生莫名的尿意…… 
  男子灵敏地发觉到她努力夹紧双腿,强忍又急迫的可爱模样。 
  「嘿嘿嘿,既然在厕所里,就尽量尿吧。」 
  朝着此时最脆弱的一点,毫不留情地揉弄。 
  浑圆高耸的屁股高高挺起,金黄的泉水洒成彩虹般画出圆弧,身体自然而然不断颤抖,若苹双颊火红,理智正一点点随之流逝…… 
  斜倚着墙,右脚高高架在男子的肩上,高举过头,单脚站立的若苹斜受着男子的压迫,体*般高难度的动作,连身子相当柔软的她也感到吃力。 
  男子揽着若苹的细腰,捏着丰满的乳房,龟头在湿淋淋的肉唇上摩蹭,潺潺流出的淫汁已经在地面上形成一滩小水洼了。 
  「拜托,您怎么欺负人家都没关系,可是绝对不可以……」 
  「不可以怎样?」猛然之间,坚硬的肉棒滑入若苹体内,男子以无比淫邪的口吻嘲讽说道。 
  「喔……喔……喔……」 
  男子强壮的身躯不断撞击若苹的身子,隔间外传来吵杂的人声,若苹咬紧双唇,忍耐着不出声,强烈的快感不能从口中宣洩,迂迴盘绕在体内,残忍地折磨着美丽的人妻。 
  「明明很喜欢被干,还装什么纯洁,大声叫出来吧!」 
  频率密集地攻击着糜烂的花房,有如规律的节拍器,男子后腰好像有马达在驱动,快速抽插着娇嫩的肉穴,肉棒似乎一直插在肉穴里,又好像始终在体外徘徊。 
  充血的肉瓣被插到岔开,粗大肉棒来回之间,连深处的嫩肉都翻了出来,一整片红噗噗淫靡的可怜模样,肉棒压迫之下,「咕噗~咕噗」发出淫靡的声响,肉壶溢出大量男女淫乱的分泌物。 
  肉棒再度插入小嘴里,放肆地发射脏污的种子,若苹不停咳嗽,腥臭的味道几乎要令窒息,白色的秽物不但吞进肚子里,还如唇膏、蜜粉一般被大量涂抹在无瑕的玉容上。 
  拔出来在脸颊上拍打的淫棍居然还有些许硬度,又不安分地在若苹的肉穴上磨蹭,然后慢慢地再度刺入…… 
  ***    ***    ***    ***       
  傍晚时分。 
  门铃声响起,正在厨房里被料理忙昏头的若苹,急忙地放下菜刀,关上炉火,冲向玄关。 
  门外的男子长的高大结实,身穿灰色的工作服,与想像中的丈夫完全不同。 
  若苹还在迟疑,一瞬间,男子已经闯了进来…… 
  压低帽沿的男子默不作声,慢慢脱下长裤,爬满蚯蚓般的青筋,紫黑色的巨大肉棒骄傲的仰起。 
  虽然没有看到正脸,可是,若苹已经认出眼前的巨物…… 
  「我无法忘记妳的身体,实在是太美了!」 
  「你快点走,我丈夫很快就回来了。」 
  若苹的声音充满哭音,眼眶微红,泪水已经要飙出来了。 
  恐吓当然没有任何作用。 
  嫩绿色的围裙之外,除去若苹全身的衣物,露出她羔羊般白嫩的胴体,男子好整以暇地抚摸着娇贵的女体,一面从怀里掏出预备好的一捆麻绳,熟练地开始装饰艺术品般的女体。 
  粗糙的麻绳擦过若苹娇嫩的身子,可布的黑色荆棘攀爬在嫩到几乎滴汁的肌肤上,丰挺的双乳上缠绕着8字型,双手在背后重重捆住,腰身高高抬起,重心不稳的美臀左右摇晃,纯洁美丽的脸庞贴在油腻的地板上,裸身围裙包裹着黑色的绳结,华丽中带着堕落的淒美。 
  「被绑的很爽吧?」 
  男子巧妙地*纵着淫邪的绳索,另一段麻绳横过若苹的下体,绑入神秘的三角地带,宛如麻绳组成的丁字裤,绳结狠很陷入多汁的肉洞,从中分开浑圆的肉臀,同时摩擦着两个肉洞。 
  「呜呜呜!」 
  敏感的雪白胴体宛如白蛇般不停扭动,若苹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就是今天的晚餐吗?」男子问道:「在品尝妳的身体之前,我先试试你的手艺吧。」 
  掀开锅盖,男子舀了一杓锅里烫人的浓汤,送入口中。 
  「很好吃,让妳也尝一尝吧。」 
  热汤滴在粉嫩的乳峰上,冒起阵阵白烟,若苹发出一声淒凉的惨叫。 
  男子笑着舔去在乳房上流动的汤汁,吸吮着红肿的乳肉,被烫红的乳轮鼓了起来,看起来更加妖艳。 
  继续掀开围裙的下摆,目标就是粉红色的秘裂…… 
  「也用下面的小嘴尝尝吧。」 
  「不可以,那很烫啊!」若苹啜泣道:「饶了我吧。」 
  似乎以让女人哭泣为乐,男子的笑声听起来极度残忍。 
  「啊!」 
  叫声再度响起。 
  可是,汤汁并没有烫熟美丽的蚌肉,只是浇在白嫩的大腿上而已。 
  「嘿嘿,别怕,我只是开开玩笑罢了。」 
  男子掰开肉瓣,小心地倒入褐色的酱汁,用细长的食指均匀地搅拌,大嘴接着湿嫩的肉穴,混合着香甜的花蜜,坚硬的利齿噬着鲜美的嫩肉,大口大口吸入嘴里.肉体与心灵不断的打击,几乎会让任何女人崩溃,但是,真正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离开香气四溢的厨房,两人朝主卧室走去。 
  一进房门,巨幅的婚礼照片挂在床头,身穿白纱的若苹笑得灿烂,和现在满脸泪水的模样形成强烈的对比。 
  「不要,求求你不要在这里做……」 
  「嘿嘿,妳明明最喜欢这种淫乱的游戏吧,湿的好厉害啊。」 
  男子捞起黏稠的淫蜜,均匀地涂抹在可爱的菊蕾上,受到刺激的菊门规律地收缩,一根指头粗的淫具慢慢插进若苹的肛门中。 
  橡胶阳具在比阴道更加狭窄的密径中刮磨,直肠传来电击般的感觉,肉体产生撕裂般的疼痛,脑中却是一片麻痺,在痛苦的刑责下,若苹努力放松自己的菊蕾,可是邪恶甘美的畅启动肉体本能的防御机制,肛门剧烈的收缩带来更强的官能快感。 
  混合着排泄与性交的欢愉,彷彿魔鬼的耳语,明明是低贱而无耻的淫乱行为,深限快感的漩涡中已经无法自拔了。 
  「人家的屁股好热……里面快要化掉了……」 
  若苹脸上流满唾液、泪水,还有气味浓厚的分泌液,恍惚的表情再没有人妻的矜持,梦呓般重复着意味不明的呻吟。 
  从提包中拿出来的是另一支比常人尺寸还要恐怖的电动阳具,分成前后两截的棍身,前端如陀螺般转动,后端则是呈S型扭动,这样的淫具进入女体中,滋味可想而知。而阳具另一根分支正抵在若苹最羞人的肉蒂上,狂插的同时,配合地一起刺激着敏感的女体,男人的口舌、双手也一并玩弄着前后丰满的肉团。 
  隆臀举起,若苹以母狗性交的下贱姿势,承受电动阳具的侮辱,在床头柜上面摆着与丈夫出游的合照,近在眼前的画面在若苹的视线中却逐渐模糊。 
  「我丈夫真的快要回来了。」仅存的理智即将淹没在身体的快感中,若苹以虚弱的口气,讨饶道:「请饶了我,明……明天人家任你玩弄,好吗?」 
  「不行!」男子得意笑道:「就让他看看妳淫乱的模样吧,嘿嘿嘿,说不定他还会非常兴奋,求我天天来干妳!」 
  下流的纤腰扭到几乎断裂,屁股前后挺送,淫乱地吞下粗大的淫具,美丽的人妻狂野地嘶吼,快感几乎要爆炸了。 
  「妳也忘不了这根大肉棒吧?」男子挺起早已勃起到不行的强健凶器,淫笑道:「比妳的老公更有力吧。」 
  精疲力竭的若苹说不出话,只是无力地摇头。 
  拔出的淫具与红肿的蜜穴牵出浓稠的银丝,取代冰冷的电动阳具,冒着热气的肉棒凶猛地入侵。 
  隔着一层肉壁,两端坚硬的淫物无情地交错奸淫,两者聚合的快感不是相加或相成那么简单,平方等级的快感迅速淹没了一切。全身的毛细孔纾张,沾满汗水的若苹好像被大雨淋湿了一般,湿濡的肌肤闪烁着奇妙的光泽,下半身的淫蜜喷泉大量涌出,所有的知觉只剩下官能反应而已,除了剧烈的甘美外,全都是一团空白…… 
  「那里要坏掉了,不行了,人家要死了!!」 
  「咬的好紧,太舒服了!」 
  已经微露疲态的男子在异常变态的气氛下,异常激动的下半身彷彿不都会足,粗大的肉棒前后交替地变换抽插,充满皱折的珍贵肉壶,狭窄紧缩的菊洞,构造不同的蜜洞,却带来同样酥爽的快感,终于,在男子最后奋力的一击后,雄性浓热的精液朝人妻的子宫猛灌,若苹彷彿承受不了如此大量的洩洪,美丽的身子被强劲的冲力射的不停痉挛。 
  白色的污浊从壶口倒溢出来,在清净的大床上留下一片狰狞…… 
  ***    ***    ***    ***       
  狂洩之后。 
  男子颓然倒在若苹的娇躯上。 
  「你怎么射进来了!」若苹勉强翻过虚弱的身子,对男子娇嗔道;「今天可是危险期呢!」 
  男子抱着若苹依然滚烫的娇躯,苦笑道:「对不起,我真的是忍不住,妳今天太实在淫荡了……」 
  「……胡说八道。」 
  若苹鼓起频果般的双颊,嘟起小嘴,一副气呼呼的可爱模样。 
  「喔,对了,这个星期六晚上,Peter又约我们去他家里玩……」男子柔声问道:「妳觉得怎么样?」 
  「还能怎样,你这个专门欺负老婆的变态狂!」 
  「是吗?刚刚不知道是谁,爽到都哭出来了……」 
  「还不是你害的!」若苹偷偷擦拭眼角的泪痕,笑骂道。 
  若苹把羽毛枕头甩向丈夫脸上,两人在豪华的大床上翻滚扭打着,渐渐地彼此赤裸的身子慢慢又黏成一团……

 
觀看: 1443 · 發佈: 2872 天前

  話說3年前與男友同居了6個月,

  一天晚上因出差問題又與男友吵了一架,就開車到淡水河邊,一個人坐在旁
邊的椅子上,想著以後要怎麼辦?這就是我以後要白頭偕老的人嗎?我的生活品
質就是這樣嗎?就這樣子一直呆到了11點。

  這時陣陣的海風吹來,讓我感覺到有點涼意,只得拉緊衣領,瑟縮在椅子上。
頭痛、心煩、疲倦再加上涼意,我真的是身心憔悴,想著想著,起身移動腳步向
橋上走去,站在橋上不禁悲從中來,眼不見為淨,抬起腳正要跨上欄杆時,一隻
強壯的手將我拉住了,回身一看——。

  「小姐!幹嘛想不開!有什麼事不能解決的?值得你拿生命來換?你怎這麼
笨?」這隻手一直拉著我到旁邊一家咖啡廳,又幫我點了一杯巴西咖啡,他幫我
加了一點糖,我喝了第一口後,淚水不自覺的噴了出來,眼淚、鼻涕將他的手帕
變成漿糊糰,還好店裡沒幾個客人,否則不被嚇跑才怪。

  就這樣這陌生人陪我到晚上2點,我什麼也沒說,整晚都是他自己表演,他
叫張國誠,南部一家大學研究所畢業,目前在一家建設公司擔任高級主管、未婚,
今天因有一項工程告一段落,所以才出來散散心,剛才就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

  他看我一人陷入長思,就覺得這女孩子有問題,所以就留下來——。

  那天晚上在他的勸導下,我下了決定。回到家裡,只見男友還在睡覺,我收
拾了我的衣物,留下了紙條,我要重新出發。

  第二天張國誠一早就來電,知道我無恙後,就約我晚上吃飯,就這樣一年後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先生。

  婚後我倆感情很好,他從不問我以前為何要自殺?也不問我以前感情的事情,
他時常掛在口頭上的一句話「活在當下,互相體諒,及時享樂」所以我們幾乎沒
吵過架,一方面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感激都來不及怎會跟他吵架?就這樣我
們亦朋友、亦夫妻,日子過得很是充實。

  我的皮膚不是很好,夏天只要稍微悶熱流汗,手肘、膝蓋、腋窩、脖子內部
就會起痱子,稍不注意局部就會有溼疹;於是在醫師的建議下所穿的衣服、褲子
都是棉質、不穿絲襪、不穿包頭鞋、一切以通風為主。

  在家裡也只穿薄的蓋屁股連身睡衣、不穿內褲,果真通風;不用肥皂洗澡、
洗澡水避免太燙,時常擦棉洋油,不要讓皮膚太乾燥;這樣一聯串的配套措施下
來3個月後,果真溼疹、痱子都不見了,但只要稍微不注意,就又會復發;而這
樣也便宜了我先生,他只要一經過我身邊就會伸出怪手摸我屁股一把。

  他最喜歡和我一起晾衣服,因我要墊腳尖,兩隻手要抬高掛衣服,睡衣會往
上拉,因我沒穿內褲所以陰部整個會跑出來,他就會偷瞄我一下,還不好意思讓
我看到,但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有一種偷窺的興奮;有時我會故意彎下腰拿東西,
屁股會整個跑出來,他會盯著看,有次我還聽到他吞口水的聲音。

  晚上看電視時我會故意坐在他的斜對面,他會偷瞄我的大腿,看我的陰毛有
沒有跑出來,我會故意稍微張開腿,若隱若現的,吊足他的好奇心,有時我會突
然轉過來看他,把腿夾緊,他知道被我發現了,臉部馬上發紅吃吃的笑,而我也
樂此不疲。

  有時晚上他會租些A片回來一起觀賞,看到精彩處,我們就在客廳學著影片
上的招式當場表演,我們在做愛時,我會先關落地窗,以防春光外泄,但他常說
「被看到也沒關係,看得到吃不到怕什麼?」,我先生就是這種人。

  當看到3P時,他會問我的感受,我說一般人應該不會吧?怎會讓自己老婆
跟別人做愛呢?老公又問我:「妳有沒有看到那個女主角的表情,好像很滿足的
樣子!」我只能回答:「又不是我,我怎麼知道?如果愛上了對方怎麼辦?」我
是一個從鄉下來的農村姑娘,我一心一意只想與我老公白頭偕老,3P或換妻對
我來講都是天方夜譚,但老公同樣問題有意無意的問了我好幾次,我不知道是我
過份敏感?或老公只是隨口問一問?但他對3P好像很感興趣!

  我也曾問過我的家庭醫師,我老公的這種心態,醫師的回答是:「這種事情
我已經有好幾個個案了,我也把當事人的先生找來,瞭解他的心態;一般人對於
情人、夫妻都有佔有慾,換句話說就是保護心,一般先生有妳所謂的這種想法,
大部分是先生認為老婆太乖、太辛苦了,這樣對她從一而終是不公平的,而男人
在外面隨時可以找別的女人玩。

  但女人受禮教之束縛就不好意思主動找男人,所以先生想——如果我幫我老
婆玩3P,她的感受會更深,會更愛我!所以他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他沒想到老
婆的心態尚未準備好,還得考慮安全、衛生、心理、對方人品、——做法是否可
行,就看雙方對這件事的看法!」

  在結婚前我先生曾告訴我,以前他在高中時曾和最要好的同學陳振忠共同殺
過人,先將對方打成了植物人,一個月後對方死了,他們兩人被送少年法庭以過
失殺人被起訴,與其倆人同罪,倒不如一人擔起,於是陳振忠說是他拿椅子把對
方砸死的;我將實情告訴爸、媽,於是所有律師費用、賠償對方300萬元都由
老公家負責,而陳振忠以過失殺人被判7年徒刑,而他也轉學了,就這樣這件事
成了他永遠的傷痛。也永遠欠陳振忠這天大的人情,我問過他陳振忠現在在哪裡?
他說:陳振忠假釋時有去監獄接他,到家中來。但隨即回家去了,後來有來電說
要去當兵;他讀研究所因功課忙,陳振忠也因部隊移防音訊漸稀,陳振忠家後來
搬到花蓮去了,鄰居也不知道那邊的地址,所以已經有2年沒音訊了。

  我聽了毛骨悚然,原來我老公還是殺人犯!但我很想看看陳振忠是怎樣一個
人?

  星期三下班回來時,老公很興奮的告訴我:「老婆!我連絡上陳振忠了,我
請他到我們家來,他同意星期五晚上到家裡來吃晚餐!」整個晚上我們都在討論
要如何招待這位恩人,於是從先整理屋內開始,客廳、臥室、書房、客房,要準
備什麼菜——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五,先從餐廳買了3樣菜,回到家時老公已在廚房忙了,
換好家居服,沒多久電鈴響起,老公趕快衝出開了大門「振忠!好高興你能來!
來來裡面坐!筱芬!來!見見振忠!」經介紹後,真的兩人的聲音、身高、體型、
面容——,還真有點像,吃飯時老公特別高興,開了一瓶紅酒,一人一杯沒兩下
一瓶就沒了,一連開了三瓶,我也喝了4杯。

  今天的紅酒特別好喝,我因全身發熱,所以第一、二顆鈕扣沒扣,只要一起
來幫振忠夾菜或倒酒,兩顆36C的乳房,就差點全露出來,老公有時也打趣說
:「筱芬!小心喔!是不是還要再加菜?」我起先聽不懂,後來終於明白了:「
老公!你很不正經喔!」,這時振忠也看到了吃吃的笑,「大嫂的身材很好,而
且皮膚很白很令人羡慕!」

  飯後大家在客廳聊天,知道振忠還沒結婚,現在在一家貿易公司上班,晚上
在讀大學夜間部資訊系,恰巧學校離我們家只有15分鍾的步行路程,而他現在
住的地方是用分租一間房間,我們力邀他一起與我們同住,反正家裡還有兩個房
間,而他又是老公的大恩人,就這樣說定了,明天老公會去幫他搬過來,反正明、
後天不上班、上課,就邀振忠住下來,晚上三個人東聊西聊,對振忠這幾年的經
曆更加瞭解。

  振忠當兵回來後先找工作,所有雇主知道振忠有殺人前科所以都不敢用他,
還好經同梯的介紹先開計程車,有一天載了一位張先生,要去機場接外國朋友,
一到機場發現他的外國朋友已出來了,於是又搭他的車回到市區,知道這位外國
朋友來台洽公之外,尚有3天空閒想參觀臺灣名勝古蹟,正愁沒人可幫忙時,就
請我帶外國朋友去玩,待遇相當優惠。

  事後張先生問我要不要找份工作時,我很高興有這個機會,但又怕張先生知
道我的前科會不用我,所以我乾脆先告訴他我的記錄,沒想到張先生反而說:「
你敢主動告訴我殺人前科,我就敢用你,我希望你比別人更努力,以免別人看不
起你!」我當場留下眼淚,還好我沒讓張先生失望,我很投入我的工作,最近發
現不學電腦趕不上時代,所以努力讀書考上了資訊系,要做個現代人,所以才在
學校附近吃晚餐時與國誠碰上。

  聽了振忠的話,老公抱著振忠留下眼淚:「振忠!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振忠則說:「國誠!過去的事不要再談了!讓我們為以後努力吧!」

  第二天老公幫他把東西搬來,我也幫忙整理,整理完後全身冒汗,他們兩人
先去洗澡,我去廚房煮飯時才想起我的煮飯圍兜還在浴室,於是推門進去,只見
先生脫光衣服正在洗頭,他也沒注意到我進來,還閉著眼睛在洗頭法,我拿了圍
兜就走,剛走出浴室門口突然覺得,老公今天好像不大一樣,又轉回去看了一下。

  老公今天的陰毛好像比較多,陰莖好像粗了一點,於是伸手抓了他的陰莖一
把,還說:「老公!振忠現在住我們這裡,以後洗澡要鎖門,否則不好意思!」
老公也沒回應,於是我走回臥室換衣服,這時聽到臥室裡有聲音,心裡正在想「
奇怪!誰在裡面?」一看是老公在蹲廁所,那剛才在外面浴室的不就是——。這
次糗大了!

  吃飯時我都不好意思看振忠,老公不明究裡:「老婆怎一回事?」振忠也不
講話這可急了他:「老婆!什麼事情?說出來我來評評理!」在拗不過老公的要
求之下:「老公!剛剛振忠在洗澡,我把他誤認是你,結果——結果——伸手一
抓——哎丫!人家不好意思講嗎!」

  「喔!這種事!我還以為什麼大事?沒關係振忠沒少掉一塊肉!」我羞紅了
臉恨不得地上有個洞讓我鑽進去。

  晚上睡覺時,老公吸著我的胸部,今天感覺特別敏感,當老公的手移到陰部
時,我全身起筋巒,淫水直冒,老公也感覺到了「老婆!你今天好像特別興奮,
是不是摸了振忠的陰莖,而感覺特別興奮!」「老公!不要再糗我了!」

  雖然嘴巴不說出來,但腦海裡存在著振忠粗硬的陰莖影子,所以今晚很快就
高潮了,而且連綿不斷。「老婆!妳摸了振忠,要怎樣賠人家?」「人家又不是
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你說呢!」老公笑著說:「妳摸人家哪裡、就讓
他摸妳同樣地方,這樣就公平了?」「哎ㄚ!不理你了?」

  平常我都與老公一起在客廳旁的浴室洗澡,因我們的主臥室是半套衛浴,而
外面的浴缸就像汽車旅館的大浴缸,所以我們如同往常一樣在外面一起洗澡。

  星期三如同往常吃完晚飯後,稍微休息後就與老公一起洗澡,突然間浴室門
口被推開了,振忠急著要上廁所,而我正站在浴缸旁,這一下全被看光了,只聽
振忠說「對不起!」就又衝出去,老公高喊:「振忠!先用我的房間!」過了一
會兒老公喊道「振忠!過來一下」「有什麼事嗎?」振忠在門外回應「你今晚不
是要上課嗎?」「是啊!因為今天教授臨時調課,所以就回來了!」老公又說:
「來!進來一起洗澡!」我在旁捏了老公一把,老公說:「反正你也看過他,摸
過他;他也看過妳,只是妳還欠他一摸,等一下就扯平了」,這倒是真的,平常
因不穿內衣褲,而且家居服的胸口又低,振忠眼睛倒時常吃霜淇淋,只差沒摸過、
用過。

  老公出去把他拉進來,不過他是穿著內褲,振忠回答:「不好意思啦!大嫂
在那裡!」老公說:「沒關係啦!」這時我的臉整個通紅,不好意思看他,等振
忠沖洗完畢要站起來時,我為了好讓他與老公一起泡澡,所以就跨過澡盆出來,
振忠一手來扶我,我因全身赤裸不好意思面對他,只好背對著他們低頭洗頭髮。

  以前老公都會幫我沖頭髮的泡抹。今天也不例外,老公幫我沖頭髮,也幫我
擦背,結果從眼角一瞥鏡子,竟然是振忠在幫我沖頭與擦背,他的手就在我背上
抹著肥皂,這時全身如同觸電一般的發抖,快感竟然來了,背部擦完老公示意他
擦屁股與腿部。

  當擦到大腿內側時,我已搖搖晃晃幾乎無法站立,老公見狀也過來一手扶著
我,一手幫我抹胸部,在他們兩人進攻下,淫水直流,閉著眼睛,浴室裡只聽到
我「啊!啊!」的聲音,陰道內有如千萬條小毛蟲在爬動,好癢好癢,這時我已
無意識,只想找支陰莖來插,當老公的手插入了我的陰道時,我整個人已站不住
了,振忠扶著我坐在浴缸邊緣,我一手抓住了老公的陰莖就搓擦起來,突然間看
到老公正在吸我陰部,那這又是誰的?糟了又搞錯了。

  老公坐在凳子上將我抱起,將陰莖對準著陰道,因陰道口有肥皂,很順利就
進去了,陰道的刺激,再加上胸部的刺激,胸部?一看原來是振忠在老公示意下,
正在吸我的乳頭,這種感覺跟以前的高潮完全不同,以前老公一邊插一邊吸,動
作不是很順暢,現在兩個人一人負責一邊,高潮不斷。振忠拿起毛巾將我胡亂擦
一擦,就與老公把我抬到房間去,躺好後老公繼續上場,我的嘴巴吸著振忠的陰
莖,兩個人4隻手在我身上遊動,胸部乳頭,陰蒂、陰道、嘴巴一直都在刺激中,
這種感受沒親自體會的人無從感受起。

  老公授意振忠上陣,振忠繞了過來,趴下來用嘴巴來吸我陰部。這時的感覺
更刺激,我有一種偷竊得手(小時騙父母親)的快感,他是第三者,他的每一吻
都讓我很興奮、也都很期待,陰蒂被撥開露出肉豆,他用吸的好刺激喔!吸尿尿
的洞,又癢又刺激,這時老公遞給他一個安全套,他猶豫了一下,就套上然後插
了進來,他的陰莖較老公的粗、硬,但較短。

  他插進來後陰道壁整個摩擦到,一進一出好不刺激,堅硬有力的陰莖,插得
我魂飛九天,強力的衝刺,讓我高潮連連,在一次的高潮後全身筋巒昏了過去,
嚇得老公趕快過來「老婆!醒醒!老婆!怎回事?」我大概失神有20秒,然後
才回神,這才體會原來這種高潮較以往的高潮都來得久來得深,全身骨頭都散掉
了般,不是一般筆墨所能敘述。他不是1加1等於2,而是1加1的平方等於4。

  這樣抽插了約百來下,振忠把我的一隻腿抬高,他的陰莖從側面插入我的陰
道,我的媽呀!頂到我的子宮頸了,他的每次抽插,都命中我的花心,淫水又大
量流出。每次抽插——陰蒂、陰道口、陰道壁、子宮頸全部刺激到,再加上嘴裡
老公的陰莖,乳頭的撫摸,高叫連連「喔喔!好舒服!喔喔喔喔喔喔——」

  就這樣振忠插了約20分鍾,換了4種姿勢,就再換我老公,我老公再插1
0分鍾,才一個一個投降,當老公的精液灌進子宮時,今天也感覺特別敏感,熱
熱的精液澆得花心好不舒服。

  3人躺在床上我在中間兩手抱著兩人,向著老公:「老公!今天很刺激,也
很舒服!」老公問我:「喜歡嗎?」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再轉身向振忠,這時
振忠吻了過來,我閉起眼睛接受他的深吻,「大嫂!不好意思!我太衝動了!對
不起!」這次換我吻了他堵住他的嘴,而他的手還放在我的陰蒂上。

  「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希望你把這裡看成你的家」老公說著:「振忠!以
後筱芬不只是你的大嫂,也是你的老婆,你要愛護她、保護她!有沒有意見?」
「國誠!很謝謝你!收留了我,又給了一個家,也給了我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
我不知要如何感謝你?」

  「那我以後不就有兩個老公了嗎?別人問我要怎麼回答?」我提出問題「這
樣好了剛好筱芬和振忠都同性,那對外就說是兄妹好了!」

  這時兩個老公的陰莖又挺起來了,這次是振忠先上來,原來的那種充實感又
來了,剛才的高潮未退,現在又再插入,馬上高潮又起,淫水又流出來了,「啪
啪啪啪」衝刺時陰部碰撞時發出的聲音,老公則坐在旁邊觀賞,「老婆加油!老
婆加油!」

  經過這次後我在家裡穿家居服,也不再遮遮掩掩,也不再怕振忠看了,有時
從外面回家,太熱了把衣服一脫,就光溜溜到處逛,振忠看到就趕快把陽臺窗戶
窗簾拉上,怕被別人看到。有時振忠上完課回來洗好澡,看我一人在看電視,就
坐在我旁邊吻我一下,將我摟抱了過來,讓我好有安全感,我很喜歡被抱的這種
感覺。「老婆!今天過得好嗎?我好想念妳?」說著手就伸進衣服內,我的蜜汁
又來了,在客廳就辦起事來,幾次老公加班較晚回來都看到我們正在辦事!「振
忠加油!老婆加油!」

  每次做愛時,兩個老公給我的感受都不一樣,老公們也看出來了,於是做愛
時就用眼罩把我的眼睛蒙起來,這樣我就更專心的享受——現在吻我胸部的是誰?
摸我大腿的是誰?吻我陰部的是誰?插入我嘴巴的是誰?插入陰道的是誰?結果
我猜對了他們就馬上換,再要我張眼看看;例如:我感覺插進陰道的是大老公,
因已碰到子宮頸,但他們回答不對,又陰莖較硬的是二老公,用手一抓就會感覺
是他,這種遊戲很有意思。

  每星期日都會有老公陪我上超市買菜或百貨公司,碰到鄰居我都會向他們介
紹,這是我哥哥然後兩人就會相視而笑。週日下午有時大老公要做功課,只有我
與二老公睡午覺,當然是先小戰一番,我感覺獨自與二老公做愛時的好處是,他
很重視我的感受,當他的陰莖插入我的陰道時,他會由淺而深,由輕而重,等到
我的蜜汁夠多後,才開始直衝到底,每換一次姿勢就會插個百來下,也會讓我在
上面,讓我自行控制深淺,我最喜歡他將我一條腿抬起由側面進攻,這種姿勢會
每次到底,我稱他為「五體投地」因為陰蒂、陰道口、陰道壁、子宮頸、屁眼,
都會被刺激到,我也喜歡坐在他陰莖上,被他抱在懷裡,我的屁股一面上下自我
控制陰莖的深淺,而他一面吸我胸部或與我接吻,那種快感也很銷魂,這時大老
公就坐在旁邊做電腦資料。

  振忠每星期一、二、四、五晚上要上課,所以星期三、星期六晚上8點以後
就是我們一起交流的時間,所以只要是這兩天,大家都及早把工作做好。8點一
到大家互相使個眼色,不約而同就往浴室走。接下來就是一場二小時的肉搏大戰。

  平常日因要上班所以我要求他們要戴套,星期六晚上我因有吃避孕藥,再加
上兩位老公經健康檢查一切正常,所以他們都不用安全套,每次做愛他們都直接
將精液射入,尤其是第三次射精後,我會將屁股抬高,讓精液進入子宮深處。這
樣在充分休息、老公的好料理及精液的灌溉之下,胸部由36C升為36D,皮
膚更白嫩,這是意料外之收穫。

  兩個老公相互約定要如何分擔家事,於是列出一張家事表,我看了結果哈哈
大笑,「家事不用我做、髒衣服不用我洗、地板不用我擦、飯菜不用我煮、假日
至少有一個老公陪我逛百貨公司、晚上洗澡要幫我擦背、洗頭時要幫我沖頭髮,
老婆不想辦事時不可強求,老婆不高興時要安慰她,最重要的是不可惹老婆生氣。
我在家裡唯一要做的是,早上7點起來做早餐,陪老公吃早餐。」

  今天又是星期三,早上要出門時兩位老公互相叮聆且使眼色,傍晚振忠負責
到公司接我下班。今天我情緒都特別高昂,像一隻蝴蝶般飛來飛去,同事問我是
否有什麼喜事?我都以微笑應對,老闆也感覺到我的改變,工作上更加順利,也
幫老闆解決了不少問題。我那單位因受我影響,效率比別的單位高很多,老闆在
高興之餘幫我們加薪,而我也晉升為助理秘書。但我的祕密沒人知道,我只要一
想到晚上要跟兩個老公做愛,我的蜜汁愛液又不自主流了出來,大老公的長、二
老公的粗,每次都讓我魂飛九天,今天的高潮將如同往常,甚至更超越,每人至
少要在我體內射精3次,想到這裡我的臉龐又泛紅了、水汪汪的雙眼、加速的心
跳、升高的體溫——讓我對人生充滿了希望與期待,聽了我的故事,你是否同意
我的說法,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觀看: 1431 · 發佈: 2978 天前

我和妻子這些年的性經歷

                引 子

  這是一個親身經歷過的故事,主角就是我自己和我的妻子。

  回顧曾經的經歷,什麼感覺?心跳?刺激?荒唐?真實?各種感覺都會有,


但無論如何,這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酸辣苦甜,都是生活,寫下它,是為了記


錄一段曾經難忘的過去,也許是為了忘卻,也許是為了反思,也許是為了做一個


終結。

  我的妻子晶兒是一個很保守的小女子型的妻子,賢惠、持家、理性、獨立、


善良,在性的方面非常單純,我是她的第一個正式的男朋友,事實上在一直到我


們結婚以後很多年,她都只有我一個男人。

  而我呢,是一個對性的需求很強烈的男人,年輕的時候,妻子(當時的女朋


友)不在身邊,那時幾乎是每天都要自己來解決無休止的性的衝動。但事實上,


一直到今天,自己都很難理解為什麼就會對淫妻類的幻想充滿了興奮。

  淫妻類只是一種說法,所指的,很奇怪,就是對來自自身的性刺激的衝動微


乎其微,但來自自己妻子的性刺激、性滿足卻能夠給我造成極大的衝擊和滿足,


例如想到妻子暴露給其他男人,或者與其他男人親熱,等等,往往比自己與妻子


做愛還覺得興奮,似乎自己的性快感完全是寄托在她的身上?

  大概是在三年前,當我意識到了這一點,就開始瘋狂的搜集這方面的文章,


也在網上認識了一些網友,發現在網上真的也有很多同樣的人,慢慢的自己也完


全接受了這些觀點,認為這些也是正常的性的方式之一。

  終於有一天,自己已經不能滿足於單純的幻想了,我開始認真考慮,能否說


服妻子也能夠接受這些觀點,從而真正改變自己現實的生活。

  整個故事,就是自己推動、嘗試、實踐、反思的心路和現實歷程,當然,事


實之外,也加入了一些幻想的內容,因為,沒有人知道真正的事實是怎樣的,而


且幻想會為我帶來很大的滿足。整篇文章會以一個一個小故事為主題構成。

  


              第一章  暴露

  妻子雖然個子不高,但長得很漂亮,而且身材非常好,皮膚很白,很光滑,


些,那就是個萬人迷了,我就追不到了。

  妻子原來的衣著是非常保守的,也不重視穿著打扮,所以第一步,就是希望


在她的外在形象中加入一些性感的元素,好讓她美好的身材能夠更多的被大家分


享。

  其實原來我很少自己給妻子買衣服的,都是和她一起去,她喜歡什麼就買什


麼,結果總是一些稍稍性感一點的款式就馬上被她否決了,太露了,太低了,等


等。

  於是我就趁自己出差的時候,自己做主給她帶一些衣服,當然,款式多少都


會有一些性感的啦,木已成舟,不穿就浪費啦,那就試一試吧。這樣,吊帶的、


低胸一點的、透一點的衣服,就都有機會穿在美麗的妻子身上了,慢慢的,自然


而然,她就適應了。也挺好的,我喜歡,其他很多人也喜歡,也沒有人有什麼損


失。

  妻子在我們剛在一起生活的時候,在家裡,甚至上床睡覺的時候,都會穿著


胸罩,而我是個裸體主義者,在家裡,最喜歡什麼都不穿了,光光的,多自在,


開始她看不習慣,但屢教無效之後,就也不管我了,慢慢受我潛移默化的影響,


也變得隨便了一些。

  關鍵的突破,是有一天我看了一篇報道,常穿內衣的女人比少穿內衣的女人


乳腺癌發病率高很多,晚上還穿內衣的女人就更高了。給她看了以後,對她觸動


比較大,晚上就再不穿內衣了,兩個大波波在睡衣裡面晃來晃去,甚是養眼。

  夏天的時候,天氣越來越熱,在我的鼓動下,終於她也和我一樣,脫掉了最


後一件衣服,在家裡赤裸裸一絲不掛,兩個人回到家,洗了澡,就開天體營,在


廳裡看電視、做事情、打電腦。

  但我們那時住的房子離周圍的樓很近,樓和樓往往距離只有幾米,我們的陽


台對面就是別人的窗戶,說老實話,我們在廳裡幹什麼,對面的人如果想看分分


鍾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但習慣了,就無所謂了,即使是妻子


在我們開玩笑的時候也說:「看就看了,也不少什麼,難過的是他自己。」

  但壓力還是有的,晾衣服要去陽台上晾,這是她的工作,大家可以想像一下


一個裸體的美女在陽台上晾衣服,幾米外的屋子裡會不會有人偷看呢?有幾次,


她就突然跑回來,很緊張的給我說:「我發現對面有人在看我啊。」

  我心裡說,你現在才知道啊。口頭上當然要安慰一下啊,沒關係的啦,即使


看了難受的是他自己嘛,然後還得她去繼續自己的工作。這時候,即使我關了廳


裡的燈,陽台上那雪白的裸體還是清清楚楚。

  有時候晚上做愛的時候,我們會關了廳裡的燈,就直接在廳裡的沙發上做,


我們最喜歡的姿勢,就是我坐在沙發上,她面對我坐在我腿上,這樣她感覺刺激


最強,而且我可以同時親著她的小乳頭。

  有時候我激動起來,就會抱著妻子到陽台上,讓她雙手扶著陽台的圍欄,把


她肉感的屁股向我撅起,從後面插著她,一對大波波隨著我的動作在陽台上擺動


著,在這種時候她是無法壓制自己的叫床聲的,婉轉而急促的呻吟在樓群間散播


出去。

     ***    ***    ***    ***

  有一次我給妻子買了幾件吊帶小背心,很有些薄的,但不透,她蠻喜歡的,


早上上班換上新衣服,發現一個新問題,這樣的衣服是不好穿有帶的胸罩的,但


當時家裡還剛剛就沒有無帶的胸罩了,折騰了半天,最後她決定,算了,就不穿


內衣了。

  當時我心裡一陣狂喜,真是好性感啊,因為她的乳房本來就比較豐滿,穿上


後小背心緊緊地貼在身上,乳房的整個形狀非常清晰,乳頭小粒粒明顯的凸起在


前面,看得我小弟弟馬上就硬了,但心裡還是簡直不能相信,因為我內心期望這


一天很久了,口頭上還是問了一句:「就這樣去上班啊?」

  「那不好吧,太性感了,還得再加件外套吧?」就在外面加了一件小外衣,


但是沒有扣子的那種,要用手把衣服往裡拉一些,就看不到什麼了,手鬆開,偶


爾還是能看到一些端倪,但不那麼明顯了。就這樣,妻子去上班了,那一天,我


都很興奮,想著妻子的性感模樣。

  之後,妻子似乎就開始喜歡不穿內衣,我問過她,她說這樣穿著很舒服,我


問她不怕走光了?她笑著說自己小心一些就好了。我猜想,也許她已經從性感中


找到了更多的自信了。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一幫朋友去海邊玩,因為她也沒什麼事情,就帶她一


起去了。那天,她上身穿一件吊帶小背心,外加一個小外衣,下面是一件短裙,


也就是平常的穿著。到了海邊,大家該游泳的游泳,該玩的玩,她不喜歡游泳,


就在我旁邊跑來跑去,一會把我埋在沙子裡面,一會到處錄像。熱了,索性就把


小外衣脫掉了,她玩得很高興,沒有留意,周圍的人可就幸福了。

  因為她的吊帶小背心是棉質的,很貼身的那種,脫掉了小外衣,兩個豐滿的


乳房隨著她的跑動,在大家面前像小兔子一樣跳躍起伏,真是波濤洶湧啊,不知


道其他人感覺怎樣,我的小弟弟可幾乎一直在硬著呢。

  等回了家,晚上上了床,當然不會放過她,我們一邊做愛,一邊調情。原來


她早知道周圍的男人都盯著她的波波看的,呵呵,但她好像也挺興奮的。

     ***    ***    ***    ***

  因為妻子在一家外企作行政工作,管理比較嚴,我平常很少去她們單位,有


一次有急事去找她。那天她剛巧穿的一件碎花的吊帶裙,早上外面套了件披肩上


的班,我到了單位才發現她的披肩沒有穿,就直接只穿著那件貼身的碎花裙子,


一對乳房就那樣明目張膽的招搖著,呵呵,要是我是他同事,一定認為這裡有些


引誘意味的。我有些曖昧的輕輕的問她:「怎麼把披肩脫掉了?這麼性感啊?」

  「你胡說什麼啊,人家有些熱嘛!」她的臉一下就紅了。

  辦完了事情,我拉她出來。「還有什麼事情啊?」她很奇怪。

  「先別問,跟我來就好了。」我和她出了辦公室,坐電梯一直到了最高層,


然後又走樓梯,一直上到這個寫字樓的天台上。這個寫字樓很高,站在天台上可


以看到很遠,而且沒有一個人。

  「到這裡幹什麼啊?」

  「呵呵,你說呢?」我一把把她抱住,就去吻她。

  「嗯,你幹什麼啊,不可以在這裡的,萬一被人看到了怎麼辦啊!?」她很


緊張的拒絕著。

  「誰讓你這麼性感呢,我受不了了,你摸摸看,雞雞都硬起來了!」我把她


的手拉到我下面,然後隔著她薄薄的小吊帶裙揉捏著妻子的大波波。

  「在這裡,不行啊,萬一被我的同事看到,那可糟糕啦。」妻子雖然還在抗


拒,但身體已經背叛了,身體變得柔弱無骨,喘氣連連,緊緊貼在我的身上。

  「呵呵,如果被人看到了,是女的,就讓我一起幹,是男的,就讓他一起來


干你嘍。」說完,不由她再說,從下面一把將妻子的裙子掀起到腋下,然後把小


內褲拉下去。

  妻子抬起腳配合我把它脫掉,這樣妻子就幾乎是全裸的站在這個城市幾乎最


高的天台上,手撐在一個檯子上,為我又翹起了她那性感的小屁股,我迅速脫下


自己的褲子,將早已勃起的陰莖插進了妻子的下體,快速地操弄著。陽光下,妻


子雪白的裸體顯得那樣耀眼。

  高潮過去,平靜下來後,發現的問題就是誰都沒有帶紙巾,相視笑了一下,


只好用她的小內褲做清潔了,然後呢,「那下午怎麼辦啊?沒有內褲了?」我色


色的問她。

  「你說呢,不穿了唄。」她做了一個鬼臉,拉著我下樓了。說實話,到看不


出有什麼問題,只是我想著妻子完全沒有穿內衣在辦公室裡的樣子,小弟弟又開


始躍躍欲動了。

     ***    ***    ***    ***

  有一天,我加班回來的比較晚,因為下著小雨,而我沒有帶傘,打電話給妻


子,她說過來車站接我,自己心裡覺得暖暖的。

  等到了車站,一下還沒看到妻子,找了一下,才在角落裡頭看到她,我摟著


她的肩膀,兩個人打著一把傘,慢慢的往回走。

  這時我才留意到,她穿著一件從來只是在家裡才會穿的絲綢睡衣,很薄,也


很低胸,乳房大概有一半是露在外面的,下面的裙擺也很短,一雙玉腿大都裸露


著。同時,很顯然,她仍然沒有穿內衣,我用手趁著旁邊沒人的時候,輕輕的從


睡衣口伸進去,偷偷的撫摸她光滑的乳房,她嬌羞的說著:「討厭。」

  「呵呵,今天膽子怎麼這麼大?」

  她沒有回答,而是拖著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臀部,呵呵,原來老婆今天連內褲


也沒有穿,就跑出來了。「哇,你真猛!」我驚呼道。

  她笑盈盈的看著我,我真是愛死老婆了。我們就這樣摟摟抱抱的到了樓下。


在樓梯上,她走在前面,我緊跟在後面,雙手把她的睡衣下擺一下子撩了起來到


了腰上,把它高翹的白皙的臀部和雙腿全部露了出來。

  「哎,你幹什麼啊,這是在樓道裡啊!」

  「沒關係,這麼晚了,我們就在這裡親熱一下。」我沒給晶兒喘息的時間,


趁她扭頭的當就從後面親著了她的脖頸,那裡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很快,她就嬌


喘連連了,這時,我的手一點也沒閒著,從下面一直往上摸到了她的乳房,這樣


她就幾乎全身都裸露在樓道裡了。

  晶兒也沒閒著,雙手已經反手解開了我的褲子,拉出了我的小弟弟,我把她


推到牆邊,讓她的雙手撐在牆上,迅速的從後面進入了她,裡面早已濕得一塌糊


塗了,她很快就興奮到大聲呻吟起來,我只好用手摀住她的口,盡可能的小聲一


些。很快,我就射精了,可她顯然還沒有滿足,抱住我,「嗯,我還要嘛!」

  「乖,我們先回家,回家繼續,好嗎?」說實話,在隨時會有人經過的走廊


裡,我還是有些擔心的。她已經沒什麼力氣了,全身軟綿綿的,我仍然在後面半


抱半推著她往上走。突然,我看到,我們的淫水正從她的大腿盡頭沿著大腿內側


往下流,亮晶晶滑膩膩的,看著淫蕩無比。所幸,一路上都沒有其他人,我們順


利的回到了家裡。

  晚上在床上,她告訴我,其實在去車站的路上,有兩個男孩,一直跟著她,


搞得她非常緊張。我問她:「你猜他們想幹什麼?」

  「幹什麼?那還用說,想幹你老婆唄。」

  「那你怎麼想的,想不想讓他們干?」我在挑逗著她,開始用口親吻她的乳


頭。

  「他們人太多了,如果就一個人,我就讓他干了。」她也在挑逗我呢。

  「那你會跟他去他家裡?」

  「不用,就在樓下那個偏僻的角落裡,就可以了,我會撅起我的屁股,讓他


從後面插進來。」

  「那你就被他強姦啦!」我的手已經在妻子的小洞洞裡了。

  「啊,強姦就強姦,我喜歡被不認識的人強姦,他的雞雞一定好大好大啊,


我會被他干死啊,那我就接不到你了啊,要是你過來,看到了那怎麼辦啊。」

  「我會一把把他打開,然後換上我,繼續幹你這個小蕩婦啊,干死你啊。」


我已經插在她的裡面了,迅速的抽插著。

  「好啊,干死我啊,我是個蕩婦,我要你們都來干我啊!」

  我明白,晶兒非常非常的愛我,她知道我喜歡這樣的幻想,所以就總是為了


滿足我配合我,我只是不知道,在為了我之外,是否她也會真的有那麼一點喜歡


這樣的幻想?

  


              第二章  網絡

  網絡是一個新的虛擬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人多少總會發生一些變化,變得跟


現實中不同。

  因為工作的關係,妻子對電腦比較陌生,以前幾乎從來不去碰她。只是在我


的鼓動下,開始慢慢接觸電腦和網絡。

  最初是在我的帶領下和我一起看一些色情文章和圖片,妻子往往會很驚訝:


「怎麼會這樣啊!?」但無論如何,看著看著,很快她就會濕潤了,然後我們就


會瘋狂的做愛。

  但事實上,雖然我更中意小說,因為給你更大的幻想空間,但她更喜歡錄像,


她覺得錄像更直觀一些,她最喜歡的就是我們兩個人半躺在廳裡的沙發上,一邊


看色情錄像,一邊撫摸,做愛。為了把片子看完,往往兩個人都會努力延長做愛


的時間,結果妻子總是能夠達到持續的不斷的高潮。

  我們更大的突破,是在網絡上,為了鼓勵她上網,我為她申請了一個QQ號


碼,並且鼓勵她在網絡上認識一些朋友,甚至把她介紹給了一些我的一些有共同


興趣的網友,慢慢的,她對網絡的抗拒心理小了,我感到她甚至已經開始喜歡上


了網絡這個虛擬的世界了。

  妻子叫床的聲音非常好聽,不只是好聽,簡直是動人心魄了,我相信任何正


常男人只要聽一下都會立刻勃起的。有一天晚上,做愛的時候,聽著妻子興奮的


叫床聲,我突然想起:「老婆,你叫床的聲音這麼好聽,我們讓別人聽聽吧?」

  「好啊,但是除了你,已經有人聽過了啊?」

  「啊,還有誰聽過啊?」

  「我們隔壁的啊,對面的啊。」晶兒羞澀的說。我知道,她說的是事實,因


為她叫床的聲音太大了,我想隔壁的一定常常能聽到的,因為偶爾我們也能聽到


隔壁有女人的叫床聲,我想我們兩家的床可能都放在同樣的位置。

  「呵呵,你怎麼知道他們也聽到了?」我開她的玩笑。

  「常常我們晚上作了後,早上出門碰到他們,他們都會怪怪的看著我啊。」

  「不會吧,隔壁住了四個小伙子呢,是哪個啊?」我來了精神。

  「都會啊,像要吃了我一樣呢。」

  「那你沒讓他們佔些便宜啊?」

  「早上嘛,時間那麼緊,哪有機會呢,那個個子高高的,還挺帥的呢。」

  「想不想搞搞他?」我開始更快的插著她。

  「啊,想啊,想啊,你讓我搞嗎?」

  「行啊,行啊,你去搞吧,明天就讓你去搞他。」

  「不,不,我要等你去出差了,再搞,我要把他領到家裡,就在我們這個床


上搞他。」

  「好啊,那其他人也要怎麼辦?他們幾個單身,都挺可憐的呢,連個女人都


沒有啊!」

  「那我就讓他們排隊吧,一個一個的進來,一個一個的搞我,啊,快點啊,


再快點……」

  高潮過去,在休息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在網上,我有一個南京的朋友聊得


非常好,應該說是興趣相投。於是我說:「我們給別人打電話,讓別的男人聽聽


你叫床的呻吟好不好?」

  「給誰啊?」

  「我有一個網友,在南京,人很好的,我們騷擾他一下,好吧?」

  「呵呵,這樣不好吧?挺難為情的。」

  「沒關係,又不認識的,而且這個人挺有意思,回頭你和他在網上聊聊。而


且,他的雞雞很大的,聽他自己說的。」

  「有多大啊?」她有些好奇。

  「他自己說有20厘米。」

  「呵呵,騙人的,我才不信呢!」

  雖然她還是半推半拒,我已經拿起手機,撥通了這個朋友。

  他很奇怪,這麼晚了我會打電話給他,我告訴他,我們在床上,我想讓他和


我妻子通通電話,他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當時他還在辦公室加班,剛好也就


他一個人在。我把電話給了妻子。

  「喂,你好,」妻子有些緊張。

  「你好啊,是晶兒吧,我常聽王哥說起你。」

  「是嗎,他都和你說了我些什麼?」

  「呵呵,我知道你很賢惠啊,而且很漂亮,皮膚很白啊,還有……」

  「還有什麼?」

  「還有,我還看過你的照片,還有沒穿衣服的照片。」

  「真的?」她看著我,擰了我一把,「你真討厭啊!都不和我說,就發給別


人了!」是的,我是曾經發過一些妻子的裸照給他,讓他興奮很久。

  「嫂子,你們現在在幹嘛呢?」

  「嘻嘻,你說呢?」

  「是不是在做愛啊?」

  「嗯。」

  「那就什麼都沒穿啊?」

  「嘻嘻,是啊!」看著妻子既有些羞澀,又有些淫蕩的和別的男人調情,我


的小弟弟馬上又硬起來了,我扶她坐到我的身上,讓小弟弟重新放進她的小妹妹


裡面。妻子啊的呻吟了一下。

  「現在你們在作什麼?」

  「有一個雞雞,插到我的洞洞裡了。」妻子慢慢的也進入狀態了。

  「是誰的?」

  「是我老公的,他的雞雞好大啊。」

  「我的更大呢,想不想試一試?」

  「啊,才不要呢,我就要我老公的。」她開始更快的在我身上起伏。

  「那現在讓我摸摸你的波波好嗎?」

  「好吧,我的波波很漂亮的。」配合著他,我的雙手在妻子乳房上揉捏著。

  「啊,輕一些啊,喜歡我的波波嗎?」

  「嫂子的波波最好看了,又漂亮又光滑,我要親你的乳頭了。」

  「啊,好啊,我好喜歡你親我的乳頭啊。」

  「我還會親你的陰蒂,親你的小豆豆,讓你快樂得上天。」

  「啊,親吧,我喜歡,你親得我舒服,我就讓你干我啊。」

  「啊,嫂子,我的雞雞已經很硬了,它又大又硬,能讓我干你嗎?」

  「好吧,你來干我吧,來吧,使勁干我吧。」

  「啊,啊,我要把我的大雞雞全部干進去,干到你的花心!」我想像到,他


一定已經脫了他的褲子,正在那裡手淫。

  「啊,親愛的,快一些,快一些,干死我啦!」妻子大聲的呻吟著,然後,


迅速的達到了高潮。

  當妻子趴在我身上時,我接過了電話。「兄弟,感覺怎樣?」

  「哎,真是受不了,嫂子真是極品,真希望以後能夠和她見一次。」

  「以後會給你機會的,回頭你們在網上聊聊吧,今天就早些休息了,88」

  「好,幫我給嫂子說聲再見,謝謝她。88」

  關了電話,我開始調笑妻子:「老婆,你今天好淫蕩啊!」

  「還不是你,討厭啊!」妻子把臉埋到我的懷裡。

  「以後真的讓他幹?」

  「才不呢!」

  「你剛才可是調戲得人家很難受的。」

  「嘻嘻,就是讓他難受,聽得到吃不到。」

  「回頭想不想和他在網上聊聊?」

  「好啊,那個人還是挺好玩的。」

  後來,我就把妻子的號碼給了他,方便他們聊天。其實我並沒有留意他們聊


天的內容,只是有時候和這個網友聊起來的時候,他就會告訴一些比較刺激的情


節,例如有一次我出差的時候,他嫌在網上聊得不過癮,就直接給妻子打電話,


兩個人通過電話互相調戲,搞到他射精,據他說妻子也達到了高潮。

     ***    ***    ***    ***

  我經常會出差,等她學會了上網,出差時我們就常常是通過QQ聊天,可以


節省很多電話費。當然,透過網絡,不像面對面那麼真實,反而增加了我們幻想


的空間。事實上,因為我們常常玩一些幻想的遊戲,很多事情至今我都無法確定


是真實的還是幻想的。

  又一個我出差在外的夜晚,我們聊天又聊到性,搞得大家都挺興奮的。

  「老公,我受不了了,我好想要啊。」

  「那怎麼辦呢?呵呵,要不,去找個帥哥去去火?」

  「好啊,那我去找啦!」

  「去哪裡找?」

  「你忘了,隔壁就有四個呢。」是的,我們隔壁住的是四個小伙子,像是剛


畢業的樣子,很年輕也很健康的感覺。

  「那麼多呢,老婆應付得過來嗎?」

  「試一試啊,沒試過怎麼知道?」

  「那好啊,你去啊,怎麼計劃啊?」

  「那還不簡單,我就說咱們家什麼東西壞了,請他們過來幫忙修理嘛。」

  「然後呢?」

  「嘻嘻,然後,就相機行事啦!」

  「那好啊,你去唄,試試看我們老婆還沒有魅力了?」說實話,我認為她是


在和我調情,我猜她應該沒有那個膽量。

  「那我該先去打扮一下啦!」

  「打扮什麼呢?就這樣去嘛,不讓他們流鼻血才怪呢!」我知道,她現在又


是一絲不掛的在和我聊天。

  「那可不行,不是和你開玩笑的,我真的去了啊,我會套那件藍色的睡衣,


好不好?」那件藍色的睡衣是我給她買的一件很性感的睡衣,純絲綢的,V型的


胸口很低很開,如果她就這樣裸體的套上那件睡衣,任何男人都會流鼻血的。

  「好啊,你去啊!」我在調戲她。

  「好,老公,如果我半個小時還沒再上來,你就先休息了,88」

  「呵呵,我才不要等那麼久呢!」可是,我還沒有發出去,她就下線了,這


可是我沒想到的,也許,她在和自己捉迷藏吧,其實雖然我們經常開這方面的玩


笑,但我知道她只是限於和我一起幻想而已,是從來沒有打算真實地去做的。

  但我等了大概十五分鐘,還沒有等到她上來,我有些沉不住氣了,於是撥通


了她的手機。

  「喂,在幹嘛呢?」

  「喔,家裡電視有些問題了,我請我們鄰居來幫我看一下。」

  「不會吧,你來真的?」我有些驚訝。這是,我聽到背景裡有一些叮叮咚咚


的聲音,還有兩個男生的對話聲。

  「嘻嘻,真的,真的壞了。」她輕輕的對著話筒說。

  「要小心啊!」我開始有些擔心安全問題了,但同時想像著妻子那身打扮,


幾個男人圍著她的周圍,我的小弟弟迅速的硬起來了。

  「沒事的,等會在網上再和你說。88」

  電話掛了,我既緊張又興奮,一便幻想著一邊安慰自己的小弟弟。大概又過


了十五分鐘,妻子重新上來了,「怎樣?」我迫不及待的問著。

  「嘻嘻,不告訴你!」看來她的心情很好呢。在我的再三追問下,她給我講


了如下的第一個故事,之所以用故事,是到現在我也還認為故事的成份可能更大


一些。

     ***    ***    ***    ***

  當妻子敲開了隔壁的門以後,屋裡四個男孩只有兩個在家裡,光著上身,下


身只穿著短褲,裸露出健康強壯的身體。看到妻子以後,他們非常緊張,妻子說


他能感覺到兩個人的下面馬上都有了反應。他們知道妻子是他們的鄰居,聽到妻


子說家裡的電視出了問題,馬上表示沒問題,立即可以過去幫忙看一看,就跟隨


妻子來了我們家。

  在家裡,妻子告訴他們家裡的碟機放不出來碟了,他們一邊忙著檢查,一邊


偷偷的拿餘光掃著妻子的身體,妻子本身就穿得非常暴露,偶爾和他們一起彎下


腰,蹲下來,他們就可以毫無遮掩的看到妻子豐滿白皙的乳房、兩粒玫瑰色的小


乳頭,甚至可能包括淺黑的陰毛。妻子說,她也抑制不住自己的衝動,趁機撫摸


了一下那個高個男孩健美的背部。

  他們顯然很緊張、激動,眼神裡充滿了慾望,但行為又很拘謹。還是妻子主


動和他們閒聊了幾句。其實碟機沒什麼問題,只是妻子放了一張放不出來的碟而


已,所以問題很快就解決了,但同時他們看到了我們碟櫃裡的很多色情光碟。妻


子說,其實她真的很想發生些什麼,但又不知該怎麼做,後來我的電話過來了,


他們挺緊張的,很快就告辭了。

  我聽了非常興奮,她本來就很興奮,和我又調了一會情,就更難受了。

  「老公,我下面全都濕透了,怎麼辦啊?」

  「那你再去請他們回來啊?」

  「真的可以嗎?怎麼說啊?請他們到我家裡來,幹你的老婆?」

  「是啊。」

  「等一下……」

  「怎麼啦?」

  「門鈴響了。」

  「是誰啊,這麼晚了?」我等待了幾分鐘。

  「老公,你先休息吧,明天我在和你說吧。」她又上來了。

  「誰來了?」

  「沒事,你休息吧,早些睡吧,88」

  「好吧,88,」可是我總覺得挺奇怪的,想了想,還是撥了她的手機,關


機了!想來想去,也沒什麼頭緒,就休息了。直到第二天晚上,我們再聊天的時


候,她又告訴我一段讓我興奮不已的第二個故事。

     ***    ***    ***    ***

  原來昨天晚上,後來來摁門鈴的還是隔壁的兩個小男孩,一個高個的,一個


胖胖的。

  「咦,怎麼啦?」

  「姐姐,你好,我們,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沒關係,什麼事情,你們說。」

  「我們想,如果你方便,想在你這裡看一看碟?晚上睡不著覺。」

  「喔,沒問題,剛好我也睡不著,你們進來吧。」晶兒想,他們一定是心有


不甘,或者確實是睡不著覺,所以又鼓起勇氣找了這麼一個理由,其實不和自己


是一樣的嘛。

  「碟櫃裡有一些碟,你們自己挑一挑,喜歡看什麼就看吧,我去給你們倒些


水。」

  「好,謝謝!」門關上了,妻子去為他們倒了兩杯水,坐在沙發上,看他們


在那裡挑。

  「大姐這裡好多好看的片子啊。」

  「我老公喜歡看。」看到他們正在翻的都是一些色情片子,妻子趕快給自己


找個台階下。

  「這部『忠貞』大姐看過嗎?好看嗎?」

  「沒,沒看過,你們要看,就看看吧。」其實妻子早和我看過啦,她還很喜


歡呢,那個片子很色情,應該算5級片了。

  片子放進去,他們和妻子一起坐在沙發上,很自然,妻子被他們夾在中間。


慢慢的,鏡頭中出現了一些赤裸裸的鏡頭,甚至是直白的性器官的交媾,妻子看


得胸潮起伏,開始面紅耳赤,以前從來沒有和別的男人一起看這麼露骨的片子,


而且是穿成這樣。他們倆表面上看著屏幕,實際上都在偷偷的看著妻子的肉體。

  「把燈關了吧。」妻子很小聲的說。

  「好,」矮個男孩扭扭的去關了廳裡的燈,但妻子還是看到了他短褲裡高高


挺起的一塊。

  燈關了,屏幕上是扭動的肉體,深深的喘息聲,沙發上,妻子幾乎快要躺著


了,一對赤裸修長的大腿裸露在外,睡衣的下擺僅僅遮住陰部,兩個男孩的手不


知何時偷偷的放到了妻子的大腿上,但沒有敢有更進一步的行動,妻子的小洞洞


早已經是水漫金山了,經過一晚上的煎熬,是那樣的急切的渴望有一根堅硬的陰


莖能夠插入進來。

  「你們,慢慢看,我先回臥室,休息了。」妻子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站起來


的時候,右手不小心抓到了高個男孩的下身,正握住了他的陰莖,感覺到是那樣


堅硬和龐大。妻子進了臥室,並沒有關門,面朝裡直接躺在了床上,緊張的期待


著一些令人激動的事情的發生。從廳裡可以直接看到臥室裡的春光,美麗的女人


幾乎是完全裸體的橫臥在睡床上。

  大概過了五分鐘,妻子感覺到有人站在自己的身後,然後是奚奚索索的脫衣


服的聲音,然後,一具結實火熱的肉體就從後面緊緊抱住了妻子,堅硬高翹的陰


莖直接頂到了妻子的陰部,一隻大手在妻子豐滿的乳房上游動,妻子猜應該是那


個高個男孩,她裝作睡著了,任由他猥褻著。

  很快,他的手就從睡衣下擺伸了進去,將妻子的睡衣一直拉到頸部,這樣妻


子就幾乎是全身赤裸的側臥著,然後他的陰莖迅速而有力的插入了妻子的陰道,


妻子興奮的叫了出來,他的陰莖真的很長啊,按妻子的說法比我長很多,一下就


插入到了以前從沒有插入過的地方。

  但妻子突然想起來什麼。

  「等一下!」妻子攔住他,輕聲說。

  「怎麼啦?」

  「戴上套,好嗎?」

  「好吧,在哪裡呢?

  妻子坐起來,把睡衣從頭脫下來,就這樣一絲不掛的下了床,去衣櫃裡找出


了我們常用的避孕套。上床的時候,妻子看到那個胖男孩正坐在廳裡的沙發上,


探著腦袋往臥室裡看呢。

  「你也過來吧。」妻子對著他招了招手,那個傢伙興奮得立馬就跑了進來。

  「把衣服也脫了吧。」此時也不需要有更多的言語,臥室裡充滿了淫蕩的氣


氛,妻子赤裸裸的跪坐在中間,分別幫兩邊的兩個男孩勃起的陰莖戴上避孕套,


然後對高個男孩說:「你躺平。」然後對著那高聳的陰莖慢慢坐了上去。

  「啊,好舒服啊!」經歷了一晚上的煎熬,妻子快速的上下運動著,一對乳


房上下跳動,那個男孩伸出手,緊緊抓住妻子的乳房,揉捏著。胖男孩也沒有閒


著,雙手在妻子全身撫摸著。第一次和陌生人一起做愛,而且是兩個,妻子感覺


到從沒有過的興奮,幾乎是瘋狂的在聳動著。高個男孩應該還是經驗太少,才幾


分鐘就呻吟著射出來了,而妻子正在通往高潮的半路上。

  「啊,不要停,不要停,我還要啊!」這時高個男孩的陰莖已經滑出來了,


胖男孩把妻子推倒到床上,變成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然後迅速的把已高漲


的陽具插了進去,胖男孩的陽具短一些,但很粗,給了妻子另一種強烈的刺激,


在幾分鐘的抽插後,他們雙雙達到了高潮。

  三具赤裸裸的肉體交疊的躺倒在我們的大床上,只剩下喘息的聲音,充滿了


淫糜的氛圍。

  「大姐,真好。」

  「其實,我喜歡大姐很久了,大姐好性感啊。」四隻手在妻子的乳房和身上


四處撫摸著。

  「喜歡,就常來玩吧。但大哥在的時候可不行。」

  「剛才大姐感覺好嗎?」

  「挺好的啊,你們好像挺有經驗的嘛?說實話,怎麼來的?」

  「呵呵,有時候,會和網友做的。」

  「哎,你們以前有過像我們今天這樣的嗎?我是說三個人?」

  「呵呵,說實話,有過的,上次我的一個女網友過來,她和我們在網上都認


識,晚上喝了酒,就睡在我們這裡,結果和我們四個人都作了。」

  「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

  「呵呵,姐姐不也是嘛,我們再來一次吧。」

  事實上,似乎妻子也不清楚那一夜到底做了幾次,後來她就完全沒印象了,


只是早上醒來時,他們已經不在了,留下的,只有凌亂的床單,和滿床乾涸的體


液。

  這第二個故事,讓我一整天都沒心思幹活,等到了晚上,我早早就坐到電腦


前,等著妻子上來。但因為她晚上單位部門有活動,一直到了九點多才回來。

  「晚上玩得好嗎?」

  「挺好的,吃了飯,唱了唱歌。」

  「今天又有什麼艷遇啊?」

  「老是想歪調調,巴不得有人干你老婆!」

  「哪裡哪裡,想你Happy一些嘛!」

  「哎,說真的,剛才我回來的時候,在門口碰到隔壁的男孩,請我晚上和他


們一起打牌。」

  「這麼晚了,會不會太累了?」

  「沒關係啊,今天是週末嘛!」

  「看來你自己想去?」我知道,妻子喜歡打拖拉機,已經很久沒有人陪她玩


了。

  「看你放不放心啦!?」

  「那就不能陪我說話啦,好想老婆的呢!」

  「親愛的,沒關係啦,明天打電話給你,好嗎,說不定,會有你喜歡的事情


呢!」

  這一句,立刻又勾起了我的慾望:「好吧,那你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打牌怕要玩得蠻晚的啦,你不要等我啦,明天再聯繫。88」

  自己不能在家裡陪她,又是週末,就讓她去玩一玩吧,也好。

  第二天早上,九點鐘起床,打電話給妻子,關機,這倒挺奇怪的,她通常從


來不會這麼晚還不開機的。一直到了快中午,才打通妻子的手機。

  「老婆,今天怎麼這麼晚才起來?」

  「嗯,昨天晚得太晚了啦。」妻子懶洋洋的聲音。

  「好玩嗎?」

  「嘻嘻,還行吧,你上網啦,上來我給你說。」妻子有些興奮的感覺。而我


突然也有一些預感,趕快打開電腦。通過網絡,妻子告訴了我第三個故事。

  關了電腦,妻子考慮該穿什麼衣服去,總不能像現在這樣光著身子去吧,呵


呵,當然穿睡衣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那麼多人,總還是要維護一下淑女的形象


吧。

  最後妻子上身選了一件棉質的小背心,很柔軟很舒服,但一點也不透,當然


胸罩還是沒有穿的,這已經成為晶兒的習慣了,下面配了一件白色的休閒短裙。


內褲在我反覆追問下妻子才告訴我穿的是我給她買的一件丁字內褲,其實平常她


很少穿丁字褲,她覺得下面勒得很不舒服,只是偶爾為了取悅我才會犧牲一下,


那天是覺得不穿肯定不好,因為短裙很容易走光,但心裡又有些心跳的想法,所


以就穿了那件白色的丁字褲。

  我問妻子,去之前有什麼期望嗎?晶兒告訴我說主要還是想玩玩牌,小小的


玩一點點心跳遊戲,沒打算做太出格的事情,那麼多人呢,怎麼好意思?是,其


實妻子平常還是比較保守規矩的,只是偶爾在很特別的狀態下才會變得很開放。

  妻子去了隔壁,四個人都在,大家介紹了一下,我們就把那個高個的叫小高


吧,胖男孩就叫小胖,還有一個黑黑的就叫小黑,白一些的就叫小白。平常有時


候他們門開著,都看得到四個人常常只穿內褲在屋裡行走,四個大男人也沒什麼


好迴避的,但今天都還比較規矩,都穿著體恤、短褲。

  妻子來了,很快就互相熟悉了,其實小高和小胖早就對妻子瞭解透徹了,妻


子說,他們肯定把昨天晚上的實情告訴另兩個人了,他們看著她的眼神一個比一


個色,她已經能夠感覺到今晚會有些事情發生了。

  因為多一個人,小高就負責給大家招呼,其他四個人就開戰了,妻子和小胖


打對家,小黑和小白打對家。四個男人都是一邊打牌,一邊不停的拿眼光掃瞄晶


兒,隨著每一次出牌,晶兒的乳尖就在小背心裡擺動。小黑和小白嘴巴比較甜,


很有技巧的吹捧著妻子,搞的妻子心裡挺高興的,很快大家就沒有什麼距離了。


他們也沒忘了調戲晶兒。

  「姐姐,平常你和大哥晚上在屋裡老在做什麼啊?」

  「沒幹什麼啊,怎麼啦?」

  「沒幹什麼,為什麼老聽到姐姐那麼大聲的在叫呢?」

  「討厭啊,不要亂說!」晶兒馬上羞紅了臉。

  「大哥挺厲害的吧?」

  「不要你管!」晶兒不想這個傢伙再說下去了。

  「呵呵,我們當然管不了了,只是想問大哥不在家的時候,要不要我們幫幫


忙?」

  「滾啊,好好打牌,你再亂說我就不玩了!」妻子裝作生氣了的樣子。

  小高沒什麼事幹,就拿了凳子坐在晶兒旁邊看他們打牌,當然他不會僅僅只


是看而已,他的手輕輕的放在了晶兒光潔的大腿上,晶兒臉紅了一下,也沒有作


聲,小子就得寸進尺,一邊和大家說著話,手就一邊探進了晶兒的短裙裡。

  妻子說因為丁字褲已經陷入到了陰唇裡頭,所以他的手一伸進去就摸到了自


己的陰毛和有些濕潤的陰唇,搞的他以為晶兒沒有穿內褲,嘿嘿的壞笑了一下。

  怕其他人看見,妻子馬上把他推開了:「去去去,旁邊站著去,別老膩在我


旁邊。」

  小高哪裡捨得走開呢,就站在妻子身後繼續看他們打牌,一隻手裝作若無其


事的樣子搭在妻子裸露的肩頭,妻子告訴我,那時馬上感覺到貼在她後背的小高


下身,迅速的就勃起了,硬硬的頂著她的背,搞得她心慌意亂。她想小高一定是


從她的上面看到了自己白皙的乳房,甚至可能連玫瑰色的小乳尖也都看到了。

  慢慢的,趁著妻子不注意,小高的手就越來越低,從領口一直伸了進去,手


掌一下就抓住了妻子的乳房。

  「啊,不要嘛,幹什麼啊,不玩了啊!」妻子把他的手從衣服裡拽出來。雖


然已經拿出來了,但當著桌子上其他三個人的面,氣氛變得有些淫靡了。

  「我們老是干打,贏了也沒什麼獎勵,輸了也沒什麼懲罰,不好玩。」小黑


提議。

  「是啊,我提個意見好不好?」小白明白了小黑的意思。

  「那你們說玩什麼?」晶兒還沒明白他們的意圖。

  「我們這樣吧,輸了的一級脫一件衣服,好不好?」小白說玩,大家就都看


著晶兒。

  「不好,不好,那怎麼可以!」妻子緊張起來。

  「挺好挺好,這樣刺激多了!」小高也跟著附和。

  「姐姐,你身材那麼好,給他們看一看,激動死他們呢!況且,我們現在是


贏的呢,最後也許脫光光的是他們呢!」小胖給妻子打氣。

  「來,我押你們贏,輸了我和你們一起輸,贏了他們要加倍。」小高也站出


來。

  經不住這幾個傢伙黑臉白臉的搞,晶兒最終還是答應了:「好吧好吧,陪你


們玩一下,也讓你們領教一下我的功夫,你們不要到最後輸了又不敢啊!」按照


妻子的說法,她是沒當真的,想著玩完了就回去了,如果輸了賴掉就好了。

  但可以想像,除了她其他四個人都是一條心的想她們輸,任怎樣她也贏不了


的啦。一局打完,妻子和小胖輸了八級。其他三個人叫起來:「脫!脫!脫!」

  「你們合起來使賴,我不和你們玩了!我要回家了!」妻子看情形不好,站


起來想溜。

  他們當然不肯啦,三個人上來把妻子抱住,開始在妻子身上亂摸,「使賴可


不行,不脫我們就要幫你脫了啊!」

  「算啦,姐姐,願賭服輸,再打一盤,說不定我們還贏回來呢!我先脫啦!


剩下的你再看啦。」小胖也勸晶兒。

  「是啊,還有我呢,我也可以幫你們抵幾件呢!」小高也勸著。

  被幾個傢伙抱著,有的手已經伸到衣服裡摸到妻子的乳房了,晶兒也緊張起


來,聽了小胖和小高的話,想想也是,這把也許還輪不到她呢,趕緊說:「好,


好,我答應,你們快鬆開我。」

  三人這才戀戀不捨的把晶兒放開,「好啦,你們快脫吧,不准使賴了啊!」

  他們總共輸了八級,小胖脫掉了體恤、短褲,只剩一件內褲,小高也一樣,


還差四件,「怎麼辦啊,晶姐?」小高問。

  「真討厭啊,輸了那麼多,剛才你們說了的,你們先脫了啊。」晶兒有些不


好意思了,他們再脫,可就脫光了。

  「好吧,只好先犧牲我們了!」小胖和小高脫掉了最後一件內褲。晶兒這時


已不敢看他們了,低著頭,但餘光還是看到了兩個硬邦邦的陰莖一下跳了出來。

  「晶姐,還差兩件,到你啦!」四個人都盯著晶兒,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小高想,兩件,晶兒不就是全裸了嘛!

  妻子知道這次玩得有些大了,但逃是逃不掉的了,索性低著頭,像做錯了事


一樣,把手伸到短裙裡,當著他們的面把裡面的丁字褲脫了下來,這一下,可有


些出乎他們的意料,但也有些興奮,丁字褲脫下來馬上被小黑搶過去了,「?,


真性感啊!」

  然後,妻子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把上衣脫掉,「討厭,都把眼睛閉上,不


許看啊!」但只是自己閉了眼睛,然後把小背心脫了下來,一對豐滿翹起的乳房


像兩隻小兔子一樣跳進了四個男人的眼睛。「好啦好啦,繼續玩,不要看啦!」


妻子用雙手摀住了自己的乳房。

  「好啊,好啊,大家繼續。」又開始了,這次是小高作對家,小胖坐在了妻


子旁邊看,手偷偷的摟在妻子腰上,慢慢的在妻子上身撫摸著,妻子看到他的陰


莖高高的勃起著,就偷偷的打了他的陰莖一下,「討厭你啊!」結果搞得小胖一


下興奮起來了,低下頭,抱住晶兒的波波就親了起來。

  「啊!不要嘛!」妻子想把他的頭推開,但小胖雙手抱住晶兒的腰,根本推


不開,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旁邊的人,小白也過來吻住晶兒右邊的乳房,晶兒赤


裸的上身被兩個男孩緊緊抱住,而男孩的手早已經掀開了晶兒的短裙,在晶兒白


皙圓潤的小腹上撫摸。

  晶兒的乳房是最敏感的,通常我只要用口調戲她的乳房兩分鐘,她就徹底投


降了。現在在小胖和小白的折騰下,晶兒已經開始頭腦發暈,感覺不能控制自己


的行為了,不知怎樣,已經被他們抱到了臥室的床上,有人在親吻她的乳房,有


人在親吻她的陰蒂,還有人把小弟弟送到了她的嘴邊,讓她吃進去。

  妻子這時一面感覺非常的興奮,也有些緊張,因為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混亂


的場面,能感覺到下面陰道裡的水在往外流。這時有人把妻子的雙腿分開抬高,


一隻硬硬的肉棍擠到了妻子的陰道口。這時妻子慢慢清醒了一些,小聲說:「等


一下,要戴套。」

  「糟糕,我們這裡沒有啊!能不能不戴嘛?」小黑好像很不願意。但這是妻


子的一個原則,和我之外無論如何都不要戴套。

  「我家裡還有,我去拿吧。」

  「好啊,要快啊,我們等你!」大家放開晶兒,晶兒拿起衣服,準備穿上,


卻被小黑攔住了,「這麼近,就在旁邊,就不要穿了嘛。」晶兒知道他們是怕她


不回來,所以只好就這樣赤裸裸的開了門,看著走廊裡沒人,趕快跑回家裡。

  晶兒告訴我,回了家,回想起來,心裡有些後悔,而且覺得有些對不起我的


感覺,所以猶豫了一回,就決定不回去了。

  他們等了半天,晶兒還沒有回來,知道事情可能有變化了,就讓小高去敲我


們的門,說是把衣服給晶兒送回來,晶兒不虞有詐,雖然自己還沒穿衣服呢,還


是開門讓小高進來了。結果小高進來以後,立即擁住了晶兒,吻她的脖頸,而那


裡也正是妻子的性感帶之一,妻子本來就已慾火焚身了,在他的挑逗撫弄之下,


終究還是沒能把持住,被他抱到我們的床上,狠狠的搞了一番。

  結束後,妻子軟綿綿的躺在床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小高輕輕的下了床,


離開了房間。幾分鐘後,另一個男孩打開虛掩的房門,走進了我們家,在廳裡脫


光了衣服,走進臥室摸到了晶兒身邊。其實妻子也明白,只是她覺得這樣她心理


上更能接受一些。就這樣,斷斷續續,據晶兒說應該總共被他們做了七八次吧,


一直到了夜裡3-4點才結束。

  這些,都是妻子在網絡上告訴我的,客觀講,我無法確認這些是真實的,還


是她講給我滿足我們的幻想的。唯一的事實,是我回家以後,確實再找不到我們


的避孕套了,據妻子說,是被她都用完了,可我也想不起來,在我出差之前是否


已經沒有了呢?


 



 

贊助商



LEGAL DISCLAIMER: THIS WEBSIT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